第0024章 好大的‘6’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着庆祝进球的拜仁慕尼黑球员,唐铮心里不是滋味。

主教练克洛普没有站在场边发泄丢球的不满,而是用力的拍响手掌,朝着场上球员大声咆哮:“还有足够的比赛时间,不要气馁!这是威斯特法lun!我们可以扳平比分,甚至反超!”

说罢,克洛普又朝着唐铮奋力拍掌:“唐!大胆进攻!发挥出你的进攻才能!”

唐铮看向表情狰狞的主教练克洛普,心里很感动,一般在这个情况下主教练应该大发雷霆,但克洛普没有,他选择激励队员,就像对待亲兄弟一样。

在这个时候,队长凯尔也反应过来,他大力的拍着手掌,给队友打气。

现在球队的后防线太过年轻,除了右后卫奥沃莫耶拉今年三十岁,苏博蒂奇、胡梅尔斯都是一九八八年出生,施梅尔策是一九八九年出生。

年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顺风的时候能够打疯,逆风的时候却容易破罐子破摔。

队长凯尔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提醒场上队员,不要气馁,重振旗鼓还是有希望的。

正当他准备给唐铮鼓劲的时候,唐铮却主动跑向本方球门。

这是?

凯尔看到唐铮从球门里捞出足球,揽在怀里,当他来到大禁区弧顶前,冲着队友们大声喊道:“塞巴斯蒂安和头儿说的都没错,我们还有时间,扳平比分乃至超出比分都很有可能!因为这是威斯特法lun!!”

然后也不等队友们的反应,他慢慢的跑向中线,将球放在中圈点,同时向主裁判投诉,表示拜仁球员的庆祝进球时间过长。

多特蒙德球员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他们不单止看到了唐铮那不服输的精神,同时也看到球队走出阴霾的希望。

不就是一个丢球吗?

这可是威斯特法Lun!

正在庆祝反超比分进球的拜仁球员受到主裁判的干扰,他们郁闷的往回跑。

当他们看到多特蒙德球员已经摆好架势准备开球,脑门上出现无数个问号。

按道理来说,被拜仁打出感觉的球队不应该尽量消耗比赛时间吗?

看台上的主场球迷注意到球员重拾信心,他们没有继续颓废,他们在南看台死忠球迷的带领下爆发出巨大能量。

回到本方半场的罗本和里贝里同时眉头一皱,两分钟连丢两球的多特蒙德竟然还有如此气势。

这不科学啊!

随即,他们反应过来。

既然不服,那就打到你们服!

胜利属于拜仁慕尼黑!

罗本和里贝里同时看向魏登费勒把守的球门。

但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有个身穿黄黑球衣的唐铮也同样看向球门,唯一不同的是他看向的是布特把守的球门。

※※※

多特蒙德在丢球后的两分钟做出本场比赛的第二次换人调整,格罗斯克鲁茨换下前锋兰格洛夫,加强边路的进攻速度。

按照克洛普的安排,原先打左路的斯文·本德回到中间和凯尔搭档双后腰,唐铮位置前移,巴里奥斯顶在最前面。

位置前移的唐铮在刚开始阶段并没有将所有注意力放在进攻组织,他还是比较担心防线的注意力不够集中,如果比分从1:2变成1:3,那就真的要了。

唐铮的直觉没有错,拜仁慕尼黑就是想要趁着多特蒙德大举压上之际扩大比分,幸好他早有准备。

刚刚完成内切准备在禁区前沿远射的罗本抡起左脚,就在他抡圆的时候发现足球被人抢先一脚捅走了。

他别扭的放下左脚之后扭头正好看到一个背后大大的六号。

他怎么在这里的?

这是罗本脑门上的问题。

随后,里贝里在左路完成突破传中,戈梅斯倚住胡梅尔斯,已经高高跃起,就等着足球砸在头上,但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将球顶出底线。

“漂亮的解围!”

现场导播给了唐铮一个全景镜头,央5解说员段喧激动的说。

多特蒙德的两个丢球都跟唐铮有关,现在他能够数次惊险解围,就代表他的状态回暖。

德国天空解说员马塞尔·莱夫见唐铮接连出现在危险位置,他仿佛看到多特蒙德扳平比分的希望:“实在没有想到,位置前提的唐还能在球队处于被动的情况下出现在关键位置,这就证明他阅读比赛能力非常强,知道在球队危险的情况下立足防守,我想比赛结束前多特蒙德扳平比分还是很有希望的……”

克洛普对唐铮选择稳固防守的做法不是很理解,但他并没有干扰唐铮的选择,毕竟刚才要不是他连续出现在关键位置,现在的比分就不是1:2了。

他有种感觉,唐铮这么做是有自己的原因。

其实,唐铮是要比任何人都急于扳平比分,但他知道现在加强进攻并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

他在等,等致命一击的机会。

范加尔抬头看了一眼比赛时间,差不多要到七十五分钟这个艰苦时段。

多特蒙德的国脚并不多,拜仁慕尼黑作为顶级豪门,给各个国家队贡献的国脚是非常多的,舟车劳顿加上国际比赛日激烈的世界杯预选赛,身体状况肯定不比多特蒙德理想。

果然!

比赛时间进入到七十五分钟后,除了体能出色的几名球员,像罗本、戈麦斯、大阿尔藤托普都有意识的减少跑动。

唐铮的观察力是很强的,他注意到不少拜仁球员的跑动范围在减少,他眼睛一亮。

这……就是他要等的机会!

球员往往在体能出现问题的情况下,比赛注意力很容易不集中。

不可否认,拜仁球员的能力要比多特蒙德强,但并不代表多特蒙德没有机会赢球。

况且多特蒙德最大的资本就是年轻,年轻代表着一切皆有可能!

范加尔敏锐的洞察到场上队员跑动在慢慢减少,他大手一挥,示意队员稍微减缓进攻速度。

没过多久,他又做出换人调整,小将托马斯·穆勒换下大阿尔藤托普。

随即,现场导播镜头切换到克洛普身上。

很显然,这个镜头的意义就是希望看到克洛普能够做出针锋相对的换人。

比赛时间所剩无多,如果要做出换人调整,那就要尽早。

克洛普倒是希望可以做出有效换人调整,但替补席真是无人可换。

他知道,今年冬天或者明年夏天一定要进补两个边路和前锋。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八十五分钟,比分依旧还是1:2,主队多特蒙德落后于拜仁慕尼黑。

但是看台上的主场球迷并没有感到气馁,他们依旧奋力的唱着队歌,等待扳平比分的进球来临。

欧州第一魔鬼主场,果然名不虚传!

没有人注意到,唐铮从过去七、八分钟频繁到禁区附近补防到了现在位置明显前移。

倒不是说他不注意防守,而是拜仁慕尼黑的进攻已经减弱了不少,仅仅依靠替补上场的里贝里和年轻的托马斯·穆勒是很难对多特蒙德的后防线造成威胁。

年轻人就是这样,一旦建立起了信心就会变成无坚不摧。

像斯文·本德、苏博蒂奇和胡梅尔斯,他们在防守拜仁球员的过程中逐渐找到了自信。

当然,这跟唐铮是分不开的。

比赛又过去两分钟,时间到了八十八分钟。

拜仁球员似乎感受到多特蒙德并没有多大的进攻欲望,又慢慢增加进攻的兵力。

足球传来传去,很快到了罗本的脚下,他在右路面对唐铮和施梅尔策的联合防守。

施梅尔策防住罗本的下底方向,唐铮防住他的内切方向,所以施魏因施泰格和拉姆都有意识的向他靠近接应。

但他并没有选择传球,而是硬突。

唐铮看准罗本触球的瞬间,他的右脚大长腿往前一迈,刚好抵在足球前,罗本因为身体重心已经前移,脚下重心不稳,相当于踩了半个球车,摔倒在地。

不远处的拉姆和施魏因施泰格举手示意唐铮犯规,但主裁判看得很清楚,没有吹哨。

唐铮将球稍作调整,右脚直接传了一个贴着左侧边线的直塞球。

格罗斯克鲁茨沿着边线加速,完成传球的唐铮并没有停在原地,他面向拜仁的禁区中路斜向加速。

拉姆的速度不快,又落后格罗斯克鲁茨很多,他选择往中路补防,边路空当交给巴德斯图贝尔。

就在拉姆刚刚踏过中线,他的余光注意到一道黄色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开彼此的距离。

随即,他看到背后大大的阿拉伯数字‘6’

非常惊讶。

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竟然还能跑这么快?

不科学!

格罗斯克鲁茨距离地点四十五米处接球虚晃一枪,巴德斯图贝尔以为他要内切,结果却看到对方将球往底线方向猛地一扣,下底。

顶在最前面的巴里奥斯冲在范比滕前面,库巴斜插中卫和边后卫之间。

与此同时,现场导播给出远景镜头。

本应该出现一个五防三的局面,可是从镜头看到的却是四防四!

德国电视二台解说员迈克尔·雷蒂一声惊呼:“他……他怎么在这?”

唐铮那两条粗壮的大腿就像油门踩到底的黄色跑车,几乎看不到他的小腿摆动。

“喔喔喔——”

南看台是正对多特蒙德的进攻方向,一部分球迷注意到高速插上的唐铮,因此爆发出巨大欢呼声。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