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8章 火爆对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比赛当天,距离比赛还有六个小时,早晨的威斯特法Lun球场广场外就聚集了大量多特蒙德球迷,他们提前感受德比带来的狂热氛围。

如果说德国国家德比赛前的双方球迷还可以坐在一起喝啤酒、聊天的话,那鲁尔区德比的这一幕是不会出现,就算是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都会在比赛前变成水火不容的敌人。

这并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在过去一百多年的鲁尔区德比历史里就出现过不少这样的案例,甚至是大打出手。

足球已经融入每一个北莱茵·威斯特法lun州人的血液和灵魂里,所以这场德比非常重要,因为它代表着阶层和文化。

距离比赛还有两个小时,威斯特法Lun球场已经是座无虚席,考虑到德比的激烈程度,主场球迷和客场球迷之间设置了隔离带。

而在隔离带中间,是大量的防暴警察,他们就是防范比赛进入到白热化阶段球迷做出过激行为。

来到球场热身的唐铮感受到来自球场的狂热氛围,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血液因此而加速流动,心跳频率也在增加。

倒不是说他紧张,而是兴奋。

或者说,是期待。

本场比赛将首发出场的队长德德以为唐铮发愣,便伸出右手搭在唐铮的肩膀开玩笑说:“嗯?被自己主场的气势吓到了?”

“哪里?”唐铮回过头耸了耸肩膀,淡淡的说:“我这是兴奋。”

德德没有再说什么,给了唐铮一个微笑,然后继续热身。

备战沙尔克04的联赛期间,凯尔的内收肌出现问题,所以伤愈复出的沙欣将跟唐铮搭档双后腰,前面是哈伊瑙尔,两个边路是格罗斯克罗伊茨和库巴,顶在最前面的是巴里奥斯,标准的四二三一阵型站位。

在唐铮和沙欣的组合安排上,克洛普没有偏向于任何一个人,比赛中两人可以轮流往上冲,但不可以同时冲,至于怎么具体的轮流安排,克洛普到没有说,也就是说具体分工要他们两人自己协调。

唐铮早就感觉沙欣对自己很不满,没有主动交流。

沙欣最近有了不少感慨,但碍于面子,也没有开口。

于是比赛就出现两人分工合作不太明确的问题,球队在后场防守倒还看不出多少端倪,但比赛一旦到了由守转攻,站在场边的克洛普就头疼了。

两人没有纵深程度,层次感出不来。

前腰哈伊瑙尔又距离过远,比赛等于是进入了脱节,唐铮和沙欣为了保证足球控制权不丢只能将球往边路发展。

从比赛的前十分钟来看,双方都没有太好办法。

不过多特蒙德在狂热的主场氛围之下还是占据一定的优势,尤其是每当客队组织进攻的时候,看台上就会爆发出一阵巨大嘘声。

也知道是不是受到看台球迷的干扰,做客的球员在屡屡失误之后动作慢慢变得有些大。

赫韦德斯和拉菲尼亚在本场比赛搭档沙尔克04的双后腰,他们按照主教练马加特的安排去拦截沙欣,但沙欣的灵活和脚下娴熟技术超乎他们想象,眼看沙欣就要完成突破正面面对球门方向。

这对沙尔克04来说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赫韦德斯在侧面架着胳膊肘搭在沙欣的肩膀上,拉菲尼亚在身后用脚去踢,沙欣随之应声倒地,主裁判的哨音也响了起来。

这个动作很难看,而且伤害性很大。

顿时间,威斯特法Lun球场的上空爆发出巨大嘘声,尤其是对拉菲尼亚在身后的踢人动作,因为他亮出了鞋钉。

在沙欣身后做保护的唐铮看到拉菲尼亚的动作很不满,不知道是不是现场狂热氛围让他肾上腺激素狂增,他忽然冲向拉菲尼亚,用西班牙语大声的质问:“小矮子,你怎么踢球的?”

本来现场爆发出来的狂嘘声就让拉菲尼亚很不爽,现在又听到唐铮的质疑声,他更加不爽。

你一个刚登陆德甲的年轻人,跟我凶?

赫韦德斯反应快,连忙拉住拉菲尼亚,因为他知道队友的暴脾气,如果在威斯特法Lun跟多特蒙德球员干起来,吃亏的可是他们。

被喷了一脸口水的拉菲尼亚怎么会如此轻易算了?

他很嚣张的冲着唐铮说:“大块头,有本事我们单挑,干!”

“哟?”唐铮这下可乐了,拉菲尼亚竟然想跟自己单挑,他撸起衣袖不怒反笑:“来来来,谁怕谁是孙子。”

“哔哔哔!!”

就在两人要上手的时候,主裁判的哨声来了。

唐铮早已不是什么初临绿茵场的嫩头青,他朝着一脸严肃的主裁判说:“对面的18号已经对我们的8号好几次刻意伤害,您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与此同时,他还做出一个掏牌的动作。

“放屁!”

拉菲尼亚的火气在赫韦德斯的安抚之下本来要好了,但听到唐铮的投诉他又感觉要爆炸了。

“小矮子,你想干嘛?”

唐铮狠狠的瞪了拉菲尼亚一眼。

“大个了不起?”

“哔哔哔!!”

主裁判又吹响了口中哨子,赫韦德斯赶紧将拉菲尼亚推开,中后卫韦斯特曼人高马大,拽着拉菲尼亚的脖子离开事发地点。

拉菲尼亚的防守动作本来就有些大,现在又跟唐铮起了口角,如果再留在事发地点,吃牌是无法避免的。

然而主裁判早就注意到拉菲尼亚,正如唐铮所说那样,拉菲尼亚已经针对沙欣有好几次犯规,就算刚才的犯规不是背后犯规,他也准备出牌。

联想到唐铮差点引起双方冲突,主裁判将拉菲尼亚和唐铮都叫了过去,教育了一番。

随即,主裁判先给拉菲尼亚掏了一张黄牌,然后又给唐铮亮了一张黄牌。

“嘘嘘嘘——”

主裁判的判罚顿时就引起现场球迷的强烈不满。

按照他们的理解,如果主裁判要给唐铮黄牌,那拉菲尼亚至少得吃一张黄牌。

各打五十大板,算什么?

现场评论席的德国天空解说员马塞尔·莱夫给出自己的评述:“不得不说,主裁判的判罚有待商榷,拉菲尼亚的连续犯规吃到黄牌没有问题,但唐只不过是帮努里·沙欣讨回公道,黄牌……似乎有些过了。”

德德作为场上队长,第一时间给主裁判施压。

但是主裁判非常坚定,而且还警告德德。

被中卫胡梅尔斯拉开的唐铮愤怒的挥了挥右臂,显然是对主裁判的这次判罚很不满。

“这是鲁尔区德比,主裁判这么判罚肯定有他的依据,你等下可千万别跟主裁判犟,否则吃亏的还是我们。”胡梅尔斯搂着唐铮的肩膀,耐心解释。

其实,职业球员很多时候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唐铮通过语言和肢体的发泄,心境慢慢平复下来。

因为他现在打的位置就是需要稳定的心态,否则球队会吃亏。

※※※

在德德和主裁判交流的这段时间里,沙欣顺着哈伊瑙尔伸出的手站了起来。

他扭头看到唐铮在胡梅尔斯的安抚下还对主裁判和拉菲尼亚振振有词,心里有些犹豫。

不过很快,他似乎下定决心,慢跑过去。

唐铮往前场跑去,身前忽然出现一道黄黑色身影,他看了过去。

是沙欣。

嗯?

“刚才,谢谢你。”沙欣的面部表情很丰富,伸出了右手。

唐铮笑了笑,耸着肩膀迎向沙欣伸出的右手:“不用客气,我们是队友。”

听到后面的五个字,沙欣终于知道唐铮为什么会这么快得到其他队友的认同。

他的心态,是自己所不具备的,过去还真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

沙欣拍了两下唐铮的肩膀,然后往禁区方向跑去。

看着沙欣的背影,唐铮似乎感受到对方没了过去的那种偏见。

※※※

比赛重新开始,由于主裁判对唐铮和拉菲尼亚的判罚有些欠佳,多特蒙德球员认为主裁判偏向客队,所以他们心情很不爽。

多特蒙德球员在接下来的比赛里有意识通过频繁的身体接触找回平衡,但在他们找平衡的过程中主裁判的哨子频繁响起。

对此,客队球员也变得不满起来。

因为主裁判没有给主队多特蒙德球员掏牌。

沙尔克04球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既然他们没有办法跟主裁判理论,那就只能转移到主队球员身上。

从判罚层面上来说,主裁判是在纵容双方球员。

接下来,鲁尔区德比的火药味逐渐上来了。

双方球员的身体接触变得越来越多,人仰马翻的情况也越来越常见。

威斯特法Lun球场上空的嘘声和倒彩声也随着双方动作变大而缓缓增加……

其实,主裁判刚开始阶段的两张黄牌只不过是为了释放一种他要从严判罚的信号,但没有想到的是比赛竟然没有朝着他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

现在双方球员的场上身体接触明显增多,动作也随之变得更大。

为了所谓的平衡,他又不得不调整自己的判罚制度。

一而再再而三的软哨,直接助长双方球员的犯规尺度。

德国电视二台解说员迈克尔·雷蒂郑重的说:“当值主裁判必须尽快让比赛回到正轨,否则这场本应该成为经典对战的鲁尔区德比将会变成角斗场,我相信球迷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场精彩的比赛,而不是所谓的频繁犯规。”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火花四溅的身体对抗才是真正的鲁尔区德比!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