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5章 威悉球场的‘舞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唐铮没有读懂厄齐尔的笑意,但出于礼貌他也是微微一笑,然后握向下一个云达不莱梅球员。

这场联赛对多特蒙德来说很重要,他们过去联赛取得三连胜,一举进入联赛前六,但很多德国媒体认为多特蒙德的成绩还没有多少说服力,毕竟面对的所有强队里只有主场2:0击败沙尔克04。

考虑到鲁尔区德比的特殊性,那场比赛的胜利也被大打折扣,也就是说这场客场挑战云达不莱梅的联赛取胜才能说明多特蒙德在本赛季有显著进步。

多特蒙德至今为止客场挑战强队都没有获得比赛胜利,联赛第二轮1:4惨败汉堡,第八轮0:2不敌勒沃库森。

这两场比赛充分说明多特蒙德的客战能力偏弱,有着严重的主场龙倾向。

想想也是,联赛过去十一轮,他们过去六轮主场取得四胜两平的保持不败,五场客场联赛两胜一平两负,而取得胜利的两场比赛对手不是保级球队就是升班马,取胜悬念不大,也就没有多少说服力。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媒体不太看好多特蒙德的这次客场之旅。

不过比赛十分钟过去,一向善于潮水般进攻的云达不莱梅还没有对多特蒙德的后防线造成任何威胁,他们的中场核心厄齐尔似乎在中路活动遇到很大麻烦,反倒是做客的多特蒙德踢的有声有色。

主教练沙夫站在场边连连摇头,厄齐尔的能力是不容置疑,但他有个致命缺点就是身体对抗能力太差,或者说畏惧身体对抗。

面对身高体重都有优势的唐铮没有任何办法,再加上还有一个专职的防守型中场斯文·本德,他踢的很狼狈。

双后腰弗林斯和博罗夫斯基倒是很想帮助厄齐尔,但是克洛普在本场比赛有着针对性部署,他们不敢太过靠前,比较忌惮多特蒙德的快速反击。

他们只能偶尔尝试后插上,但都会被位置感良好的唐铮关注到。

所以不管他们俩是后插上还是传球,都没有得到相应回报。

德国天空解说员马塞尔·莱夫激动的说:“唐的表现真是出色,他在这段时间里将云达不莱梅的进攻限制的非常厉害,我现在可以很负责的说,如果不是唐在防守中的出色表现,我估计魏登费勒把守的球门已经被攻破了……”

连续的防守,让克洛普闻到一丝危险的味道,他知道沙夫执教的云达不莱梅是德甲联赛少有的进攻狂魔。

不管对手是升班马还是拜仁慕尼黑,就是一个字——干!

这种球队往往发起疯来是非常恐怖的,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而且经常会出现大比分……

又过去两分钟,克洛普趁着一次死球的机会,他朝着唐铮做出一个加强进攻的隐晦手势。

看到克洛普的手势,唐铮狠狠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等了很久了!

防守做到极致也只能保证球队不输球,但永远无法帮助球队获得比赛胜利。

进攻就不同,只要比多方多进一球,那就是胜利!

※※※

随着比赛时间慢慢流逝,坐镇主场的云达不莱梅开始感受到客队的反扑势头。

他们在由守转攻往往不会太过复杂,利用唐铮精准的长传球吊到两个边路,库巴和格罗斯克罗伊茨都是那种速度很快的球员,往往能够造成一定的威胁。

尤其是云达不莱梅的防守右路,也就是多特蒙德的进攻左路,是唐铮长传重点关注的地方。

弗里茨并不是专业的右后卫,他的防守意识不及真正的右后卫。

格罗斯克罗伊茨就有一次快速拿球切入里线,要不是纳尔多保护及时,多特蒙德就可以利用快速反击率先打破僵局了。

对此,沙夫不得不要求球队注意进攻时的人数,要求两个边后卫不要同时压上。

双后腰弗林斯和博罗夫斯基的向前压上幅度也受到限制,前场核心厄齐尔得到的支援越来越小,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唐铮和斯文·本德的搭档在过去四轮联赛非常稳定,加上两人平时私下交流也多,很多时候的防守只需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需要什么,厄齐尔在失去弗林斯和博罗夫斯基的支援,显得孤掌难鸣。

倒不是弗林斯和博罗夫斯基不想支援,而是面临多特蒙德高效的快速反击不敢太靠上。

弗林斯今年三十三岁,比赛经验非常丰富,还有一脚精准的远射,但身体素质完全无法跟年轻时候相比,尤其是回防速度。

博罗夫斯基发挥最好的位置也不是后腰,而是攻击型中场,现在打前腰的厄齐尔表现出色,他去打边路又缺乏速度,为了一个首发位置只能选择后腰,但是他的移动能力是个问题,速度比年过三十的弗林斯更慢……

唐铮的比赛阅读能力很强,他敏锐的意识到云达不莱梅开始注重防守,于是跟斯文·本德来了一个眼神交流,就有意识增加向前的幅度。

长传反击是可以带来很不错的效果,但频繁使用就会失去作用,尤其是默特萨克和纳尔多两名高个中卫加强了对边路的补防,长传发动反击就相当于将控球权主动还给云达不莱梅。

况且长传反击也不是多特蒙德最擅长的进攻方式,他们是通过流动性的跑动和极富穿透性的传球威胁云达不莱梅的球门。

哈伊瑙尔是那种身材矮小身体灵活、善于传直塞球的传统前腰,再加上唐铮的后插上和针对性传球,使得云达不莱梅在主场逐渐陷入被动。

因此威悉球场的云达不莱梅球迷感到非常郁闷,先前还一直压着多特蒙德踢,怎么过了一会儿就变换了局势呢?

不科学!

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云达不莱梅太过善于进攻,他们面对其他德甲球队可能没有暴露出多少问题,但面对逐渐理解克洛普攻防哲学的多特蒙德就有些吃力了。

尤其是中场核心厄齐尔在防守中起到的作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多特蒙德不同,任何球员在防守时都要跑起来。

哪怕是顶在最前面的巴里奥斯都必须逼迫云达不莱梅的后场持球队员,从而形成有效的紧密协防和切割对方的有效传球。

※※※

厄齐尔踢的很郁闷,他的特点在这场比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不善身体对抗的他有时候甚至很难控制住脚下球。

这不,比赛进行到第二十三分钟的时候,唐铮在厄齐尔停球过大的情况下大长腿往前一跨,先卡住位置,然后屁股一撅将厄齐尔挡在身后。

得到足球的唐铮没有立马传球,他看到弗林斯和博罗夫斯基的距离有些远,索性将球往前一趟。

对于唐铮的突然变化,弗林斯和博罗夫斯基有些始料未及,过去唐铮得球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传球,现在竟然选择自己带?

博罗夫斯基跟队长弗林斯来了一个眼神交流,然后大步流星的冲向唐铮。

就算不能成功断球,但也至少要让足球停在原地。

厄齐尔看着大大的‘6’号,心里很不爽。

你TM的长得比我帅也就算了,还在我的主场抢我风头?

不可以!

于是,站在场边的沙夫难得看到厄齐尔主动回防。

唐铮注意到博罗夫斯基冲了过来,他隔得远远的就将球往右前方一拨,变向!

博罗夫斯基人高马大,重心高,难以在第一时间转过身体,而且空间距离让他远离唐铮,也就是说他的这次主动向前防守等于做了无用功。

就在他后悔的时候看到厄齐尔主动回防追向唐铮,心里稍微舒服一点。

但就在他急停往回跑的时候忽然想到赛前沙夫的重点叮嘱——如果唐自己拿球向前进攻,一定不要让他启速。

意思很明显,就是速度完全起来的唐铮就像是巨型跑车,难以阻挡!

果然!

咬着齿用尽全力奔跑的厄齐尔都没有缩小与唐铮的距离,反而有些扩大。

弗林斯在且战且退的过程中捉摸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防守,但他担心自己会像博罗夫斯基那样被过。

接下来,唐铮帮他做出选择。

唐铮将球传给本方半圈弧的哈伊瑙尔,然后无球向前。

作为中卫身前最后一道屏障,弗林斯必须以防守控球者为主。

至于无球跑动的唐铮,自然会有后防球员关注。

厄齐尔追了十多米,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缩短与唐铮的距离,年轻人特有的好强心让他卯足劲加速。

只是……无球跑动下的唐铮速度更快。

两人距离不单止没有缩小,反而被拉得越来越大。

哈伊瑙尔见弗林斯上来,脚下没有粘球,将球横向一推,足球又回到过了中线的唐铮脚下。

弗林斯再过去防守唐铮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候,高大的中后卫纳尔多冲了上来。

右脚向前,倒地滑铲!

“喔喔喔——”

威悉球场的上空爆发出一阵高呼声,为纳尔多加油!

然而下一刻,声音戛然而止。

唐铮的左脚大长腿往前一跨踩在球上,然后用力将球往回猛地一拉,刚好躲过纳尔多这次冒失的放铲,然后他的右脚更替拉球,身体重新面向进攻方向!

“Oh-My-God!!”马塞尔·莱夫惊呼道:“马赛回旋!”(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