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2章 晚上才方便的生日礼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尽管多特蒙德凭借唐铮的进球最终拿到一场胜利,但主力前锋巴里奥斯却在一次拼抢中拉伤大腿外侧肌肉,保守估计得休息两个礼拜。

在赛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克洛普直言宁愿不要比赛胜利也要球员健康。

联赛是个漫长的赛季,积分落后可以慢慢追,但球员一旦出现伤病,那受到的影响可不是一场比赛那么简单。

其实克洛普在赛后例行新闻发布会这么说也有一定的依据,副队长凯尔老伤复发,复出时间未定,沙欣还要养伤一个礼拜才能复出,唐铮在中场的搭档只剩下斯文·本德一个选择。

本场比赛,攻防两端表现极为出色的唐铮被评为官方最佳球员,但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好不容易磨合成型的球队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大量伤病,他不知道接下来的比赛自己还会不会有这场比赛的出色状态。

如果有还好说,因为接下来的对手是上赛季的最大黑马霍芬海姆。

如果没有,那比赛就悬了。

……

“阿铮哥,今天可是你的二十岁生日,用进球带领球队获得比赛胜利,难道还不高兴?”

赵俪娜见唐铮眉头紧皱,秀眉一挑。

“是啊,我的哥,莫非陪两大美女吃饭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吗?”

何梦笛也加上一句。

“啊?”唐铮意识到自己想着球队的近况有些失态,同时也听出赵俪娜和何梦笛话里的抱怨,连忙露出一脸笑容:“没有啊,我很高兴,我实在没想到在我二十岁的时候会有两个这么漂亮的女孩陪着一起吃饭,真是三生有幸。”

“不错,这话我喜欢,继续。”

何梦笛双臂环胸,戏谑的看了一眼唐铮。

“……”

唐铮很无语,本能的扭头看向一脸微笑的赵俪娜。

餐厅灯光有些昏暗,或许是喝了一点红酒的缘故,赵俪娜的俏脸透出一层红晕,犹如玉石光泽一般,特别诱人。

一时之间,唐铮看的有些入迷。

“那个……”

赵俪娜抬头正好跟唐铮四目相对,那直勾勾的眼神让她话音难以出口。

两人进入短暂的尴尬期。

“咳咳!”

听着突如其来的轻咳声,赵俪娜略显慌乱的抿了一小口杯中红酒,小女人姿态十足。

唐铮反应超快,他端着杯子站了起来:“那个……感谢你们百忙中抽出时间陪我度过生日,我干杯,你们随意。”

“切~”何梦笛看着唐铮杯里的果汁瞬间不满了:“我跟娜娜喝的都是红酒,你个大男人竟然喝果汁?好意思吗?”

“那个,你也知道,职业球员生活要规律,身体摄入酒精会导致神经反应变慢,所以……”

唐铮给了一个你懂的表情,然后求助般的看向体贴的赵俪娜。

赵俪娜扭头笑着说:“阿笛,你就别难为阿铮哥了。”

“哟哟哟。”何梦笛如同发现了新大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出睿智的光芒,她玩味的看着两人:“这么快就统一战线了?”

“说什么呢?”

赵俪娜脸皮薄,娇嗔了一句。

表情那是千娇百媚,唐铮看的心神一颤,幸好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将他拉回现实。

不过有只手比他的手速更快,何梦笛抢先一步拿到唐铮的手机,同时说:“跟我们两个大美女吃饭竟然还想接电话?”

说罢,摁下了接听键。

“喂,唐……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们都在等你!妞都准备好了。”

“他现在没时间。”

何梦笛直接挂了电话。

眼尖的唐铮已经看到是胡梅尔斯的来电,也大概猜测到口无遮拦的胡梅尔斯说了些什么,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今天下午的比赛结束后,胡梅尔斯、施梅尔策和斯文·本德等几人直接拍板决定今晚要在唐铮家里搞生日Party,美其名为放松。

对此,唐铮没有办法拒绝,因为明天是例行放假一天。

唐铮没有问电话来电,也没有看手机,何梦笛想着电话里的那番话,她要替闺蜜打抱不平,有些沉不住气:“我的哥,难道你就不好奇是谁打电话过来的吗?”

“这个时间点给我打电话也就只有球队的那几个损友,”

唐铮左手执刀切了一小片法国极品鹅肝,右手执叉放进嘴里,缓缓的嚼了几下才说。

说到这里,唐铮忽然放下餐具,分别看向何梦笛和赵俪娜:“对了……晚点你们想去哪里?”

“难道你要带我们去玩?”何梦笛眼睛一亮,连美食都忽略了。

“去哪里玩?”赵俪娜同样如此,那双可爱的大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有种无法言喻的魅力。

“额……”很显然,她们想多了,唐铮只好委婉的解释:”刚才打电话的是马茨·胡梅尔斯,他们在比赛结束后起哄要我请客吃饭,但我已经跟你们提前约好,只好改成晚上去我家搞个队内Party,放松一下,所以接下来……陪不了你们。”

“队内Party?”何梦笛那双调皮的大眼睛突然散发出严肃的光芒:“你的意思是说要抛弃娜娜,然后跟队友去搞拿啥Party吗?嗯??”

“什么跟什么?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整天装些什么东西。”

唐铮给了一个白眼,然后继续嚼着美食。

※※※

吃饱喝足,何梦笛留意到闺蜜赵俪娜的低落心情,她不满的嘟着嘴巴说:“喂,我的哥,难道你就不打算邀请我和娜娜去你家一起搞Party?”

“那个那个……”唐铮有些郁闷。

因为他总不能直接说队内Party的惯例只能带家属吧?

那样太伤人,况且这话他也不好意思说。

善解人意的赵俪娜不想唐铮为难,轻咬着下唇说:“我已经……”

话音刚落,何梦笛打断了她的说话:“对了……刚才你不是说今晚没有回法兰克福的火车票吗?”

“啊?”赵俪娜疑惑的挑了挑眉,但她看到何梦笛的眼神暗示,改口道:“是的。”

“真的吗?”

唐铮狐疑的看了赵俪娜一眼。

“当然!”

旁边的何梦笛按在赵俪娜的手上,代为说道。

“好吧……你刚才不是说晚上有课题研究吗?”

“才收到导师的短信,说取消了。”

“……”

“一句话,邀不邀请我们参加你在家里举办的生日Party?”

现在的唐铮真的很郁闷,看着眉宇间似乎有些不悦的赵俪娜,他忽然话音一转:“你都说生日Party了,话说……我的生日礼物呢?”

“喏。”何梦笛直接搂着赵俪娜的脖子说:“这就是我给你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新鲜滚热辣。”

“阿笛,你是不是喝醉了?”赵俪娜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那你呢?”唐铮没有理会神经兮兮的何梦笛,戏谑的看向赵俪娜:“别告诉我,你要将梦笛这疯丫头卖给我,我可不要。”

“喂喂喂,你这怎么说话的?”顿时间,何梦笛不高兴了。

“嘿嘿。”唐铮习以为常,再次忽略,目光始终放在赵俪娜身上。

赵俪娜想着礼物现在给有些不好:“生日礼物已经准备好了,只是现在不好拿出来,晚上吧……”

“晚上?礼物要晚上给?该不会是?”说到这里,何梦笛突然捂着自己的红唇,瞪大了眼睛。

与此同时,唐铮的面部表情也变得无比丰富。

看着两人的怪异表情,赵俪娜无奈的准备解释,但唐铮的手机铃音突然响起。

“咳咳。”唐铮轻咳一声,接听电话,然后转过上身,缓解尴尬:“怎么啦马儿?”

“这么快就结束了?”

听筒里传来胡梅尔斯的调侃声。

“什么这么快结束?”唐铮还在想着晚上才能收的礼物,这边又来一个结束,他的头顶瞬间出现三个大大的问号。

“刚才,你不是在跟你的中国女同胞在探讨人类的未来发展趋势吗?”

“喂,我说马儿,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什么跟什么?人类未来发展趋势关我屁事。”唐铮懒得跟胡梅尔斯瞎扯,霸气的说:“三十分钟后,叫上斯文一起来银塔餐厅,等下我们一起去大扫购,就这样……拜拜!”

挂掉电话,唐铮也没有提之前的话题,转为一脸诚恳的说:“对了……我正式邀请你们俩参加今晚在我家举办的生日Party!请问你们愿意吗?”

“算你识相。”何梦笛像是胜利的公鸡瞥了唐铮一眼,然后靠近闺蜜赵俪娜,同时玩味的扫了扫唐铮,刻意的压低声音:“亲爱的,你也太大胆了,不过……我喜欢!”

“你的脑子究竟在想什么啊?”赵俪娜偷偷的在桌下拧了一下闺蜜的屁/股,低嗔道:“我说的生日礼物不是你想的那个生日礼物!”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想的是那个生日礼物不是你要送的生日礼物?”何梦笛嘻嘻一笑,反而将了赵俪娜一军,随即又低声谐谑:“你是不是想到某些儿童不宜的场景了?”

“怎么可能?”赵俪娜俏脸再次透出一层薄薄的红晕,矢口否认。

唐铮看着低头说悄悄话的两人摇头笑了笑。

在无聊之下,他的目光顺着赵俪娜的齐肩长发一直往下看,大脑自然的想到那件‘晚上才方便给的生日礼物’……

如果真有这么一件‘生日礼物’,这个二十岁,倒也过得精彩。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