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诡异的安联球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安联球场的拜仁球迷心情复杂,场上的拜仁球员又何尝不是呢?

现场导播的镜头给到拜仁主教练海因克斯,2o11年夏天接受拜仁的他出于意料带领拜仁进入2o11-2o12赛季欧冠决赛,甚至联赛拿到第二,德国杯也进入决赛。『『W.⒉

只是,结果让他难以接受。

欧洲足坛历史第二个三亚王,这个名词多少让人脸上一疼。

央5解说员段喧笑着说:“我想现在的海因克斯和拜仁球员心情肯定很复杂,他们在两个多月前的欧冠决赛里点球输给切尔西,比赛场地正是他们的主场安联球场,这场比赛的最终胜利方到底是多特蒙德,还是走出阴霾的拜仁慕尼黑……”

主裁判加吉尔曼鸣哨示意双方队长过来挑边和谁先主罚点球,现场导播的镜头随之切换过去。

海因克斯和克洛普分别招呼助手,研究主罚点球的先后循序。

在点球挑边方面,唐铮赢了。

他看了眼两个球门,都被拜仁球迷所覆盖,等于是说哪个球门踢点球都是一样。

但是安联球场南看台是属于狂热球迷所在区域,为了避免队友主罚点球受到太大干扰,他选择北看台前的球门,也就是转播镜头靠右侧的球门。

唐铮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次挑边有些歪打正着,两个多月前的欧冠决赛点球大战正是北看台球门……

紧接着,是猜哪方先主罚点球。

客随主便,唐铮示意拉姆先猜,拉姆没有矫情和礼让,选择了正面,唐铮轻点颔,反面。

主裁判加吉尔曼将手中硬币抛向空中,然后伸出右手抓住硬币,盖在左手手背上,硬币显示的面板是正面。

拜仁慕尼黑先主罚,多特蒙德随后。

坐在电视机前的拜仁球迷感到莫名的紧张,他们清晰记得两个半月前的点球大战正是拜仁先踢,

而且,点球大战的球门也是北看台前。

一切的一切,似乎在暗示着历史将会重演。

德国级杯并不重要,但此时的拜仁不想输,也不能输!

所以这场带有一定热身赛性质的德国级杯给了拜仁球员不少压力。

相反,多特蒙德球员心情不错,表情如常。

挑边和猜顺序结束,主裁判加吉尔曼抱着足球走向球场北侧球门。

这时,双方主教练也确定好五人主罚点球顺序,将主罚名单递交给第四官员。

激动人心的点球大战即将开始。

魏登费勒站在球门前,等待拜仁第一个主罚点球的拜仁球员。

或许是海因克斯不想重蹈覆辙,被人第一位踢点球的不是队长拉姆,而是点球大战主罚命中过的戈麦斯。

多特蒙德主教练克洛普莫名一笑,紧张十足的助理教练热利科·布瓦奇好奇的问:“什么事这么好笑?”

“难道你不觉得这是拜仁不自信的表现吗?”克洛普指着摆正足球的戈麦斯。

“哦?”

“两个多月前的欧冠决赛,这座球场,第一轮主罚点球的可是队长菲利普,可是现在心理素质最好的他却没有在第一个主罚,你说约瑟夫是不是担心最终的结果呢?”

话音刚落,戈麦斯准确命中球门右下角,魏登费勒判断对了方向,但面对贴地死角球没有任何办法。

热利科·布瓦奇两眼一翻,无语的说:“拜仁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那可不一定。”克洛普嘴角微微一翘。

多特蒙德第一轮主罚点球的不是队长唐铮,也不是老将皮尔洛,而是前锋莱万多夫斯基。

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拜仁球迷希望莱万多夫斯基将点球打进,将历史重复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按道理来说,客队主罚点球主队球迷应该送上山呼海啸的嘘声,从而形成有效干扰。

所以准备主罚点球的莱万多夫斯基非常意外,嘘声呢?

安静的安联球场是什么鬼?

守门员诺伊尔向来都是一个善于动脑子的球员,可很多时候脑子太过活跃并不是好事。

两个月前的欧冠决赛还历历在目,为了避免出现历史重演的轨迹出现,他选择第一轮‘放水’,站在球门中路不动。

这应该不会扑出点球了吧?

※※※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到,帮助多特蒙德扳平比分的莱万多夫斯基竟然会在相对安静的情况下罚丢点球,他那非常潇洒的勺子点球被诺伊尔候个正着。

莱万多夫斯基双手抱头,愤怒的仰天长啸。

守门员诺伊尔更是有骂娘的冲动!

老子一动不动,你还要往中间踢,握草!

看台上的多特蒙德球迷感到非常惋惜,但是看上去更惋惜的好像是拜仁球迷……

他们大部分人动作和莱万多夫斯基如出一辙,双手抱头,一脸迷茫。

现场导播敏锐的捕捉到这个镜头,央5解说员段喧好奇的说:“我想知道他们到底是谁的球迷?怎么感觉拜仁球迷对莱万多夫斯基罚丢点球感到惋惜呢?”

刚打开电视的球迷一头雾水——罚丢点球的不是多特蒙德球员吗?为什么拜仁球迷会如此难过?

第二轮,拜仁队长拉姆分别拥抱队友,走向禁区。

魏登费勒判断对了方向,但是拉姆的点球角度相当刁钻,他没有扑到足球。

安联球场的氛围非常奇怪,本应该欢天喜地的庆祝进球情景却只有零星的欢呼声。

不少坐在电视机前的球迷感叹,这到底是谁的主场?

“呜呜呜——”

直到多特蒙德第二轮主罚点球格策走向禁区,安联球场才响起震耳欲聋的嘘声。

格策面对国家队队友诺伊尔,他在助跑过程中有个节奏变化,在对方先做出移动的情况下将球踢向球门左边。

2:1

点球到了第三轮,也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

走向禁区的拜仁球员曼朱基奇眉头紧锁,很显然是在想着应该将球打哪里。

左边?

右边?

还是中间?

半高球还是地平球?

曼朱基奇还没有想好踢向那边,他就已经走到点球点。

摆好足球,他看到魏登费勒摆好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忽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哔~”

主裁判鸣响口哨,曼朱基奇无奈之下只好助跑,射门!

“喔喔喔——”

随即,安联球场爆出巨大惊呼声。

曼朱基奇的点球缺少角度和力量,魏登费勒如挤压到极致的弹簧‘嗖’的窜了出去,单掌将球拒之门外!

也就是说接下来主罚点球的多特蒙德将球打进,总比分扳平!

代表多特蒙德主罚点球的是老将皮尔洛,最稳点之一。

面对门前手舞足蹈的诺伊尔,皮尔洛没有任何花哨动作,一脚低射撞在球门立柱内沿弹进网内。

2:2!

三轮点球双方各罚丢一个,第四轮点球将会成为重中之重!

“拜仁的第四轮点球手是谁呢?”马塞尔·莱夫盯着转播镜头:“哦?曼努埃尔·诺伊尔?”

世界足坛,主罚点球的守门员少之又少,但是诺伊尔脚法精湛,他在两个多月前的欧冠决赛就攻入关键的第三轮点球,倒也没有多少奇怪。

魏登费勒没有猜对方向,诺伊尔将点球罚进,拜仁再度领先。

现场导播镜头切换,给到中圈弧,队长唐铮正拥抱胡梅尔斯,同时其他队友分别拍了拍胡梅尔斯的肩膀。

胡梅尔斯是多特蒙德的第四轮点球手!

点球大战到了第四轮,任何失误都是致命的。

所以唐铮看上去有些紧张,双手搭在队友肩膀上的他有点不敢看前方。

十秒钟后,安联球场鸦雀无声。

多特蒙德球员一个个兴奋的跳了起来,唐铮的俊脸挂上一抹微笑。

点球踢成3:3,如果五轮点球过去依旧战平,点球大战将会进入突然死亡制。

第五轮,尤为关键!

走向禁区的克罗斯表面波澜不惊,看上去没有任何紧张。

可实际上呢?

翻江倒海!

从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摆放足球就可以看出他的紧张,直到主裁判加吉尔曼鸣哨催促才退到足够距离。

主场很多球迷选择闭上眼睛,不敢看。

同时也虔诚的祈祷,希望上帝能够站在他们这边。

可是……

“哔~”

哨音响起,克罗斯助跑。

一步,两步。

当他最后一步左脚踏在足球旁的时候忽然感到支撑脚没有抓住地面,向前滑去,惊慌失措之下抡起右脚就射。

“喔喔喔——”

伴随着安联球场爆出来的惊呼声,克罗斯一脚将球射向看台,然后整个人随着左脚向前滑了一段距离,一屁股摔在地上,仰天长啸。

“oh-my-god!托尼·克罗斯脚下一滑,点球打飞了!”

德国电视二台解说员迈克尔·雷蒂灰心丧气。

马塞尔·莱夫欣喜若狂:“托尼·克罗斯将球打飞!多特蒙德的机会!”

“多特蒙德最后一轮主罚点球的是谁呢?”现场导播的镜头从一脸失意的克罗斯身上切换到中圈弧,央5解说员段喧下意识攥紧双手,翘以盼:“唐铮!唐铮将主罚多特蒙德的最后一个点球!作为拜仁克星的他能否在点球大战中一剑封喉呢?”

“呜呜呜——”

与此同时,安联球场响起主场球迷歇斯底里的狂嘘声。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临死之前的垂死挣扎,希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唐铮心如磐石,嘴角微微上翘,转播镜头中的他有钟说不出来的自信,一步一步迈向禁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