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还不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比赛进行到第十七分钟,唐铮再次被顿捏死克矿工球员撞倒在地,

当值主裁判鉴于足球控制在唐铮脚下,他鸣哨示意主队球员防守犯规。

但是这次肇事者不是费尔南迪尼奥,而是他的后腰搭档捷克防守全能战士许布施曼。

费尔南迪尼奥本来想利用唐铮的身体不佳做文章,但是唐铮的脚下控球娴熟度出乎他的意料,遭到主裁判警告的他唯有委托搭档许布施曼。

许布施曼已经针对身体做适当的对抗,结果还是被唐铮提前盘走足球。

不过他没有失望,超过十年的职业生涯经验让他意识到唐铮的状态真的有问题。

既然状态出现问题,那就好办。

一个人或许想要断下唐铮的脚下球有点困难,那两个人,三个人总可以吧?

央5解说员贺维分析出唐铮有些状态不佳,但他更不满顿涅斯克矿工球员对唐铮永无止境的犯规:“顿涅斯克矿工的杀伤战术非常明显,他们想用犯规限制唐铮参与进攻的质量!六十七岁的卢塞斯库选择这样的战术简直就是现代足球退步的一种体现!”

其实想想,贺维的愤怒可以理解,永无止境的防守犯规等于让一场精彩绝伦的顶尖比赛断断续续,在影响比赛流畅性的同时也影响球迷的观赏性。

多特蒙德主教练克洛普已经连续两次离开客队教练指挥区域,前往第四官员处投诉顿涅斯克矿工的野蛮犯规。

甚至,还跟顿涅斯克矿工的助教发生口角。

为了不让队医上场检查,唐铮第一时间双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然后撑着膝盖,眉头紧皱,感受着来自两边太阳X的刺痛感。

斯文·本德跑了上来,搂着唐铮的后腰问:“唐,没事……”

话音未落,唐铮站直身子,摇头道:“没事。”

说罢,也不给斯文·本德再说话的机会,往前面走去。

唐铮一边往前走,一边扭头看向球场竖立的那面Y晶大屏幕,时间快走到第十八分钟。

他感觉现在每一步都很困难,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

如果这种持续下去,肯定坚持不了整场比赛!

那么,在坚持不住之前,必须锁定胜局!

没有人注意到,唐铮再次用力咬了咬下唇,他在感觉到疼痛的同时,大脑也涌现出必不可少的注意力集中。

胡梅尔斯从后场跑向前场,他搂着唐铮的脖子说:“感觉怎样?”

“很好,马茨。”唐铮咧嘴笑道,给了胡梅尔斯一个放心的笑容。

值得一提的是许布施曼的犯规地点对多特蒙德来说还是不错的,位置在进攻右路距离底线大概二十八米。

格策可以踢出带着由外向内旋转的内弧线球,只要质量好,不管是哪方顶到足球都能对球门造成威胁。

因此守门员皮亚托夫显得有些紧张,他先是要求两人人墙封住近角,然后要求后防球员要多关注多特蒙德几名高个球员,其中唐铮和胡梅尔斯这两位超过一米九的球员是格外叮嘱。

斯巴顿竞技场的比赛氛围依旧狂热,顿涅斯克矿工球迷和远道而来的多特蒙德远征军都投入到狂热氛围的制造中,使得球场内透出一层淡淡的紧张感。

现年六十七岁的卢塞斯库似乎闻到一丝危险味道,他的上半身探过边线,双手化作喇叭状,朝着场上队员大声呼喊,示意他们要击中注意力,不要让多特蒙德球迷抢到落点。

从身高而言,场上的顿涅斯克矿工球员吃亏太多太多。

倒也可以理解卢塞斯库这么紧张,齐格林斯基身高一米九,是除去守门员皮亚托夫最高的防守球员,他盯防唐铮变得理所当然。

配合他的防守队友是比赛初始阶段对唐铮犯规不断的费尔南迪尼奥。

※※※

唐铮再次咬了一下下唇,直到味觉能够尝到一股血腥味,然后挥手打掉齐格林斯基拽在球衣的左手,同时还伸手示意格策的右路任意球往他头上开。

这一幕正好被现场导播敏锐的捕捉到,马塞尔·莱夫有些兴奋,他激情愤慨的说:“这才是我印象中的那个唐,倾略性十足!不知道坐在电视机前的伙计有没有跟我感觉一样,多特蒙德的这次前场任意球将会造成巨大威胁!”

央5解说员贺维也说:“比赛进行到第十八分钟,终于看到那个我们希望看到的唐铮!加油!争取在顿巴斯竞技球场帮助多特蒙德打破僵局!”

不多时,格策高举右臂,示意他要开出前场任意球了。

以大禁区线作为标志物的双方球员斗智斗勇,顿涅斯克矿工球员往上提,想造越位。

多特蒙德同样往回撤,他们想反越位。

与此同时,双方球员纠缠在了一起。

你拽我的衣服,我就拽你的衣服,谁也不肯松手。

唐铮在远离任意球的球门远端,为了避免出现越位情况,他的站位距离底线更远。

齐格林斯基和费尔南迪尼奥对他上下其手,但是唐铮出道以来的踢球风格都是相当硬朗,

面对齐格林斯基和费尔南迪尼奥的拽衣防守毫不含糊,他先是左脚往前一迈,骗得齐格林斯基和费尔南迪尼奥都有个向前倾斜,然后突然挥手击向紧拽球衣的手。

吃痛之下,齐格林斯基下意识松了松手。

“糟糕!”

等到他心里意识到什么再想拉拽球衣已经晚了。

就在这时,格策的右脚脚背内侧踢向足球。

双方球员斗智斗勇,造越位和反越位。

“呜呜呜——”

现场球迷顿时制造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嘘声,送给参与这次进攻的多特蒙德球员。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齐格林斯基唯有选择跟着唐铮的步伐向前跑去。

费尔南迪尼奥反应非常快,身材不高但有一定爆发力的他启动很快,跑动中伸手拽向唐铮的背后球衣。

唐铮在向前跑,他在后面拽。

从转播镜头来看,球衣都发生了严重变形。

唐铮向前跑动明显受到身后拉力的影响,幸好他早有准备,右手向后伸去,用力拉着费尔南迪尼奥的球衣,等于说向前加了一把拉力。

足球飞到最高点,唐铮猛地加快大长腿的摆动频率。

加速!

顿时间,费尔南迪尼奥上半身仿佛装上了推进器,往前探去,为了保持身体平衡,他的左手死死拽住唐铮球衣的同时还加快腿部的摆动频率。

随即,唐铮运用的非常规动作有个小细节,他没有像费尔南迪尼奥那样一直拉拽着,而是拉了一把之后迅速松手。

等于说主裁判就算看到有拉拽犯规,也只看到费尔南迪尼奥在身后有动作。

这是唐铮在南美踢球学到的实用性小技巧。

唐铮向前加速太快,以至于上半身前探的费尔南迪尼奥不得不被动加快摆动频率。

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有限,强行加快腿部摆动频率带来的结果是双脚踉踉跄跄,逐渐丢失重心。

“no!!”

足球带着强烈的内弧线开始下坠,转播镜头下的唐铮从点球点处高高跃起。

以至于顿巴斯竞技场响起震耳欲聋的巨大惊呼声:“喔喔喔——”

这一刻,唐铮忘记了身体不适,忘记了呼吸不够畅顺,甚至忘记主队球迷制造出的巨大惊呼声。

他完全进入忘我的境地。

此时的他眼里只有足球和球门!

球到,人到!

人群中的唐铮跳的非常高,两侧的队友莱万多夫斯基、皮什切克和顿涅斯克矿工球员许布施曼和阿德里亚诺的起跳才到他的胸口处。

央5解说员贺维情不自禁的高呼道:“唐铮跳的真高!!”

“唐……不可思议……他跳的真够高的!”马塞尔·莱夫同时惊呼道。

紧接着,出现在镜头中间的唐铮双臂自然张开,维持身体平衡,然后扭腰甩腹!

只见唐铮顶出去的足球飞向球员左上角,顿涅克丝矿工守门员皮亚托夫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近乎无人盯防的唐铮角度顶的相当刁钻,而且力量十足!

皮亚托夫刚做出腾空伸臂的动作,足球就已经撞向雪白色球网……

※※※

唐铮落地的瞬间感觉接触地面的右脚有些乏力,所以他顺势扑向地面。

为什么?

省力!

另外,方便他的队友一起庆祝比赛进球!

与此同时,马塞尔·莱夫释放激情,就像上满百发子弹的机关枪,对着目标不停的扫S,刺激着电视机前的球迷:“gooooooooooooooooooooal——”

“球进了!球进了!!比赛进行到第十九分钟,唐铮用他最擅长的方式之一帮助多特蒙德打进一粒非常宝贵的客场进球!”央5解说员贺维说的平静,语气却难以抑制。

坐在电视机前的球迷听着异常亢奋,他们双臂攥紧,高高举起。

站在客队教练指挥区域的克洛普原地振臂高呼,然后转身拥抱同样兴奋的助理教练热利科·布瓦奇,顺便说道:“这该死的天气!还不是让唐找到状态?”

“是的!”热利科·布瓦奇激动的说。

顿巴斯竞技场在这一瞬间显得无比低落,全场来到主队球迷进场以来的最低迷时刻。

兴奋的多特蒙德球员没有留意到唐铮的鼻塞和呼吸不畅,就连最后拉起唐铮的莱万多夫斯基都没有发现。

唯独了解唐铮身体状况的胡梅尔斯上前问道:“感觉怎样?”

“从没有如此好过!”

唐铮耸着肩膀,一脸惬意的说。

话音刚落,胡梅尔斯看到唐铮走向球门,好奇的问:“你想干什么?”

唐铮没有回话,他直接捞起足球,揽在怀里,跑向中圈弧,然后一手将足球摁在中圈点。

一般来说,进球方恨不得重新开球拖得越久越好。

可是唐铮对自己的身体状况非常清楚,他知道虚弱的身体消耗过大肯定是坚持不下去。

为了在倒下之前,他必须尽可能的帮助球队取得更多的进球。

欧冠1/8决赛不是小组赛,虽说顿涅斯克矿工实力有限,但终究欧冠无弱旅,任何小失误都有可能影响出线形势。

再加上国内联赛吃紧,如果能够在客场杀死比赛,回到主场的次回合将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

顿巴斯竞技场的主角们,姆希塔良、特谢拉,还有替补席坐着的道格拉斯·科斯塔双手捂脸,看着本场比赛取得进球而显得星光熠熠的唐铮,满脸无奈。

主教练卢塞斯库倒是反应迅速,他在场边迅速招呼队长斯尔纳过来,面授机宜。

其实,也没有多少可调整性,赛前的备案里就有多特蒙德率先取得进球。

多特蒙德防守体系稳固,只能通过按部就班的进攻尝试获得空间。

当然,像姆希塔良、特谢拉这些乌克兰超级联赛的明星球员通过闪光方式也是可以取得进球。

只是这样,对运气的要求有点高。

比赛重新开始,顿涅斯克矿工中场核心姆希塔良按照主教练卢塞斯库的要求在多特蒙德核心区域尝试更多拿球组织进攻,通过盘带和传球撕开多特蒙德稳固的后防线。

顿涅斯克矿工的进攻突然从边路突击变成中路渗透,多特蒙德的防守多少有些不适应。

克洛普趁着一次死球的机会示意双后腰靠的更紧一些,同时要求两个边前卫回到到肋部,增加中路防守的密集度。

本来压力大增的唐铮顿时长出一口气,中路防守球员的增加,等于说他的覆盖面积减少很多。

尽管如此,顿涅斯克矿工的边中结合打得不错,特谢拉在熟悉的左路拿球内切打门还是创造了S门机会。

连续的注意力集中,使得唐铮的精神消耗非常多,在魏登费勒跟球童要球的时候下意识弯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太阳X的刺痛感越来越明显,鼻子也塞住了,呼吸非常困难,所以现在他不得不用嘴巴进行呼吸。

“怎么了?”向前走的京多安停了下来,半弯着腰问道。

唐铮强忍着身体不适,脸上拧出一抹笑容,右手食指指向天空:“乌克兰这该死的天气!”

在这里,只要提到天气,多特蒙德球员就有说不完的抱怨。

京多安的注意力成功被唐铮转移,耸着肩膀道:“是啊,这天气真够糟糕的。”

唐铮轻点颔首,拍了拍京多安的后腰,然后迈开步子跑向前场。

与此同时,唐铮故技重施,牙齿咬着下唇,直到尝到一丝血腥味,他才减缓了身体的不适。

一球,还不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