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落叶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魏登费勒开出短传球门球,足球经过中后场的连续传递很快来到唐铮脚下。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体能消耗,他选择将足球交给队友,然后自己慢慢向前跑位,获得传球空间。

但是唐铮有了首个进球产生,顿涅斯克矿工的双后腰组合费尔南迪尼奥和许布施曼对他严加看防,根本就不给他一丝机会。

转眼间,比赛时间来到三十分钟。

此时,唐铮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晕倒在地。

凭借着异于常人的忍耐力,他坚持了下来。

而他付出的代价是,下唇里面的肉几乎没一块是好的。

不过他没有不悦,反倒是越来越精神。

口水本就具有消毒能力,被咬伤的下唇接触到口水就会有种刺痛感。

正是这种刺痛感,得以让唐铮赢得更多时间。

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刺痛感越来越弱,那种头晕脑胀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清晰。

“该死的!”

唐铮嗦出一口唾液吐在地上,发泄心中不满。

两分钟后,唐铮通过灵活鬼魅的跑位在大禁区弧顶前获得远射的机会。

“Taaaaaaaaaaaang——”

马塞尔·莱夫猛地拉高了声音。

下一刻,他不得不话音一转,尴尬的沉吟道:“喔——太可惜了!没有发上力量!!”

由于唐铮的远射软绵无力,足球被守门员皮亚托夫轻松揽在怀里。

他没有快速掷出球门球或者大脚发起反击,而是顺势将足球压在身下,像是绝境逢生一样。

赛前守门员教练有过重点角度,在唐铮拿球处于射程范围内一定要击中注意力,否则他会教你怎么做人。

这也是为什么皮亚托夫有种绝境逢生的感觉。

比赛继续,双方互有攻守,实力占优的多特蒙德占据主导地位。

唐铮现在的踢法有种统帅三军的感觉,他很少正对进攻方向,都是通过提前左右扭头观察做出一脚传递,然后再通过手势指挥接球点传球。

幸好京多安和中卫胡梅尔斯都有很强的传球组织能力,否则多特蒙德的进攻还真的难以维持。

再加上前场的格策有组织进攻能力,莱万多夫斯基有策应进攻能力,倒也看不出唐铮‘出工不出力’。

当然,这跟唐铮的体能急剧下降有关。

克洛普站在客队教练指挥区域已经有段时间,他早就察觉到唐铮在进攻中有严重的‘甩锅’行为,但是联想到唐铮那天马行空般的组织进攻能力,倒也没有要求他更多的正面面对进攻方向。

进攻讲究的是,效率!

只谈结果,不强求过程。

况且这段时间里顿涅斯克矿工防守球员对持球过多的唐铮会有些小动作,为了保持进攻的流畅性,一脚出球也无可厚非。

这时,贺维忽然说道:“总感觉今天的唐铮有点不同,过去的他或许会背对进攻方向,但是今天比赛的背对进攻方向是不是有点过多?”

话音刚落,京多安再次直传唐铮。

费尔南迪尼奥以为唐铮会跟过往一样忌惮自己的防守而一脚出球交给其他多特蒙德接应点。

但是这次有些不同,唐铮右脚外脚背将足球往后一领,迎球顺势完成转身。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极具观赏性!

“喔喔喔——”

伴随着顿巴斯竞技场响起的巨大惊呼声,费尔南迪尼奥才猛地意识到唐铮先前的背身拿球都是套路!

而且唐铮的转身速率根本就像是个一米九的大个。

尼玛!

转身比自己还要快!

费尔南迪尼奥的反应不所谓不快,他在够不着球的情况下选择伸腿去绊唐铮。

唐铮早有准备,提前起跳,但是他在蹬地的瞬间力量没有跟上。

等于说起跳的避让不够充分,拖在后面的那只脚搁到了费尔南迪尼奥伸长的右脚脚背上。

当值主裁判的哨子含在嘴里,就等着唐铮摔倒在地。

唐铮给球迷的印象一直都很硬朗,面对身体对抗从不畏缩,勇往直前。

这次同样如此!

虽然向前迈出去的左脚脚底在蹬地瞬间感到严重的力量不足,但还是被他咬牙坚持住了。

他没有顺着身体重心倒在地面,而是上半身前探,借助双臂支撑的力量硬是没有倒下。

所以哨音没有响起,就站在事发地点旁边的主裁判双臂平伸,示意进攻有利,比赛继续。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唐铮会顺势倒地,然后博得一次前场任意球机会。

结果呢?

唐铮咬紧牙关,手脚并用维持身体平衡,向前趟球。

※※※

“漂亮!比赛继续!!”央5解说员贺维的语气里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旋即,他的语气中充满愤怒:“许布施曼的犯规非常恶劣,至少得一张黄牌!”

时间回到两秒钟前。

唐铮从进攻三十五米区域向前推进了两三米,许布施曼作为目前球队后防线身前的最后一道屏障,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放唐铮过去,否则球队就要危险了。

毕竟犯规始终技术活,越早越好。

许布施曼面对唐铮的上半身虚晃和右脚右脚背拨球果断采取犯规,伸长的左腿直接挂在唐铮的左大腿处。

之所以如此选择,是因为害怕出现后腰搭档费尔南迪尼奥的防守意外。

随即,当值主裁判鸣响口中哨子,面色不善的跑向事发地点,也不给许布施曼解释的机会,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牌。

莱万多夫斯基想跟许布施曼理论一番,但是看到主裁判给了黄牌,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事发地点附近的莱万多夫斯基想伸手拉起唐铮,但是他看到唐铮趴在地上,闭着眼睛,嘴里大口大口喘着气,看上去非常难受。

于是,他蹲在地上推了推唐铮的胳膊,好奇地问:“嗯?唐??”

与此同时,现场导播也给了唐铮一个特写镜头。

德国天空解说员马塞尔·莱夫眉头一挑:“托马斯·许布施曼的犯规针对性很强,动作有点大,但是不应该啊~”

央5解说员贺维也说:“唐铮趴在地上,没有起来,这是什么情况?刚才的犯规不至于啊!”

莱万多夫斯基又推了两下,见唐铮没有反应,下意识摸向唐铮渗出汗液的额头,脱口而出:“好烫。”

出于本能,莱万多夫斯基要起身招呼队医进场,但是唐铮突然睁开眼睛,拉着他的胳膊肘说:“我没事。”

“可是……你额头很烫。”莱万多夫斯基皱着眉头说。

“扶我起来吧。”

莱万多夫斯基“哦”了一声,伸手拉起唐铮。

他感觉得到唐铮的身体非常虚弱,所以想说些什么。

但是唐铮给了莱万多夫斯基一个放心的笑容,然后说:“罗伯特,我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没事的。”

“真没事?”莱万多夫斯基疑惑的说。

“当然!身体感觉从没有像现在如此好过!”唐铮竖起右手大拇指。

莱万多夫斯基看着唐铮的背影摇了摇头,也没有多想,自然走向顿涅斯克矿工的禁区内。

作为球队顶在最前面的前锋,无时无刻都得站在最前面。

看到唐铮站了起来,站在场边的主教练克洛普长出一口气,如果唐铮在这糟糕的天气里受伤,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他心里诽谤,该死的抽签!

为什么凯尔特人没有让我们抽到?

※※※

慢慢从中线附近跑上来的胡梅尔斯拉了拉唐铮的胳膊肘,唐铮知道好友想说什么,笑着摇头:“我感觉体内还有70%的能量!!”

唐铮的固执和坚毅,胡梅尔斯非常清楚,他摇了摇头,没有再劝。

事实上呢?

他感觉自己无限接近失去意识。

于是,他故技重施,同时还有意识双拳奋力紧握,直到感觉到指尖的疼痛才停止。

许布施曼的犯规让他消耗太多的体能和精神,现在获得一个直接任意球的机会,他想试试……

央5解说员贺维转移话题,看到转播镜头中的唐铮抱着足球放在犯规地点,好奇的说:“这是一个距离球门三十一米的直接任意球机会。”

一般情况下,皮尔洛是球队的第一定位球主罚者,第二是格策和京多安……

如今皮尔洛伤愈复出坐在替补席,格策和京多安是第二、第三顺位主罚者,但是唐铮想要处理这脚直接任意球,他们没有任何拒绝的念头。

反正这个直接任意球是由唐铮自己创造出来的,就算挥霍掉也无所谓。

不过考虑到唐铮的远射功底极强,或许这次他的直接任意球也许会带来一些意外。

马塞尔·莱夫就激动的:“唐的状态不错,打进一球,我想他现在是信心十足!伙计们!让我们一起期待多特蒙德在顿巴斯竞技场两球领先吧!”

唐铮突然的节奏变化获得的直接任意球位置非常不错,正面面对球门,转播方给出的数据是直线距离三十一米。

处于唐铮的射程范围。

毕竟这个位置唐铮已经打进过很多个远射。

现在的问题是唐铮能否在静止状态中踢出远射的高质量。

定位球相比运动战,多了一道人墙,等于说主罚者面前竖起了一面墙,想要将足球送进球网,首先需要做到的事情就是绕过人墙。

虽然顿涅斯克矿工是东欧球队,但是队内极少高个球员,反倒是追求技术能力的他们派出的首发队员各自都不高。

尽管如此,距离定位球9.15米的人墙在奋力起跳之后接近三米,因此踢出去的足球越过人墙再下坠是很难控制,也就是说足球飞上去下不来,直到高出横梁。

哪怕有漏网之鱼,站在门前的守门员也不是摆看的、

除非力量、角度俱佳,否则很难形成射门。

尤其是距离球门超过三十米的直接任意球,对主罚者的脚法要求更加严格。

此时此刻,唐铮半张着嘴巴,深呼吸,目光自动忽略眼前的人墙,甚至连守门员皮亚托夫都在忽略名单中,他直视三十米开外的球门。

具体点说,应该是球门右上角。

或许是习惯原因,顿涅斯克矿工守门员皮亚托夫选择让四人组成的人墙封堵住近角,也就是唐铮面向球门的右边。

而皮亚托夫站在球门近角,也就是唐铮有可能踢出足球的球门左边。

※※※

顿涅斯克矿工四人组成的人墙在主裁判的干预下终于磨磨蹭蹭的排好,唐铮向后退了三步,同时对助跑站位做了一些微调,等待主裁判的哨音。

随即,唐铮自然闭上眼睛,半张着嘴巴,深呼吸,大脑对这次直接任意球进行快速模拟。

现场导播的镜头是给到唐铮的背面,这样利于解说员和球迷纵览全景,倒也没有人注意到唐铮的精神萎靡。

“哔~”

多特蒙德平时获得的直接任意球唐铮都是站在禁区里等待争顶机会,这次直接站在足球前,等于说不用猜就知道他要来踢,所以在他旁边没有其他队友。

伴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唐铮猛地睁开眼睛。

如果有人认真观察,可以看到他的目光炙热,对这次直接任意球势在必得!

四人组成的人墙做足准备,等待唐铮射门的瞬间全力起跳。

大概过去半秒钟,唐铮开始助跑。

一步,两步!

第三步跨越的距离有点长,唐铮的左脚踏在足球的左侧约三十公分处,左臂自然扬起,维持身体平衡。

唐铮的右脚犹如鞭子般从后向前猛地挥去,按照皮尔洛平时教导的那样,先用脚尖触向足球,然后右脚向前随行,在足球离开地面的瞬间改为脚弓触球。

“Boom~”

两者接触的瞬间带来清脆的碰撞声。

顿涅斯克矿工的四人人墙在听到声响的瞬间起跳,但是足球的速度和高度都足够。

人墙没有起到封堵射门的作用,足球继续飞向球门!

守门员皮亚托夫的视线自然受到人墙干扰,当他看到足球越过人墙之后本想做出脚下移动,但是足球的高度似乎有点高……

按照过去的理论知识和比赛经验,高出横梁的几率高达99%!

然而凡事都有意外!

足球飞到最高点之后猛地下坠,就像一片枯叶从树上落下一样。

选择封堵近角的皮亚托夫再想移动已经晚了,他能做的事情就是让视线紧跟足球。

这一刻,他想到那个初次接触足球的下午。

在夕阳下的奔跑,是他逝去的青春。

突然下坠的足球几乎是擦着横梁下沿投入到雪白色球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