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虎牢关温候新败 吴立仁穿越被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正在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着小说,忽然觉得眼前一阵黑,脑子一阵眩晕,一下子就失去意识。昏昏沉沉中,他好像四周都是黑暗,努力睁开眼,却还是什么都看不到。“难道我猝死了?爹娘,我不想死啊!”然而他想说很多话,可是一点都说不出口,整个人仿佛在一个混沌之中。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周围有人在叽叽喳喳说着什么话,吴立仁心中惊喜:一定是有人在抢救自己,说不定就有救了,我要坚持,一定要坚持,不能死,睁开眼。

眼睛睁开了,阳光很好,空气也很好,天空蓝蓝的,吴立仁大喜道:“我没死,我没死!”

“先生?你还好吧?刚刚主公下令处斩你,我们看你吓死过去,一时不知是否还要继续执行军令,正要去禀告主公,哪想你又活过来了。不过,哎,还是难逃一死。”

吴立仁原本躺在地上,听到有人说话,连忙坐起来,周围竟然围着几个衣着怪异的人,“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什么剧组的?谢谢你救了我,我要回家了。”

吴立仁站起来正要走,忽然一柄长矛指向了自己,“先生,你到下面可千万不要怪罪我们几个,这是主公下的命令。”

“啊!”吴立仁吓了一跳,他用手摸了摸那长矛,竟然发现那道具不是假的,一时间他的脑子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我穿越了?”“我要拥有主角光环了?”“我会坐拥天下傲视群雄?”“我现在在什么年代?”

“可是我是谁?”

可是我是谁?吴立仁忽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连忙着急问到,“各位大哥,那现在是什么年份?我又是谁?”

那几人面色怪异的看着吴立仁,犹豫了下,才有人说:“先生?你莫不是吓傻了?现在是初平元年,我们只知道你是主公的谋士,平时很少露面,我们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纳尼?原来这群喽啰身份太低,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吴立仁心里暗自高兴:初平元年?难道现在是献帝刘协刚登基那一年?哎呦,三国乱世啊!大有可为。不过,这几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自己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人。

他接着又问道:“那我们的主公是?”

“先生,你真是吓傻了?我们的主公自然是当朝后将军袁术。”

吴立仁想了想,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是无名氏,而在三国演义中,因为此人给袁术出谋不给孙坚发粮草最后被当成替罪羊给处斩了,到最后都是一个没有名号的龙套角色。

尼玛,谁穿越能有我悲剧!不但是即将被处斩,而且死了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吴立仁内心是极端崩溃的,可是,那几个军士并不给他再啰嗦的机会。

“先生黄泉路上,一路走好。”说完,其中一人抬起了大刀,叹了口气,就要斩下去。

“刀下留人!”吴立仁脑子一抽,喊出了这样一句话,一般电视剧中主角快死的时候都会有人这样喊,然而现在的吴立仁自知没人会救他,他只能自救了。

“先生,我们要赶紧回去复命,你闭上眼,一下子就过去了。”那军士以为吴立仁是怕死,就好言安慰道。

“兄弟,我有一句紧要话要和主公说,请你一定代为禀告,主公听到后,一定不会再杀我,请你相信我,他日必有重谢。”

那军士愣了愣,还是摇了摇头,“先生,我们几个已经对你不错了,让你说了那么多话。如果我们再不回去复命,恐怕要与你同罪了。”

“几位兄弟,我只要和主公说一句话,回头奉上十金相赠!决不食言!”吴立仁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那么多钱,但是显然这句话起到了作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那几个军士犹豫片刻,只好有那个拿着大刀的押着他走向了中军大帐。此时袁术正坐在中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发呆。

“报!主公,这位先生说有紧要话和主公说,小的怕误了主公大事,就带他过来了。”

袁术抬起头,看着吴立仁,面露怒容,“好大的狗胆,你们当我军令是戏言吗?是不是想和他一起死。”

那军士连忙伏地口头称罪不已,然而吴立仁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小说中,只要某人哈哈大笑一下,一定会有说话的机会。

“你笑什么?要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我能在孙坚那厮面前抬不起头吗?”

吴立仁心道: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主公,我笑的是,主公杀了我,会失去一个绝世珍宝!”吴立仁一字一字说。

“笑话,本将军什么珍宝没见过,还在乎什么绝世珍宝。”

吴立仁嘴角上扬,冷冷说道,“传国玉玺!”

袁术一下子眼睛大睁,挥手让其余兵士都退去,走近吴立仁,“先生,传闻那传国玉玺在十常侍之乱时丢失,至今未曾寻回,难不成先生有什么消息?”

“主公,那传国玉玺就在皇宫之中。”

袁术忽然面色一变,大声斥责道:“你耍我?若是玉玺在皇宫之中,那怎么会说未曾寻回?”

吴立仁再笑了下,心知今日已经逃过一劫,这袁术还是要给他玉玺的消息才能有用。“主公息怒,那玉玺被放在一个特别的地方,等到联军攻下洛阳,某自会找给你看。”

“好大的胆子,洛阳攻下与否还未可知,一天到不了洛阳皇宫,那你就一天找不到,我怎么能信你?若是不杀你,我怎么和孙太守交代,你为了求活命,用这种谎话骗我,难不成以为我是三岁小儿?”

吴立仁抱拳施礼,“主公,洛阳城破就在这两日。今温候新败,董贼欲携天子公卿迁都长安,所以,洛阳会不攻自破。主公若还是不信,不妨再等两日,他日某的话自会应验,否则到时再杀我,有何不可?”

袁术来回踱步,想了半天,最终眼睛露出光芒,“好,就给你两日期限,到时,若不应验,不但是你,我让你全家老小陪葬。”

吴立仁长舒一口气,“主公,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袁术此时恢复了面色,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先生请讲。”

吴立仁此时脸上面露难色,他不知道这样问会不会让袁术生疑,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在帮袁术找到玉玺后就离开袁术,否则跟着他早晚还是难逃一死。

“刚刚主公要斩在下的脑袋,一时间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我甚至不记得我是谁了,还望主公告知下。”

袁术听后哈哈大笑,“你说的是真的?世间还能有忘记自己名姓的人?不过先生,这件事情我还真帮不了你,因为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你当时只是说自己姓吴。”

什么?难道我真的是个龙套,我不是主角,我没有金手指,我没有好家世,甚至我连个名字都没有,我只有免费的三国一游吗?吴立仁心里的忧伤,简直是亘古无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