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下邳城吴铭西游 司徒府貂蝉拜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铭仅仅带着李王张赵四人就出下邳而去,从下邳到长安,路途遥远,原本不会骑马的吴立仁,在经过了多次与地球的亲密接触后,方才逐渐习惯了这个社会最快的交通方式,不过还是行的很慢,赵四喜一路上跟着他也是颇为心惊胆战。

过了将近一个月,两人这才来到长安城外。长安城一点都不豪华,经过董卓一段时间的整顿,这才有点都城的样子。来往行人尽皆被守卫士卒盘查,吴立仁在付出了不菲的通行费后才进到了这古都长安。

根据王守仁的安排,吴立仁一定要先去拜会司徒王允,找机会表明身份,和王允一起完成这出连环计。然而王守仁不知道的是,这连环计原本就是王允所想,吴立仁不可能这样光明正大和他说这个,否则定会引起王允的怀疑,他要等一个机会。

吴立仁递上名帖,只说是故交好友来访,王允虽然不知道这吴立仁是何人,却还是将他请入。

“不知道吴先生是哪位故交之后?恕老夫孤陋寡闻,老夫未曾听过吴先生的大名!”

吴立仁道:“铭原为后将军袁术谋士,后回下邳招募乡勇以讨董贼。天气愿为汉除贼者皆可称为故交,司徒大人以为如何?”

“放肆!竟敢如此诋毁丞相,你就不怕诛你九族吗?”王允厉声大喝。

“王司徒!”吴立仁也正色喊道,“王司徒是大汉之司徒,不是董卓之司徒,董卓暴虐异常,祸及至尊,令当今天子受辱,君不君臣不臣。人言:君辱臣死,司徒大人世代食汉禄,却不思为国除贼,是何道理?”

王允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吴立仁。

“王司徒休要疑我,我知道王司徒实是一心为大汉思虑,然则董卓把持朝政,吕布拱卫左右,实在无从下手。我今有一计,可使二人反目,司徒从中挑拨,则董吕之间必难相容。”

那王允听后,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对着吴立仁便行了一个大礼,“若先生果能为国除贼,老夫死而无憾矣!”

吴立仁笑了笑,“我需在司徒府暂借助几日,以便行事,来日请引我去温候府上一行。”

第二日傍晚,吴立仁打扮成云游道士的模样,又将赵四喜扮成道童,敲起了吕布家的门。

一名仆人打开门,看到吴立仁,不解问道:“道长来此干嘛?”

“贫道有礼了,不知此处主人可曾在家,就说有故旧之人前来拜访。”

“你且稍等,待我去回报温候。”

那小厮去了一会便返回,将吴立仁二人迎入,“温候有请!”

吴立仁看到吕布,险些有些不能站稳,心下惊叹,“果然是人中吕布!”

“不知道长是谁?哪里见过?为何敢称故旧?”吕布并不是很把吴立仁的话放在心上,看了吴立仁一眼后,变露出不屑之意。

“见过温候!贫道有礼了,温候有许多年不曾回九原老家了?”

“哦?我从少年艺成后便离乡奔波,至今已有十几年了,不知道道长是?”

吴立仁舒了一口气,“我和温候的老家相距不过几里,那时候曾目睹温候的英武风采,多年不见,温候更胜往昔。”

吕布眼中犹疑不定,他哪里还记得少年时候的邻居是谁,“不知道道长今来所为何事?若是缺少盘缠,尽管开口。”

“非也非也!贫道今天路经此处,眼看温候府上有红光缭绕,周围种有桃树许多,这桃花风水劫已成,我特来此以救温候脱灾。”

吕布煞是不解,他哪里知道什么是桃花劫,“望先生赐教,何为桃花风水劫?”

“桃花,古人有语不施粉黛面若桃花,桃花者,是谓红粉佳人。”

吕布听完,猛然站了起来,示意下人们退下,接着问道,“不知道先生所言此劫意指为何?”

吴立仁忽然感觉到一阵极大的压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吕布要杀自己?吴立仁此时额头冒汗,知道若是吕布一个不满意就会收下自己人头。

“温候,君子问凶不问吉,何故如此紧张?”

“那请先生赐教,如何消灾解厄?”

“名不正则言不顺,桃花之所以为劫,皆因桃花为花,随风而散。若桃花化而成果,瓜熟而蒂落,桃子自然落于温候之手。”

原来那董卓爱姬颇多,而吕布好色之徒,常出入相府,正好与其中一个姬妾眉来眼去,却苦恨没有机会幽会,吕布常为此事烦扰。而吴立仁的办法就是,先上车后补票,等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的俗套电视剧情节。

吴立仁慢慢说完,吕布听着,皱了皱眉,“先生此言虽有道理,然而若事情败露,国相定不肯相饶。”

“温候差矣!温候勇武天下无双,这大汉朝廷不可或缺的就是温候,所以国相绝不会因此而责难与你。况且温候与国相乃父子,怎么会因一女子而坏父子名分?”

吕布想了想,点了点头,“若真能事成,布定会铭记先生提点之恩。”

吴立仁笑了笑,“温候尽管放心,此事必成,到时候贫道再来温候府上道贺。”

说完就赶忙离开了吕府。

这一行真真让吴立仁吓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他已经经历过死亡,恐怕刚刚话都难说清。那绝世猛将的气场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三国演义里描写的那种被人一吼而死的恐怕也就是这样的效果。

吴立仁让赵四喜在吕府外盯着,若是看到有女眷被送过来,就去司徒府通知吴立仁。而吴立仁回到了王允府上,将今天的事情都说给王允听。

“听闻司徒大人有一义女,名唤貂蝉,生的是国色天香,此计还需依赖此女方成。”

王允犹豫了下,问道:“难不成吴先生想来一出美人计?”

“那董卓爱姬并不是董贼宠爱之人,所以可能会和吕布有嫌隙,但是不会彻底翻脸。而依我推算,恐怕最后还会将那爱姬送给吕布以结其心。过几日,司徒大人请董吕二人来司徒府上,席间请貂蝉姑娘出来奉酒,到时候,如此这般,便可成事。”

王允听完吴立仁的计策,拍手叫好,“先生大才,老夫无以为报,请满饮此杯!”

吴立仁喝完,忽然说道:“不知貂蝉姑娘现今何处,我是否可以去见上一面?”

“先生有命,传她来便是!”

“不不,此计需多赖此女,我等都需要敬重于她。到时候还望司徒大人和她好言相说,等我带他离开长安后,等长安风波平定,我再送她回来与司徒。”吴立仁心里虽然这样说,可是他知道,等董卓身死,董卓部下便会杀了王允,长安复乱,那貂蝉便可以留在身边。吴立仁忽然感觉之十分无耻,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若是能救得貂蝉脱困,也算是能让她免于流离之苦,又有一丝心安。

“吴先生,那里面请,小女就在内院。”

王允引着吴立仁往内院而去,顺着小道,一路走过去,只看见那院中,一女子身着白裙,长发及腰,立案焚香,望月而拜。王允正欲喊她,却被吴立仁喊住。

“妾身貂蝉,蒙司徒大人恩养十余年。而今司徒大人常常眉头紧锁,茶饭不思,必是有国家大事不能决断,妾身身为女子,不能为司徒大人分忧解难,惟愿上苍能庇佑司徒大人,妾身愿意以命相报,特焚香祷告,皇天后土,伏唯鉴察!”

说完,吴立仁不禁拍手喊了出来,“好,好,果然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奇女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