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元龙巧计赠太守 阳明筹谋伐无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过了几天,孙思邈总算大体恢复了,便来拜谢吴立仁。

“草民孙思邈,见过明公!”

“孙先生请起,孙先生这几日还好吗?”

“回禀明公,在下用自己配制的药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草民前几日观看明公神色,感觉有宿疾在身,所以斗胆请为明公诊脉。”

其他人不放心,可是吴立仁却十分相信孙思邈,因为有了解孙思邈的信息在先,亲密度提示在后,现在孙思邈几乎就可以算得上吴立仁的人了。

“明公之前一定是生活习惯不好,导致气血亏损,体内火气不旺,草民有一药方,开与明公早中晚煎服,可尽除沉珂。”

“好,多谢孙先生!”

有这样一个药王在身边,吴立仁忽然觉得生活都变得美好起来,虽然这些天没有什么大病,但是总觉得这边医疗条件那么差,万一生个小病就挂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哭。

正在这时,有人来报,说徐州陶谦派使者陈登来,王守仁让吴立仁去接见。

吴立仁想到,那陈元龙既然是以徐州陶谦的使者身份而来,必定是有重要事情,所以要到议事大厅接见。

吴立仁一过去,看到陈登在那坐着,连忙说道:“哈哈,元龙,上次一别半年未见,实在想念的紧啊!”

陈登立即起身,施礼道:“立仁兄这半年来可是声名鹊起啊,不禁让登想到半年前阳明兄说到你的时候,现在想来,阳明兄确实有先见之明。”

“怎么?元龙将话说清楚,铭现在有些糊涂了。”

“立仁兄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自从京师之变后,天下都在传是立仁兄孤身入京师,巧用连环计,逼的董吕反目,这才除去董贼。现在朝廷被李傕郭汜二人把持,假借天子之令,先封陶公州牧一职,欲让陶公除去立仁兄,登今日就是为此而来。”

“哈哈,那陶谦是仁人君子,焉能从逆贼之令而谋害国家功臣?想必元龙已有对策,来此是邀功的吧?”王守仁轻轻捋了捋胡须,笑着道。

“阳明兄莫要那么快就说破了,弟还未来得及邀功,这样岂不是白跑一趟!”

几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陶公自然不肯就范,我就让陶公假意应承,以此话说于天子来使前:欲图吴铭,则先结其心,朝廷需假意封吴铭为下邳太守,他奉诏接旨之时,待其不备,则以一二勇士杀之,再用天子诏书晓谕下邳军民,则军民必不敢动,如此大事可成矣!果然,李郭二人不知是计,已经遣人将任命书送至,所以登此来是为了恭喜立仁兄啊!”

“元龙果然仗义,铭深感五内!走,我已经设宴,我们一起边喝边聊。”

陈登听完,叹息一声,“哎,非登不愿意,实在是最近身体抱恙,不思饮食,医者也不知所以,所以兄之美意,只能下次再承。”

吴立仁忽然想到,历史上陈登就是因为生病而死,而能治病的只有神医华佗,现在估计华佗还没有来给陈登诊治,正好自己收服孙思邈,再为其诊治,不愁收不了陈登。

“元龙,你好福气!”吴立仁拉起陈登的手说道。

陈登颇为奇怪地看着吴立仁,诧异说道:“立仁兄何出此言?”

“前几机缘巧合遇到一个神医,今天元龙碰巧就身体抱恙就来到这里,岂不是好福气?来人,快去请孙先生来,给元龙诊脉!”

过了一会,孙思邈就被带了过来,经过把脉,孙思邈说:“贵人是否好食海产鱼腥之物?”

陈登听完,双目有神,口中连称:“先生神人也,登确实颇好于此。”

“贵人胃中有虫,故而烦闷不安,难以进食,我现在开一副药,着人煎服,一服便可见效,但是欲彻底除尽,还需连服数月,更需小心调养。”

“立仁兄何处得此神医,实在是扁鹊再生一般!”

“元龙,所以我说你有福气,这样,我让孙先生明日随你返回徐州,看看到底是何种东西让元龙染得此病,以后也好避免再犯。”

那陈登听完,连忙行了一个大礼,“府君待登如手足一般,登无以为报,愿为府君效命,共谋大事!”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陈登亲密值9点,宿主现在拥有目前宿主共拥有亲密点26,仇恨值46,恭喜宿主!”

“哈哈,元龙,我早感觉和元龙是相见恨晚,今番元龙愿同我共举大事,实在是铭的福气。”

“恭喜主公,得元龙相助,则大事可成矣!”

陈登原地踱步,想了片刻,有些忧虑,“主公,有句话登不得不说,陶使君仁人君子,待我陈家不薄,吾不忍背之;然他日徐州有变,吾自当努力为主公谋得徐州,以报主公之恩。”

王守仁笑着说,“元龙莫急,陶使君非守业之主,早晚必被别人所图,到时元龙再从中取事便可。”

“系统,检测下陈登属性。”吴立仁此时才想到,还一直不知道陈登的四维,刚刚收服的人,心里还是想赶紧知道。

“滴!系统检测中,陈登四维属性如下:武力62,统率78,智力93,政治90.拥有技能:胆志——谋略时,随机增加智力1-3点,随机降低敌方主将智力1-3点。”

“厉害!原来陈登能降敌人智商,怪不得在徐州把吕布骗得团团转,连陈宫的话都听不进去,敢情他不但加自己智商,还减对手智商。吕布那头脑简单的人,怎么能抵得住陈登的忽悠。”

“好了,赶紧让人去抓药,给元龙煎服,病体痊愈我们再畅饮一番!”

吴立仁心情很美丽,前几日被貂蝉带着“捡了”药王一名,今天陈登来送官,趁机又“捡了”智囊一个,真是“就是那种FEEL倍爽!”

过了一会,王守仁将吴立仁留下,和他谈起天下大势。

“主公,现今长安混乱,各地诸侯并起,袁绍已占住冀州,与幽州公孙瓒争雄;曹操在陈留招兵买马,各路人才纷纷投靠;孙坚回长沙后,也在不断进取,占了江东数郡,又与刘表相持于江夏。而袁术自得玉玺后,便妄自尊大,不断造势,在南阳意图称帝。徐州四战之地,若不早思对策,日后必被他人所图。”

“阳明担忧不无道理,我也知道,可是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做?”

“还记得当初某为主公说的几步吗?”

“阳明所言,字字不忘,自然记得——散家财,兴义兵,讨无道,立功勋。”

“哈哈,现今主公名声在外,又身为下邳太守,整合下邳军马,再以太守之名募兵千余,传檄天下伐无道之邦即可。”

“五千兵马就要去打长安?这太难了吧?”吴立仁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守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