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借天命袁术称帝 传檄文诸侯问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长安太远,伐之无益。”

“那这天下何人可伐?”吴立仁想了想,总感觉目前为止,没一个能打得过的。

“南阳,袁公路。”

吴立仁听后大吃一惊,袁术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可以说,和袁绍一样拥有着很强大的士大夫支持,即便是吕布,也想着能和袁术结成儿女亲家,以为依附,可是他没想到王守仁第一个想伐的竟然是袁术。

“阳明,你想清楚了吗?袁术虽然好高骛远,可是现在并没有造反,何以伐之?”

“若等他造反,则羽翼已成,吾一小郡,何能挡之?现在虽然没有造反,但是,主公你可以用计诱使他称帝,到时候天下英雄必定群起而攻之。主公势弱,他人必不太防,到时候再从中取利,那袁术安有不败之理?”

吴立仁在下邳广积钱粮,招募兵勇,最后募集骑兵一千人,步兵三千人,弓箭手一千人,骑兵由吴立仁亲自统领,赵四喜为副将;步兵由冉闵统领,弓兵由王守仁统领,日夜操练不提。

而南阳城中,忽一日,有农民在田间劳作,忽然挖出一尊石像,石像背后有字,那农民不识,呈于县令,县令则连忙将石像拉到袁术那里邀功。袁术见到石像上的字,喜出望外,立刻召集文武议事。

那石像上刻着一十二个字“十一口,衣去首,木得宝,代汉胄。”袁术手下早已明白这几句歌谣代表的意思,只是没人敢于说破。

“大家以为如何?”眼看没人说话,袁术心里颇为烦躁,“这帮人没一个愿意为我分忧,若是都能如同立仁那般就好了。”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上前答话:“主公,臣愿为主公解惑。十一口,衣去首,是为袁字,木得宝,木上得宝,是为术,又暗指主公得到传国玉玺,最后一句,就是上天提醒主公当代汉自立,方能顺天应人。”

袁术喜出望外,一看那人,原来是袁术侄儿袁胤,袁术喜出望外,“好,好,好!公之言甚合天意,诸位以为如何?”

剩下诸人一起下跪,齐声喊道:“恭喜主公!”

只有一人阎象,“主公万万不可!此时若代汉而自立,则天下诸侯定会共击之,何以挡之?”

“非也!下邳太守吴铭已有信来,他原是我手下谋士,早就预言我可以登九五之位,玉玺也是吴太守为我寻得。若我登大宝,则吴太守愿为前驱。况天下诸侯皆自相争,谁还记得自己是汉臣乎?”

袁术意得志满,前几日吴铭去书一封,劝袁术称帝,并说贵人已经寻到,过几日就到,只是信上并未署名。袁术心疑,就问来使,来使答曰:此事机密,不能署名,否则为他人所获,就将获罪于天下。袁术便信以为真。

那袁胤继续说道:“主公,上天降巨石以应天命,此为天时,主公占据淮南,民富兵强,此为地利;况汉室衰微,不能守社稷,安天下,民心思变,此为人和,有此天时地利人和,若不为君,背天道也!”

“好,好,我意已决,再有敢进言者,斩!”

又过几天,忽然有一道人为袁术卜卦,称袁术应有皇帝之命。袁术最终决定,于初平三年正月正式称帝,国号仲氏。

自然这一切,都是在王守仁的推波助澜之下才得以进行。

公元193年,袁术称帝的消息传出,天下震惊,下邳太守吴立仁传檄天下,约定共讨袁术,并与徐州牧陶谦处借兵五千合兵一万,由冉闵任先锋,王守仁为军师,进攻符离,孔融由北海出兵一万,陶谦由徐州出兵两万,曹操派大将曹仁、夏侯惇从东郡出兵两万出兵南阳,刘备率领关羽、张飞二将从平原出兵三千约合孔融,其余孙坚、刘表暂时罢兵,刘表从江夏出兵,孙坚从长沙出兵,遥相呼应。总共七路人马,声势浩荡。李郭闻言,也遣使嘉奖八方诸侯,并且赦免了吴立仁的罪责。

袁术得知吴立仁竟然带兵攻打自己,气愤不已,遂派使者带着吴立仁的书信前来兴师问罪。

那使者来到吴立仁中军大帐,颇为倨傲,吴立仁问道:“来者何人?”

“吾乃天使。”

吴守仁听到,差点忍不住笑喷,王守仁眼看吴立仁有点失态,只好轻轻咳嗽一声接着问道:“天子远在西方长安,天使缘何从东方来?”

“西方是大汉之天子,东方是吾仲氏之天子。”使者仍然一副高高在上样子。

“来人,将这乱臣贼子拖出去斩了!”

王守仁大吼一声,那来使这下慌了,连忙跪下,“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望将军恕罪。”

吴立仁挥手阻止了兵士,“说吧,你来此有何目的?”

“奉我家天,不,主公的旨意,前来问话,为何背弃前番约定,转而相攻?”

吴立仁故作不解,“我与那篡逆之人何曾有过约定?”

使者将那封书信呈给吴立仁,吴立仁看完后,哈哈一笑,“是何人故意陷害我?用此等拙劣手段?一无署名,二无印记,何以证明是我所书?我看分明是袁术蓄意陷害于我。来人,将这贼子刺面遣回,你要是识趣,就好生劝说袁术赶紧投降才是。”

那使者返回,将吴立仁的话悉数带到,不由得让袁术怒气冲冲,“吴铭小贼竟敢如此无礼,朕要他死无葬身之地。来人,去派人告诉李丰,让他立刻将吴铭小儿给我生擒回来,不得有误。”

杨宏道:“陛下族弟袁素袁崇焕向来颇有智谋,为何不令其领兵,以御强敌?”

袁术瞪了一眼杨宏,“崇焕虽熟读兵书,然一书生何以当此大任,恐只是纸上谈兵,坏我大事!”

说完后,心里却想:那袁素和我之名几乎相同,若用他,成则天下知其名,我之民会做何想?若败,则更是动摇军心,真是不会取名字,气煞我也!

正在远方的吴立仁忽然得到了系统消息,“滴!恭喜宿主获得杨弘,袁胤,纪灵,阎象,桥蕤,张勋等人仇恨值39点,宿主现在拥有亲密点26,仇恨值85点。”

符离城兵士三万余人,守将乃李丰,原本打算闭门不出死守,等吴立仁师老自疲,再一鼓作气出城破敌。然而袁术的命令下来,他却不能再这样死守下去。李丰叹了口气,这时有偏将不解问道:“将军为何叹气?天子有何指示?”

“天子命我出城迎战,活捉吴铭。”

“依末将看,那吴铭只是一书生,上阵无异于自取死路,况且我军三万,以逸待劳,敌军不过万余,还是立足未稳,此时不出战更待何时!”

李丰皱了皱眉,“尔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吴铭虽是一书生,但他手下岂无大将?我君三万,却是骄横之师,彼军虽少,却进退有据,号令严明;我军以逸待劳,敌军也士气如虹,此时若坚守半月,彼军自然兵无战心,到时候一击可定。”

“将军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末将窦别愿出城搦战,先斩敌将,再破敌营,如若不成,甘当军令!”

李丰想了半刻,大手一挥,“好,你领军一万出城搦战,我自引大军随后接应,此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