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天王斩双将 将神任纵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从符离进军宿县,王守仁并没有太多嘱咐,宿县的兵力并没有多少,只有一万多人,这还要加上窦别带过去的一千多败军。可是,吴立仁却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忍不住问道:“阳明,宿县该怎么打?那甄别会不会又反了?”

王守仁听完哈哈一笑,“主公既然已经想到,何需问我?”

吴立仁有点懵,“军师啊,我那只是猜测,做不得准,还是请军师赐教。”

“那窦别贪生怕死之辈,此次被我们用计擒之,心中定然不服;我让他为主公作内应,他必然会想着将计就计,一报前仇。到时候只要他敢打开城门,冉闵将军以精兵必能破敌。我们只需如此这般,定可破城。若是那窦别再被擒拿,主公即可斩此无信之辈。”

“妙,妙啊!军师果然深知我心,这计策可以不留痕迹的除去那逗比,省得祸害我军。”

“逗比是什么?”王守仁一头雾水。

“就是窦别,一时激动,口误了。”

到了宿县城下,王守仁已经将计策吩咐下去,冉闵出列叫阵,“尔等小城,还不赶紧速速开门投降,若是执迷不悟,等我攻进去,定教尔等化为齑粉。”

那甄铿已经站在城楼之上,看着吴立仁的军士,此时心中隐隐约约有点不自信。然而窦别一直在后面为其鼓劲,“甄将军,我们依计行事,大功可成!”

甄铿毅然决然下达命令,“出城迎敌!”

守城军士放下吊桥,甄铿带着几千军士出城而来,阵前叫喊:“尔等鼠辈,可敢与我一战?”

冉闵笑了笑,催着朱龙马向前冲去,那甄铿颇为自傲地说:“来将报上名来,本将不杀无名之辈。”

“下邳太守帐下先锋官冉闵,不过本将杀的无名之辈太多了,你无需自报家门。”

那甄铿顿时大怒,心想着一定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教训。

“滴!检测到冉闵绝勇属性触发,基础武力值100,绝勇+3,左手兵器奇锋双刃矛+1,右手兵器胜邪连钩戟+1,座下朱龙马+1,现在武力上升至106.”系统再次在脑海里想起了提示音。

还未等吴立仁反应过来,冉闵就已经一回合将那甄铿拍与马下,双刃矛指着甄铿的喉咙。而甄铿此时脑子里唯一的一个想法:窦别害我!不是说吴铭手下都是土鸡瓦狗吗,不是他一个可以打三个吗?自己在这冉闵手中都不是一合之敌。

这个时候窦别也看到了冉闵的霸气,他一直以为上次失手被擒只是因为自己被埋伏,处在不利局面,才一回合就被擒拿,此时,他才算明白,这冉闵真不是他所能对付的。

然而窦别还是果断杀了守门士卒,一切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冉闵嘴角笑了笑,一矛刺了进去。

甄铿下意识的捂住汩汩流血的脖子,说了最后一句话:“我还是中了吴铭的计了!”说完,就睁着双眼不甘心地死去。

“滴!检测到甄铿临死前对宿主产生了极大的仇恨,宿主获得了仇恨值7点,宿主现在拥有亲密点26,仇恨值20.”

那宿县士卒眼看主将一回合就被杀了,而后方窦别还将城门大开,纷纷跪下投降,连那城中本来埋伏的士卒也因为甄铿的死亡一时间失去了方向。

冉闵大喊一声:“降者免死!”接着如旋风一般,带着手下士卒冲杀进去。

那甄别看着冉闵向着自己冲过来,下意识地想着往后退,然而冉闵朱龙马速度极快,片刻就追上了窦别,“无信之辈,吃我一矛!”说完用力一掷,那双刃矛就刺穿了窦别的铠甲,甄别也从马上滚落下来,冉闵追过去,将双刃矛收回,此时城中将士再也毫无战心,纷纷投降。

王守仁忍不住叹道:“果然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主公得此猛将,实在是可喜可贺!”

吴立仁也笑了笑,“是啊!不知和那吕布能否一战!”

“以吾观之,或可一战。”

说到这,吴立仁忽然想到,自己至今为止还没有检测过吕布的属性,连忙再脑海中召唤出系统,“赶紧给本宿主检测下吕布的属性,这个仇人一天不除,我这一天都睡不安稳啊!”

“滴!系统检测到,吕布四维属性如下:武力103,统率82,智力55,政治50.吕布拥有技能一:将神——吕将军大将有神不可击也!单挑斗将时,若对手基础武力不高于吕布两点,则对手基础武力-2,自己基础武力+2.;技能二:纵横——布骁猛,又恃袁术,若纵横淮、泗间,豪杰必应之。吕布为主将时,武力+3,统率+3,智力+3.”

听到这,吴立仁忽然觉得脖子凉飕飕的,这武力值比冉闵还是高很多,若让吕布和冉闵单挑,看来天王还是早晚败在将神之手。

“系统,这吕布武力那么高,又要爆表了吧?”吴立仁很无奈地问道。

“不会。爆表只针对本系统召唤出来的历史人物,本世的任何一个人物都不会对系统的召唤产生影响,所以不会造成爆表。”

“这样也好,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对手爆了一堆猛将本宿主就可以狗带了。不过这吕布确实不愧为三国第一猛将,我冉天王貌似都不能护我周全啊!”

“主公,莫要太担心,吕布虽勇,但是有勇无谋,不足为虑!”

吴立仁的神情和反应都被王守仁看在眼里,他稍微有些尴尬,转念一想,这三国虽然武力很重要,但是智谋却必不可少。吕布、张飞、关羽,哪个不是死于非命?

“吕布匹夫不足为惧!我有军师,何惧之有!”

王守仁笑了笑,指了指远处正在进行的战斗,“此战结束,这三军士卒才能称为真正的士卒。在宿县休整一番,再看其他诸侯进军情况再做计较,否则只我一路军马,难免成为孤军。”

“军师所言极是,虽然现在连下两城,但是不可轻敌冒进。”

吴立仁连下两城的消息,早已有斥候快报报与袁术,袁术听闻愤怒不已,大骂李丰是废物。

“陛下,前段时间袁崇焕上书破敌,其余几路皆有成效,何不召其进军蓟县,以防吴铭。到时,其他路诸侯若是果然如崇焕之言尽皆败退,那吴铭一路不足为惧,愿陛下三思。”袁胤再次上前说道。

袁术想了想,叹了口气,“也罢,来人,拟旨!擢升袁崇焕为三品平寇将军,率军五万,以雷薄、陈兰为副将,进驻蓟县,以破吴铭。”

而此时袁崇焕虽然还没接到圣旨,却已经开始收拾行装,家人不解,就问:“老爷他这是要去哪里?”

袁崇焕答道:“朝廷不久之后一定会派人来让我出征,我先准备一下,以免到时延误了战机。”

家人不解继续追问:“老爷如何得知朝廷会派人来请?莫不是有人在朝堂上为老爷说好话?”

袁崇焕笑了笑,“非也!这几日吾看到不时有败兵从宿县逃回,我就知道那吴铭一定又占了宿县,此时,陛下虽然平素不太喜欢我,可是无奈手下无可用之将,必然会派我迎敌。”

没过几日,袁术的旨意到了袁崇焕手上,那家人才开始佩服袁崇焕的先见之明。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