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寇准只身降方腊 吴铭片言识英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袁崇焕率大军一来到蓟县,便开始着手准备防务,修葺城墙,命令军士多备滚木擂石。副将雷薄十分不解,“将军,据探子所报,那吴铭还在宿县没有动身,现在就做这样的防御是否有点过早了?”

“雷将军,为将者岂不知未雨绸缪?若是等敌人大军压城再着手准备,那还来得及吗?”

雷薄点了点头,接着说:“万一敌人不来攻打蓟县,绕道别处,我们在此岂不是白守一场?”

“敌人虽然连下两城,但是后方不稳,若其他六路诸侯可以并起而进,吴铭必然会进军蓟县;若其他路诸侯先退,只要吴铭不是愚蠢之辈,定然不敢孤军深入。如果绕道就可能陷入进退不得之境,吴铭定不会行如此蠢事。”

雷薄虽然点了点头,可是心中还是十分不屑,他私下和陈兰抱怨道:“这平寇将军全都是书生迂腐之谈,若是说让他在朝中献计还行,真是要上战场,他们哪会打,还不都是纸上谈兵!”

陈兰附和道:“谁说不是呢!本以为来这里可以杀敌立功,未曾想来到这竟然天天修城墙搬石块来着,哎,谁让他是陛下的族弟呢!我们以后还是要多仰仗他,不要太多抱怨才好,否则以后不会有好日子。”

而在宿县,吴铭只是整顿军队,刚刚经历了两场大战,虽然有冉闵的万夫不当之勇,可是毕竟士卒很多都还是没有经过太多战火的考验,吴铭此时只是派斥候出去探听消息,同时将宿县的降兵取其精锐,混编到自己的麾下,由王守仁和冉闵共同操练不题。

长沙,孙坚帐中。

号称江东猛虎的孙坚,此时正在和一众文武在商议。

“主公,那方腊屡屡骚扰,末将愿意出战,将那寇匪斩了,献于主公。”说话的是黄盖,字公覆,孙坚的几员大将之一。

孙坚犹豫片刻,叹了一口气,“若是出兵少,不足以克敌;出兵多了,又怕那是刘表匹夫的奸计,所以我一直踌躇不定,难以决断。”孙坚说完,看了看坐在自己下手的一个不愠不火的人。

那人忽然抬头,笑着说,“主公,准有一计,可破此贼。”

正在宿县的吴立仁忽然听到系统提示音,“有信息收到,请问宿主是否收听?”

“不错不错,越来越人性化,给你点赞。开始收听。”

“检测到寇准技能善断触发,善断——寇凖兼资忠义,善断大事,此宰相才也,当为他人出谋划策之时,智力+4,政治+3,现在寇准的四维属性如下武力55,统率85,智力90+4,政治95+3。”

“哎,上次爆表的时候怎么没有检测到,当时我还在想,这寇老西儿怎么怎么可能没有什么特技。”

“回宿主,并不是每个人的每个技能都能检测到,很多时候,需要该技能触发的时候,本系统才能检测,请宿主知悉。”

吴立仁虽知道此时寇准正在为孙坚筹划计策,却不知道他是出了什么计策,也不知道是对谁使计,再回头一想,这孙坚还和自己有仇恨呢,不知道过了那么久,孙坚是否对自己的态度是否有所转变。

吴立仁想不到寇准的思维,他也不能去问王守仁,于是干脆不去再想。而寇准此时正在一人一船在长江上游玩,他一个侍卫都没有带,为了就是能偶遇那长江里新来的海盗——方腊。他在长江上漂泊了没多久,果然被几艘船给围了起来,没有一点挣扎,寇准就被绑到了方腊面前。

“你们怎么能对这位先生如此无礼,实在是太放肆了!”方腊一看到寇准,连忙上前赔礼道歉,并将寇准身上的绳子解掉,扶着寇准上座。

“我一直听闻此处来了一位天下豪杰方腊,公莫非就是此人?”

方腊忙道:“让先生见笑了,在下正是方腊,我看先生绝非一般人,来此一定有所赐教!”

寇准微微一笑,起身踱了几步,又盯着方腊看了看,接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继而又坐了下来,闭口不言。

方腊见状,心中愈发奇怪,只得问道:“先生如此是何意,不妨直言,为何如此吞吞吐吐,让在下心中十分不安。”

寇准道:“人言方腊是英雄,今日观之,却有些名不副实,不由得让人心生感叹啊!”

那方腊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听闻此言,立刻将手中武器抽出,对准寇准,喝道:“如此无礼,找死!”

方腊连忙伸手阻止,大喝一声:“文定,金芝退下!”不过脸色也一样变得十分难看,他看着仍然不慌不忙的寇准,冷声说道:“先生何意,请赐教!”

“夫英雄者,能审时度势,若能顺时而动,是为英雄,逆势而行,是为莽夫。当今天下,诸侯并起,然长安之中,汉帝在位,袁术逆贼,大逆不道而做如此逆天之行,天下诸侯莫不欲杀之而后快。袁家四世三公,尽皆毁于此人之手。纵然此时势强,能敌天下群雄乎?而方壮士却以其命而阻诸侯进路,准窃以为此乃匹夫之举,他日大军到时,尔等尽皆化作齑粉!”

“先生怕是误会了,那袁术倒行逆施,在下即便落草也不肯与其为伍。”

方腊面无表情地解释道。

“休得瞒我!我早就派人查过汝等来历,原是在会稽郡内活动,而今来此,必是袁术欲以汝为疑兵,阻我等义兵之路,可是如此?”

方腊面色陡变,拔剑相向,“你到底是何人?莫不是为刘表孙坚之徒来此做说客?若不从实招来,休怪我剑下无情。”

寇准轻轻拍了拍剑身,说道:“宝剑虽利,也只能斩一人之首;若英雄不明时势则害千万人。公身处烈火之上尤不自知,吾来此特为救英雄性命而来,奈何准眼拙,错信人言,以为公乃世间英雄,实在可笑可笑!”

寇准言语激昂,言语间有种英雄末途的悲怆之感,这几句话顿时让那方腊好像茅塞顿开,一下子丢掉宝剑,躬身行礼道:“请先生恕在下鲁莽之罪,刚刚多有得罪,实在惭愧。望请先生能给在下指条明路,我等此生皆感念先生搭救之恩!”

寇准将方腊扶起,“实不相瞒,我乃寇准寇平仲,是长沙太守孙坚手下主薄,我一直听闻公乃天下英雄,而我主孙坚雄才大略,手下兵士数万,战将数十,已有江东数郡,英雄若能得明主,岂不是能展平生之志?”

方腊听后连忙再行一礼,“原来是平仲先生,恕在下刚刚冒犯之罪,我若投孙太守久矣,可是只恨未有寸功,没有进见之礼。”

寇准笑了笑,“先生果有此心,准有一计,可使公翻手便能立不世之功,公愿听乎?”

方腊文言一喜,“求平仲先生指教!”

王守仁让大军在宿县驻扎,此时,其他路诸侯大多都已经和袁崇焕设想的一般,要么逡巡不前,要么后方起火,火速回援。斥候将一个个情报送到吴立仁那时,吴立仁就立刻告知王守仁。此时王守仁眉头也皱着,叹息了一声,“天下诸侯看来还是不会齐心伐贼啊,可惜啊不能让那袁术一簇而灭!”

“阳明,其他各路诸侯都这般状况,我们是否也要立刻回军?”

“主公可知,袁术军中有何人能出奇策连破这六路诸侯?”王守仁忽然问道。

吴立仁一听就乐了,这就问对人了,若说之前他不清楚袁术军中到底有何人能有如此本事,可是现在他想都不用想,一定就是袁崇焕了。吴立仁清了清嗓子,故作沉思,继而说道:“军师,袁术帐下皆无谋之辈,只有一人,名唤袁素,字崇焕,颇有智谋,我想,能挥手间破六路诸侯之人必然是他。”

“主公竟然有如此识人只能,岂非天生智者?哈哈!真是天助主公成其大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