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方腊诈降赚黄祖 孙坚决意图襄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一日,方腊率军又一次骚扰江夏,当方腊带领众海贼登岸之后,掳了粮食财宝,却发现,这次没有遇到抵抗。正当众海贼得意忘形之际,忽然四周喊杀声响起,原来江夏守将黄祖已经设计将方腊包围,方腊的士卒连一丝抵抗都没有,纷纷投降。

黄祖的兵士将方腊押到了黄祖的面前,黄祖哈哈一笑,“你们这些贼子,定是那孙坚的部下,装作海贼侵扰我江夏,真是太可恶了!来人,将这贼首斩了!”

方腊听闻,连忙喊道:“将军饶命,我有内情,乞求报与将军。”

黄祖有点怀疑地看了看方腊,“你且说来,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方腊连忙说道:“将军,我原本是会稽郡内的义军,后来受到袁术的蛊惑,让我来此地不断骚扰将军和孙坚,以为疑兵,如此便不能协力共同讨伐袁术。”

黄祖厉声道:“巧言令色!难不成以为我是三岁小儿不成?”

“将军明鉴!那袁术赠予我金珠财帛无数,现在都藏在一处隐蔽之地,我万万不敢欺瞒将军。将军若是不信,可派人随我去取,罪民情愿将所有抢劫财宝献于将军,只愿换我一家老小性命。”

黄祖听完,眼睛一亮,心中窃喜不已,高兴之下,连忙说道:“我看你也算是个人才,汝若是真的能将财宝献上,本将自然会与上面说情,饶你等性命,我还可以保举你为一员偏将,在本将麾下效力,如何?”

“草民多谢将军大恩,他日必当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方腊带着黄祖,来到了他藏匿财宝的地方,当黄祖如愿得到所有财宝之后,果然没有违背约定,将方腊放了,并封他为一个偏将,继续统领原来的兵马,只不过又给他添加了不少手下,用来监视。

又过了月余,孙坚准备舟船,进攻江夏。早有江夏巡江士卒报与黄祖,黄祖连忙升帐议事。方腊说道:“那孙坚贼人乘船来袭,我们只要在岸边多备弓弩手,若敢靠近,就把他们射成刺猬,贼人必退。”

黄祖听后,细想之下,果然有理,于是就按方腊之言。待到孙坚兵船靠近之时,万箭齐发,那船队果然纷纷后退。没多久,又再次像岸边进发,众弓手依然如此射回,反复几次,孙坚暂时不再强行进军。

黄祖眼看此法有效,对方腊更为倚重,原本用来监视的兵卒也都纷纷撤回,只留一副将在起左右。

可是一连三天,孙坚都不停尝试登岸,均未成功,而黄祖弓手弓箭已经用尽。正当黄祖下令城中军民加紧制造弓箭之时,孙坚兵士将射过来的弓箭纷纷从船上向岸边射去,又加顺风而去,黄祖兵士伤亡惨重不能抵敌,尽皆败退。孙坚带领孙策。程普、韩当、黄盖等突杀到黄祖营寨,顿时黄祖军大乱,四散溃逃。黄祖率军弃了樊城,逃入邓城。

黄祖输了这一阵,十分气恼,到了邓城收拢败卒,整顿军马,再次升帐议事。

“诸位将军,现在如何破敌,还请计较一番。”

众人皆不言,此时方腊出奏:“将军,前番天公不作美,令贼人顺风而来,其势不可挡。此番敌军虽然乘胜而来,但是我们可趁其立足未稳,出城劫营,必然大胜。”

这时,黄祖部将张虎道:“不可!前番方将军献计,已经使我军损失惨重;此番士兵新败,兵无战心,若再去劫营,敌军万一有备,则邓城不保。末将愿出城搦战,先阵前斩将,提升士气,再与敌军一较长短。”

黄祖笑着捋了捋胡须,十分赞赏地看着张虎:“张将军顾虑得周详,此计才为上策。方将军,你可与张将军一同出城,为其掠阵。”

“末将遵命!”方腊应得十分爽快。

这时,黄祖另外一员部将陈生出班奏道:“末将愿与张将军一同出阵,同心杀敌!”

“也好,陈将军,你也一同出战,尔等需同心协力,共破强敌。”

张虎、方腊、陈生齐声喊道:“吾等愿效死命!”

“咚咚咚!”鼓声响起,邓城大军出城,张虎、方腊、陈生行在前方,张虎居中,方腊和陈生分别在其左右。那张虎对着方腊喊道:“方将军,素来听闻将军大名,此战由你打头阵,勿必要旗开得胜。”

方腊冷笑一声,心里已知张虎打的什么主意,也不多言,拍马持枪冲向阵中,大吼一声,“吾乃大将方腊,谁敢与我一战!”

孙坚阵中走出大将黄盖,向孙坚请战道:“主公,我来会一会他!”孙坚点了点头,黄盖便驱马而去,大声喝道:“黄盖来也!”

方腊挺枪迎着黄盖铁鞭,两人战了三十回合,未见胜负,张虎眼看方腊不能得胜,对陈生说道:“你我二人去助方腊一臂之力!”陈生点了点头,两人骑马快速奔向方腊和黄盖战团。

孙坚部下程普、韩当看到那张虎陈生竟然欲围攻黄盖,一边喊道:“贼将休得以多欺少!”,一边驱马向阵中杀去,程普迎着张虎,韩当接下陈生。

六人分别站成三团,战到十几回合,只见程普大喊一声,长矛一下子刺破到了张虎护心镜,将张虎挑落下马。陈生眼看张虎落马,心下一惊,勒马欲回,韩当哪肯舍得,快马追上,一刀将其枭首。方腊见状,一枪挡住黄盖铁鞭,向邓城而去。

孙坚见状,一挥手,大军掩杀过去。方腊刚进城,黄祖连忙喊道:“快关城门!”正在这时候,那方腊忽然持枪杀了守门士卒,几个心腹带领手下,将门打开,迎着孙坚的大军入城。

黄祖此时才明白,这方腊已然投敌,后悔不已,而正当他欲弃城而走之时,方文定和方金芝一前一后将他挡住,几个回合杀掉黄祖的亲兵,将黄祖擒拿,绑到了孙坚面前。

孙坚哈哈一笑,拉着寇准的手,感叹道:“平仲先生真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实乃吾之子房!”

那寇准连忙行礼,“主公过誉了!准怎敢比先贤,此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黄祖被绑了过来,看着孙坚,犹然不忿,“汝此奸计,用方腊奸贼害我,算什么英雄!”

孙坚大笑一声,“黄将军城破被缚,仍然理直气壮,实乃真英雄也!”

左右众将听完,一起大笑起来,那黄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愿投明公麾下,效犬马之劳!”

孙坚脸色一沉,“谅汝无能之辈,能效何命?来人,将黄祖押下去,等吾破了襄阳,再行惩处!”

待黄祖被带下去,寇准上前道:“主公,方闻主公欲破襄阳,定是戏言耳!”

黄祖捋了捋胡子,看着远方,“吾欲图襄阳久矣,那刘表虚名无实,有何能耐,敢领荆襄九郡?”

寇准脸色微变,上前谏道:“襄阳城高水深,刘表经营多年,况且麾下蒯良蒯越尽皆善谋之人,骤然必定难图,主公不若先屯兵江夏,以待来日缓缓图之,方是上策。”

“先生,我亦知襄阳难破,然而今乘大军士气正旺之时,以困襄阳,若此时不取,他日更难取之。今番吾欲一试,众皆努力向前,成与不成,是天命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