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本初无意取平原 尔康变脸走刘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在孙坚大破黄祖之时,远在冀州的袁绍也在和公孙瓒争斗不休。

袁术派的使者,对袁绍献上重礼,并用骨肉亲情说于袁绍听,终于使袁绍同意出兵平原。

刚送走使者,袁绍就在大帐里问,“不知道哪位将军愿意领兵攻取平原?”

袁绍刚一发话,账中末端一将立刻出列,大声说道:“末将愿往!”

袁绍一看,那人正是近日新来投靠自己的异族将领福安。虽然他对福安的武艺还算满意,可是异族的出身让袁绍心中始终有些轻视,至今仍是一员偏将。

“福将军,我知道你武艺不凡,可是行军打仗不只是靠武艺。”

那福安听到此,心中颇为郁闷,只见他沉声说道:“我也曾熟读兵书,虽不敢托大,但是今番请命,必然取得平原,献于主公,如若不胜,甘当军令!”

那福安说到这,袁绍不知该如何是好,若是拒绝,怕是冷了他的心;若是同意,自己又不太放心。正在这时,谋士许攸上前说道:“主公,我曾与福将军深谈过,他富有谋略,见识卓绝,颇有大将之风,既然此番敢在主公面前立下军令状,主公不妨让他一试。”

“子远既然如此说,那就让福将军领军一万出兵平原。”原本犹疑不定的袁绍,听了许攸的话,还是答应了。

正在这时候,座下谋士又一人站了出来,“主公,现在与公孙瓒相持已久,此时若分兵平原,怕是不妥,以在下之意,取平原可不必尽心力,与福将军五千弱兵即可,只与那袁术有个说法即可,若成,既得平原,又不会弱了争幽州之势;若不成,也不会让主公在袁术面前失了信义,此法可保进退,方为上策。等主公夺下幽州之时,平原还不是唾手可得”

袁绍想了一下,笑道:“公则(郭图字)言之有理,若非公则,吾险些犯了大错。福将军,既然如此,我便与你五千军马,你就做做样子,去攻打一下平原,若是胜了我记你一大功,若是败了,也没什么影响,无需立军令状了。”

福尔康冷笑一声,他知道,那郭图是怕自己能独自拿下平原,立下一件大功,故此和袁绍出了这样一个主意,但是福尔康心中早已有打算,上前道:“主公,末将只需三千兵马,必会拿下平原,如果不成,甘当军令!”

此言一出,袁绍帐下议论纷纷,袁绍也愣了一愣,心中怒道:你这人好不识好歹,五千兵马都难说攻下,你要三千兵马岂不是葬送敌手?可是他面上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只是说:“福将军切莫意气用事,平原今日不取,来日可取;我并不是吝啬这三千兵马,只是福将军这等人才,若是因此而折了福将军,我将失去一员大将!”

“主公!末将已有破城之计,望主公恩准!”

袁绍看着福尔康那自信的眼神,忽然生出一种豪气,“好!福将军,既然你有如此自信,就与你三千精兵,克日进发平原!”

“多谢主公!”

福尔康带兵出征,许攸前往送行:“尔康,不是某不信你,可是你为何只要三千兵马?若是不胜,恐怕我也要受到你的牵连啊!你是否真的已有破城之策?”

福尔康哈哈一笑,“子远先生勿虑。为将者需因地制宜,此时没有良策,到时候自然会想到破敌之策,吾何惧之有!”

许攸听完,心中猛叹:哎,要被你害死了!早知道不收你那些钱财,也不至于被你这狂妄之徒牵连。

福尔康眼看许攸听完面色难看,不发一言,自顾自的大笑而去。

平原城中,并无大将镇守,只有一员小将名叫魏全,刘备临走时,吩咐他:若是有敌兵来袭,只需紧守不出,火速报与我知,我自会领大军而回。到时里外夹攻,便可破敌。

福尔康来到平原城外,就令人叫阵。那魏全虽无什么能力,但是一心听从刘备的命令,闭门不出,无论福尔康军士如何叫骂,尽皆视若罔闻。

一连十数日,福尔康帐下兵士已然叫骂不起来,只是每天象征性的派几个人叫骂一下。福尔康在营帐中,召集手下军官,下达命令。

“滴!检测到福安技能变脸触发:统率+2,智力+2,当前属性为武力90,统率95,智力90,政治60,请宿主注意。”

“哎呦,这爆表出世的人才一个个的都在狂飙技能,也不知道尔康现在对谁放表情包了。”原本如此严肃的战争,可是吴立仁一想到福尔康的这个技能,就忍俊不禁。

这一日,那平原守将魏全按照惯例在城上巡防,忽然看到福尔康兵马后方烟尘弥漫,喊杀声起,细看之下,打着刘的旗号,那魏全大喜,召集兵士,大声喊道:“主公援兵到了,我等此时正好与主公里应外合,杀那福安一个人仰马翻。”

说完,翻身上马,带着城中的一千兵士冲杀而出。福尔康所领兵士边战边退,等到平原军到,竟然转身向平原城军杀去。那魏全再看那“援军”,哪里有刘关张的身影,只是兵器衣衫相像,全都是陌生的脸庞。心中暗叫不好中计,连忙勒马大喊:退兵,退兵!

福尔康眼尖,知道这人就是城中主将,纵马向他狂奔而去,吼道:“敌将休走!纳命来!”那魏全哪有战心,只顾逃跑,只觉得一阵风过,脖子凉飕飕的,一把大刀就已经让他脑袋与身体分家。

正在这时,一队伏兵从平原军侧面掩杀而来,那平原军眼看主将被杀,又被包围,纷纷放下武器投降。福尔康命人进城,晓谕军士,秋毫无犯,再令自己兵士换上刘备军士衣衫,守在平原城中。再用其余兵士暗暗埋伏在城中,以待刘备归来。

刘关张率部来到平原城中,只看没有围城袁军,心下疑惑,回身问道:“二弟,三弟,这是为何?为什么有人急报平原被围,此时却没有敌人踪影?莫不是袁术诡计,骗我回军?”

“大哥,我们既然回到平原,是与不是,回城一问便知,在这里瞎猜什么。”

关羽一捋长须,想了一下,“大哥,我觉得是不是敌将攻城不下,粮草不继,又知道大哥率军回援,就已经撤退了?”

刘备点了点头,率众来到平原城下,早有人喊话道,“主公回来了,快开城门!”

城墙上走出一员士卒,大喊道:“真是主公,快开城门!”

刘备勒马驻足,向城墙上问道:“为何不见魏全?敌军又在哪里?”

那兵士答道:“启禀主公,魏将军在城墙巡防,被敌将一箭射中肩膀,现在还未曾痊愈。敌军昨日不知何缘由退兵了。”

刘备点了点头,大喊一声:进城!

刘备军马刚一进城,忽然听到火炮火炮声起,就见到左右伏兵四起,一时间弓石齐发,箭如骤雨,刘备大喊:“不好中计了!二弟三弟,我们快撤!”

关羽张飞保护着刘备杀下城门,所率五千兵马死伤过半,剩余兵士多半投降,关羽张飞无人能敌,遂逃出平原而去。

福尔康眼看刘关张仓皇而逃,大笑一声,“我看这回那郭图、许攸匹夫还有何话可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