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江东虎陨落襄阳 吴立仁吊孝长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刘备自平原逃出,投奔曹操,曹操大喜,克日带上刘关张共同讨伐吕布。而福安占据平原后,袁绍就派人接管了平原,对福安只是言语夸赞了几句,同时,命人将刘备家小统统送还。

初平三年秋,吴铭接到了一个消息——江东猛虎孙坚在进攻襄阳的过程中不幸中流矢身亡。

吴铭穿越到这三国中第一个对他产生仇恨值的人,就这样死了,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哪怕由于吴铭的到来,让孙坚没有获得玉玺,没有成为其它诸侯共同的目标,他还是死了,死在了刘表的手中。在王守仁谋划着离间袁崇焕的时候,吴铭就想到,这江东猛虎是否还是会死在刘表之手。

未曾想到,还没过多久,就被吴铭一念成谶。

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在这乱世,吴立仁也只是感慨一番;然而王守仁却不一样,他听闻这个消息后,紧急拜见了吴立仁。

“阳明,何事如此着急?”吴立仁自然不知道王守仁的来意。

“主公,听闻江东猛虎新丧,不知道主公有何想法?”

吴守仁更加迷惑了,我和那孙坚又不熟,甚至说还有点私怨,能有何想法?可是他却不敢直接说,只是叹了一口气,“我心有悲戚,当年十八路诸侯,唯孙文台英勇,可惜可惜!”

“主公,莫要演戏了,孙文台与主公有过一些私怨,我自然知道,然而,江东猛虎已亡,此时正是化解私怨的时候,否则主公结仇于袁术,获罪于吕布,又兼长安李傕郭汜一心想给董卓报仇,天下诸侯,有几个能容得下主公?主公岂不是孤立无援?”

吴立仁一听,不禁吓了一跳,这穿越过来没多久,竟然不知不觉得罪了那么多人?妈呀,我这是怎样的作死精神啊!

“军师教我,该如何化解和江东孙氏的私怨?”

王守仁微微一笑,云淡风轻道:“去长沙吊孝。”

“哦?那我该带多少人马?”

“吊孝是为了化解私怨,若是带兵而去,只怕更是火上浇油。依我之见,带上冉闵将军一人便可。”

吴立仁脸色煞白,说话都甚至不利索,“军。军。。军师,你不是吓我的吧?你也知道我和孙氏有私怨,我带一个人去不是必死?”

吴立仁此时觉得这王守仁真有点不靠谱,屡次让自己孤身犯险,万一玩大了,谁也救不了自己了。

“主公!成大事者,必须有胆魄!去年主公一身去长安虎穴,离间董卓吕布父子,何等的意气风发,面对吕布,尚能应付自如,何况江东诸人?”

吴立仁摆了摆手,“军师,你有所不知,长安城中,没人认得我,随便我怎么样,都无事;可是孙氏之下,多有识我者,当年我侥幸逃脱,此时再见,必然用我的人头血祭故主。此事万万不可啊!”

正当吴立仁摇头否认的时候,脑海里传出来系统清脆的提示音:“滴!检测到宿主触发随机剧情任务——江东吊孝。任务要求:宿主亲自去往长沙吊孝,化解与孙氏的恩怨,平安返回下邳,任务完成后,获得随机历史人物召唤卡一,貂蝉好感度增加,任务失败无惩罚。

“系统,你是不是故意的,就知道貂蝉是我的软肋,所以就用貂蝉来要挟我是吗?”

“宿主,我这是给你表现的机会,错过这村可没那店了!女神,可是不是那么容易逆袭的。”

“咳咳,本宿主答应接任务,为了那个历史人才召唤卡,也值了!”

王守仁看吴立仁还在犹豫,于是俯身行了一个大礼,“主公,此去吊孝,其利有三。孙坚,江东之猛虎,曾剿黄巾,讨董卓,战功赫赫,天下皆知,主公此去吊孝,是为大汉失去一忠臣良将之故,主公之大仁显于天下,此其利一;主公与江东孙氏有私怨,主公不因私废公,为孙坚吊孝,哪怕因此会有性命之忧,是为大勇,主公勇毅显于天下,此其利二;天下诸侯,冀州袁绍,山东曹操,幽州公孙瓒,扬州袁术,甚至荆州刘表,益州刘焉,其势强于主公甚矣,唯江东孙氏,基业未成,恰逢此时,与其修好,则江东人才必定为主公所敬服,与孙氏交好,结为唇齿,攻守相依,此其利三。主公,有此三利,何不从之?况那孙氏主薄寇准颇有君子之风,其子孙策胸怀不弱于孙坚,主公独身为孙文台吊孝,虽江东旧部有心欲害主公,有寇准从中周旋,孙策有感于主公大义,必不会为难主公!再让冉将军随身护佑,主公何虑之有?”

王守仁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虽然吴守仁心中已经答应了系统,还是颇为叹服,“这谋士的智商果然比系统靠谱多了——就知道拿貂蝉说事。”

“军师一席话,真的让铭茅塞顿开!有此三利,铭这就准备,为孙坚吊孝。”

“主公英明!”王守仁不失时机的拍了一句马屁,接着说道:“主公,我已经写好了吊孝的祭文,到时候主公可要好好演这出戏。”

不就是诸葛亮哭周瑜吗?我知道的,又要飙演技了,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个天赋技能是奥斯卡影帝,吴立仁在脑海里默默想到。

虽然王守仁分析的头头是道,可是吴立仁心里仍然是害怕的,他没有随机应变的智谋口才,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武力,他只有一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金手指。这次,深入虎穴,比他去长安都还危险。

吴立仁来到了自己家中,找到了貂蝉,和他说了下自己的行动,貂蝉听着,牙齿轻轻咬着嘴唇,眉山轻皱,等吴立仁说完,那貂蝉才说:“先生!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深知先生之志不小,可是若无大仁大义大勇大智,何以成大事?妾身素来知道先生仁义,可是在这乱世之中,只有仁义却又难成大事。先生对妾身的心,妾身已然明了,妾身虽为女子,也明白这许多道理。所以,此去,妾身预祝先生一切顺利。”

貂蝉的话,让吴立仁现在的感觉就像注射了兴奋剂,吸食了鸦片一样,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对貂蝉说道:“貂蝉,等我回来!”

看着吴铭远去的身影,貂蝉默默地在心中祈祷:请上苍保佑吴先生!

为了换回孙坚的尸首,孙策又将江夏还给了刘表。孙坚部将奉其子孙策为新主,孙策虽然年纪不大,每次征战确实英勇无比,就连刚归降的方腊都忍不住叹道:孙公有伯符,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此时长沙,军民尽皆戴孝,为孙坚治丧。正当诸人为孙坚守灵的时候,忽然有兵士来报,“主公,下邳太守吴铭前吊孝!”

这一句话刚说完,立即激起了程普、黄盖等人的怒火,“主公,我等愿意为主公拿下此奸贼,祭奠故主的在天之灵!”

孙策此时心中依然十分悲戚,可是他听到后,没有作答,只是看了看寇准。

“吴铭计杀董卓,有忠义之名,今番来此为先主吊孝,我等当以礼待之,岂可造次?”寇准静静说道。

“平仲有所不知,那吴铭原是奸佞小人,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之时,就是他献计与袁术,让袁术不发兵粮与我军,致使我军大败,还折了祖茂将军,此仇不共戴天!主公,我等请战!”黄盖站了起来,反驳寇准。

孙策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已经颇有主张,他没有回答武将的请战,也没有同意寇准的以礼待人,致使抬起头,问那兵士:“吴铭此来,带了多少人马?”

“禀告主公,那吴铭并未带人马,只是带了一个随从,只身前来。”

“主公,那吴铭欺我无人,我愿独身前往拿之。”黄盖再请战。

“诸公勿急,策自有主张!来人,去长沙城外五十里探查,是否有人马埋伏;诸位,先随我前去迎一下吴太守,其余恩怨,等吴铭拜祭完家父再议不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