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作祭文结盟小霸王 偷元曲折服寇老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到了,他看到了怒气冲冲的孙氏部将,他也看到了面露疑惑的孙策,还有一个波澜不惊的儒雅之人,吴立仁心想,如此气定神闲,定是寇准。

“吴太守,我不管你今天来此的用意是什么,今天是家父大丧之日,我不想动刀动剑,还望吴太守早回。”

吴立仁心道:我好不容易来到此处,不完成任务怎么会走,好了,大戏开始,开始入戏。

“伯符,向年讨董之时,某也见识过孙公的风采和忠义。某此来不为别的,只愿能在孙将军灵前上一炷香,奠一杯酒,以慰平生敬仰孙公之意,望伯符准许。”

“你这奸佞小人,还敢提讨董之事,当初就是你,让那袁术不发兵粮,导致我军大败,祖茂将军遇害,难不成都忘了不成?今日就要拿你的人头祭奠先主在天之灵。”

程普在孙策身后,拔出宝剑,厉声喝道。

吴铭身后的冉闵大喝一声:“谁敢放肆!”

一股竟然气势散发出去,让孙策部将都感觉到了压力,纷纷同时拿出武器。

“谁敢在先主灵前动武,势同谋反!”寇准忽然一声,让剑拔弩张的气氛好似忽然缓和了很多,孙策部将尽皆将武器收回。

“难不成偌大的长沙,竟无一人知某的为人?先不说某为国初贼,除董讨袁,那袁术逆贼称孤道寡,人人得而诛之,他的话诸公缘何深信不疑?况且,如果袁术无心坑害孙公,怎么会行此毒计,陷害忠良?当初我只不过是袁贼帐下一个小小的谋士,孙公兴师问罪之时,被袁贼当做挡箭牌而已,诸公缘何不辨是非?”

黄盖没好气答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空口无凭!”

这个时候孙策终于说话了,“吴太守,策相信你!就凭你单人匹马敢来我父灵前吊孝,策愿意相信你,敬你是个英雄,里面请!”

吴立仁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他知道,最终的决断都在孙策的手上,只要孙策愿意保自己,就没人敢动手;若是孙策不相信自己,那神仙也救不了自己。

吴立仁到了灵堂之中,让冉闵将祭品摆好,自己亲自跪下,奉上奠酒,接着开始背起来祭文:

呜呼哀哉!孙公讳坚!不幸弃世,泪洒江汉。为君吊丧,心痛不安。吊君生时,五色云天。奇节刚毅,器宇不凡;吊君勇挚,黄巾平乱,舍生忘死,南征北战;吊君忠义,卫国锄奸,西定雍凉,讨董扶汉。华雄心惊,诸侯嫉羡;董卓惊惧,求亲保全。呜呼文台,义正辞严;宵小奸佞,抱头鼠窜。董贼西去,国难未完,文台辞世,忠义彰显。命终三纪,伤吾肝胆,岂有天数,独歌怆然。袁贼僭位,李郭续乱,诸子尚幼,存亡难断;魂若有灵,扶持兴汉。呜呼文台,自此相别,天人永隔,悲不自觉!呜呼痛哉,伏惟尚飨!

吴立仁一边念,一边哭,声音悲戚,情真意切,不禁让闻着伤心,听者流泪,此时,这孙氏诸公都已经相信了这吴铭确实是真心实意来为孙坚吊孝,再也没有开始那种欲杀之而后快的心了。

等吴立仁念完,整个人都好像伤心地起不了身,冉闵在一旁搀扶着,一句话不说,警惕地看着四周诸人的动静。而寇准此时心里想着:都说吴铭如何英雄,此番看来,确实有其过人之处,忠义为先,智勇双全。

“立仁兄,此番策终于知道,你是真性情的英雄!家父在天之灵一定明白你的心。”

孙策过来,将吴立仁扶了起来,吴立仁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叹了一口气,“只恨铭常为国奔走,没有时间来孙公处分辨,文台啊文台,我一定要为你报仇!”

“立仁兄,报仇之事,策自当亲为之,立仁之心,策已明了;自此吾与汝自当相互扶持,以报国家!”

正在这时,脑海里传来系统的提示:滴!恭喜宿主获得孙策亲密点9点,目前为止宿主拥有亲密点35,仇恨值20。

“呼!还是小霸王爽快,亲密点说送上来就送上来,系统,那些曾经对我产生仇恨值的是武将否还能产生亲密值?”

“回宿主,自然可以。”

“嘿嘿,那本宿主是不是可以和程普、韩当和黄盖一一交流下,说不定又能挣到亲密点了。”

“宿主如果此时私下和孙氏武将接触,一定会被当成挖墙脚的,当场拍死!”

吴立仁下意识摸了摸脖子,“花样作死之挖坑埋自己?还是算了,等以后再说吧!”

吴立仁从灵堂出来,寇准亲自将他引到驿馆,吴立仁想着寇准和自己并无什么过往,就想试着和他聊几句。

“公莫非就是只身降方腊,诈降擒黄祖的寇准寇平仲先生?”

寇准稍微有点意外,不过随即就掩饰过去了,“吴太守过誉了!”

“平仲先生果然有宰相之才,伯符有先生,复兴孙氏有望矣!”

“吴太守,准有自知之明,这大争之世,一人之力,实在有限,准只愿天下早日太平,国富民安。”

吴立仁想了一下,说道:“虽寇先生忧国忧民,然而,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寇准忽然站住,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受了很大的触动,吴立仁回头看着他,寇准摇了摇头,“好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

吴立仁看寇准忽然对这句话感了兴趣,不禁心中想到一个主意,“实不相瞒,当初西出潼关之时,铭观潼关所在,心有感悟,做了一首《潼关怀古》,全文是这样的: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寇准静静听着,忽然俯身,行了一个大礼,“吴先生不仅忠义为先,更是才华横溢,心系天下,准佩服之至。”

“滴!恭喜宿主,获得寇准亲密点9点,目前宿主拥有亲密点44,仇恨值20。”

“啊?”吴立仁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本想着用拍马屁的手段,夸一夸寇准,看看他能不能对自己产生好感,没想到因为随口说了一句别人的诗句,竟然然寇准心里对自己折服了。

歪打正着?吴立仁心里笑开了花,“难不成我可以这样收服一个谋士?”

寇准又叹了一口气,心里幽幽一声:“哎,明公啊明公,只恨我没有早日遇到你!”转身,离吴立仁而去。

吴立仁自然不知道那寇准的心思,只是抬起手想挽留一下,“我,我还有其他诗词,要不,再一起欣赏一下?”

冉闵在一旁看着,不明白为什么吴铭会对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人那么上心,他只是记得自己的任务:保护主公的周全。军师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刻不得离开主公半步。

“主公,军师临走前说过,等祭奠完就立刻返回下邳,现在事情已经办完,我们还是速回吧!”

吴立仁嘿嘿一笑,“我还以为军师一点都不担心呢,原来他也是私下十分不放心。”

“主公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

“哎呀,刚刚被那寇准影响的,忽然我诗兴大发,永曾,我念一首给你听可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