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吴铭点兵进徐州 曹仁布阵败冉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陈登直奔下邳而去,一路上不敢有过多歇息。刚一到下邳城外,就发现吴立仁带人在城外迎着。

陈登滚鞍下马,连忙行礼:“有劳明公在此等候!”

陈登不知道,当吴立仁听说曹操大举进攻徐州之时,便每日在城门外等候徐州求援的消息。

“元龙何须如此客气,快快起身!”吴立仁连忙将陈登扶起。

“明公已经知道登的来意,不知道守仁兄计划停当否?”

“已经妥当,只等元龙的消息了。”王守仁拉着风尘仆仆的陈登,笑着说。

“曹操必然防着主公,此去徐州,须小心埋伏。”陈登还是有些不放心。

“元龙放心,我自有计策,我们先回去,再详谈。”

几人来到太守府,分主次坐定,吴立仁忽然问道:“不知道我上次送给元龙的信是否收到?诸葛玄一家现在何处?”

陈登笑道,“虽然登不知道明公何意,但是来之前已经去拜访过诸葛先生,他也听从了我的建议,要来下邳避难。我来之前,已经安排好车马送他们过来,只不过,我着急为明公报信,就先一步到了。”

吴立仁心道:“这你肯定猜不到我的用意,我虽然请的老诸葛,实际是为了小诸葛。”

不过他对陈登却说:“听闻诸葛玄曾在刘表帐下效力,如果以后需要荆州刘表相助,可以此人为使,定有事半功倍之效。”

陈登当然很难被这个理由说服,但是他也不好当面说出来,毕竟他也想不到吴立仁会有何种目的。

王守仁咳嗽了一声,“主公,此时我们时间紧迫,派往寿春的密使已经派出,此番就留陈永华和尤通两人紧守下邳,到时候若守住一月,袁崇焕必死。至于徐州之内,还需要元龙赶紧回去,协助守城,到时候只要我军赶至,里应外合,一起杀退曹操。”

吴立仁道:“军师,只留五千人守城,能否守得住?”

这个时候,陈近南也从操练场赶了回来,放声一笑,“主公请放心,有吾在,下邳无忧!”

“近南兄来了!”陈登连忙施礼。

陈近南还了一礼,扫视了一番继续说道:“主公放心!下邳城内军民一心,况且这段时间一直在收集擂木滚石,修葺城墙,加固城门,到时候纵使敌兵再多,也难以快速破城,吾可保下邳三月无虞!”

吴立仁拍手道:“好,好,好!既然如此,兵贵神速,我们这就兵发徐州,元龙还要辛苦一番,先回徐州,以安陶府君之心!”

“登分内之事,主公勿念。”

第二日,吴立仁集结部队,在校场点兵。

秋风送爽,一只大大的帅旗,在高处迎风飞扬,帅旗上一个大大的吴字,帅旗下站着一个全身甲胄的吴铭。

“将士们,今天召集大家,是因为一件关系到我们生死存亡的事情。兖州曹操,因为一件小事,兵发徐州,一路所到之处鸡犬不留。我们中间,有许许多多土生土长的徐州本地人士,我吴铭也是,即使有些不是,现在也在徐州安家落户。然而曹操这样做,是想杀尽我们徐州的兄弟,屠尽我们徐州的父母亲人,将士们,我们该怎么做?”

“保徐州,杀曹贼!保徐州,杀曹贼!”三军将士一同呐喊,天地仿佛为之变色。

“有人说曹贼兵多,兄弟们你们怕不怕?”吴铭又一次大声吼道。

“不怕!不怕!不怕!”

“好,很好,你们都是真正的壮士,我吴铭为你们骄傲!”

“主公!主公!主公!”

王守仁在一旁听着,虽然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可是他得心却夜仿佛剧烈跳动起来,热血再体内燃烧着。吴立仁带给他太多的惊喜,这让他又一次庆幸自己,选择了真正的明主。

“冉闵、赵四喜!”吴立仁大喊一声,阶下冉闵和赵四喜立刻出列,一起喊道:“到!”

“命冉闵为先锋,赵四喜为副将,率领五千兵马,前方先行。遇到敌军,切莫着急与之交战,待我大军到时,再一决雌雄。”

冉闵接过令,“得令!”

“陈永华、尤通!”两人听到后也一起出列,“命你二人留五千兵马紧守下邳,陈永华为主将,尤通为副,遇敌只许紧守,不许出城。”

陈永华接令,可是那尤通却有些不乐意,“主公!我来此寸功未立,愿虽大军共伐曹操,不愿在城中只做此等守城之事。”

“尤将军,我大军一走,那逆贼袁术必然派人来袭我后方,后方不稳,前方大军如何攻伐?此番若是能守住下邳,我记你一大功。”

尤通听后,才面露笑意,大声应道:“是!”

“吕韦!”吴立仁继续点将,“我命你后队押运辎重粮草。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将者需要知道粮草的重要性,所以吕将军一定小心防范,不得有误!”

吕韦面色凝重,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他向前一步,接过令牌,重重说道:“末将遵命!”

接着吴立仁又拜王守仁为军师,亲率大军两万,浩浩荡荡向徐州彭城而去。

下邳离徐州治所彭城只有几百里,冉闵带领五千骑兵,一路快速前进,不到两天,已经达到彭城外不远处的吕县。而在吕县城外,正有一支曹操大军严阵以待。远远望去,这支曹军由步兵骑兵交错而成,布成一个八卦一般的阵势,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冉将军,看来曹军早有准备,我们后退三十里先安营扎寨,等待主公和军师,再做打算。”

冉闵虽然知道那阵有古怪,自己又不识得,心中又想到吴立仁临走前说的话,就想依着赵四喜之言,正在这时,对方阵营走出一员大将,大声喊道:“汝可是下邳吴铭鼠辈?欲救徐州,先来破我阵势,不过我料吴铭帐下都是村夫走卒,焉有人识得我这阵法的妙处!”

说话的正是曹仁,虽然曹操临走前吩咐他要找埋伏之地,但是曹仁心中却是对吴铭十分不屑,加上他对自己的阵法颇有信心,就在前往彭城的险要之处摆下了这个阵法。

冉闵听到,早已怒气冲冲,向赵四喜喊道:“赵将军,我且带三千兵马冲下这鸟阵,你自留两千兵马压阵。”

赵四喜眼看已经劝不住冉闵,只得叹息道:“既然如此,冉将军一切小心!”

冉闵催动朱龙马,大喊一声“杀曹贼!”麾下骑兵一起向前冲去,不一会,就全部进入阵中。

“滴!检测到赵四喜大四喜技能触发,增加冉闵两点基础武力,冉闵基础武力值100,左手兵器奇锋双刃矛+1,右手兵器胜邪连钩戟+1,座下朱龙马+1,现在武力上升至105。”

还在后方的吴立仁忽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心里一惊:这冉闵是和曹兵打起来了?不是嘱咐他切不可轻动吗

“军师,若是冉将军遇到曹军,会不会不听吾之言?”吴立仁只好从王守仁那里找一些信心。

王守仁想了想,“冉将军虽然骁勇,脾气却是火爆至极,稍一激怒,估计就可能将主公的话忘在脑后。赵四喜虽然颇为谨慎,可是他是副将,也不可能劝得住冉将军。所以我也不敢断定,冉将军能否遵守主公将令。”

“完完完!八成这冉天王被谁激怒了,希望不要出事才好,我可就这一个拿得出手的大将啊!”

吴立仁想了想,和王守仁说:“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晓令全军加速前进,不得有误!”

冉闵入到阵中,只觉得到处都是敌兵,他见到就杀,不管三七二十一,左右手兵器同时出手。那曹兵如何能挡得住冉闵这杀神,纵然如此,冉闵却发现冲着冲着,自己的部下越来越少,虽然冉闵一路杀了几百人,可是现在自己的兵马已经所剩无几,冉闵心中暗暗叫苦:悔不听主公之言!这番拼杀,折了大半兵马,如何和主公交代!

冉闵心一横,就抱着必死之心向前冲着,又冲杀了半个时辰,终于看到前方有人向里冲杀,定睛一看,正是赵四喜。原来赵四喜眼看冉闵陷入阵中,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而他一直盯着阵中变化,忽然发现东南角有打斗声,就率军从东南角杀入,接应冉闵而出。

冉闵杀出重围后,曹仁并没有追赶,只是再次纵马从阵中而出,看到灰头土脸得冉闵,不由得哈哈一笑,大声喊道:“无知之辈,还敢来闯我阵。今天暂且放你一马,赶紧回去给吴铭小儿报信,让他速速前来送死!”

冉闵正要发作,回头一看,麾下兵马已折了大半,自己率领冲阵的三千骑兵更是除了自己一个不剩,他不由得惭愧至极,猛然跨出一步,一把拔出赵四喜腰间的佩剑,横捡就要自刎。赵四喜见状,一把抓住冉闵的手,跪下说道,“冉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切莫做此糊涂之事!”

冉闵仰天长叹,脸上的血迹仿佛还没有干,顺着脸庞流了下来,一滴一滴,“赵将军,你可知道,主公如此信任于吾,吾却因为一时意气用事,不听主公之言,损兵折将,才有此败!此非战之罪,皆是吾一人之罪也!吾愧对主公啊,合当就死!”

赵四喜道:“将军,主公帐下,将军勇猛无人能敌,若是主公失去将军,还如何讨逆伐乱,以争天下?吾非为将军之命,而为主公之霸业所虑!将军三思啊!”

冉闵听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赵将军,还是你看得清,也罢,我等暂且回兵,吾自向主公请罪,到时候再听主公处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