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阳明神技算曹兵 子孝严整破重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经过一阵掩杀,曹军大败,曹仁被部将死救得脱,亏得留了一支五千虎豹骑断后,才没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曹仁收拾残兵,三万大军仅得万余人,曹仁仰天叹息,“我有何面目回见主公!”

曹仁悲痛万分,部下偏将连忙劝慰,“曹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等回见主公,再带大军报仇也不迟。”

“奉孝先生临行前,吩咐我找一险要之处埋伏,定能大破吴铭。而我自恃有八门金锁阵,竟然未听奉孝之计,被敌营中能人破阵而败。两万虎豹精骑损失一半,还折了吾弟曹纯,吾万死难辞其咎!”

那偏将担心曹仁会想不开,情深意切地说:“将军!来日方长,请将军以主公大事为重。”

曹仁叹息一声,“既然大错已成,悔之无益,待我重整旗鼓。吴军大胜一场,晚上必然不会防备我军,我亲率大军前去劫营,必定一鼓破之。”

“将军英明!”曹仁手下诸位将官纷纷附和。

吴立仁大军大破曹仁八门金锁阵后,随后原地休整,此战缴获了大量辎重马匹,但是却没有抓到什么俘虏,曹操将士的战斗力让吴立仁心中暗自惊叹,尤其是虎豹骑的战斗力更是让吴立仁心里羡慕不已。

吴立仁于是宣布犒赏三军,尽情吃喝,而冉闵斩杀了曹纯之后,又带着麾下追杀曹兵数千,直到吹响鸣金退兵的声音,冉闵才率部返回。冉闵回到中军大帐,再次跪倒在吴立仁面前:“主公!罪将特来领罪!”

冉闵此时脸上满身血污,身上的战袍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更是染满了鲜血。吴立仁此时神色一凛,“冉将军,把上衣尽除!”

王守仁也十分不解地看着吴立仁,不清楚吴立仁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打板子不成?

冉闵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下了所有上衣,绑在了腰间。

吴立仁倒了一盏酒,走近冉闵,接着指着冉闵左肩上的一处枪伤,“永曾,若不是为铭卖命,就不会有这浑身创伤。这一处枪伤,是为铭所受,请满饮此杯,聊表铭之心意。”

冉闵接过酒,重重喊了一声,“主公!”仰头喝了下去。

吴立仁又重新倒满,又指着左臂上一处剑伤,“这一处剑伤,亦是为铭所受,请再饮一杯!”

冉闵又喝了下去。

吴立仁又接着数遍了冉闵全身上下创伤,不知道让冉闵喝了多少。吴立仁继而说道,“为了国家,为了百姓,诸位将军跟随我出生入死,这一杯,我敬大家!”

帐下众将端起酒爵,“愿为主公效死力!”

“永曾浑身上下,创伤无数,这都是功劳的见证。诸位以为,这比起他轻敌冒进之罪如何?”吴立仁问道。

“冉将军杀敌无数,立功无数,虽有罪,功劳更多,愿主公宽免其罪!”赵四喜带头说道,

吴立仁摇了摇头,“我制军令,赏罚分明。其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此番冉将军冲锋陷阵,以一千精骑斩首数千,更是以一人之力斩敌大将,才使得我军大胜。冉将军这浑身的伤疤必是抱着必死之心才留下的,所以过去的冉将军已经死过了,我想经过此战,必定有一个更加成熟稳重的冉永曾,带着大家勇往直前。大家可有话说?”

“末将心服口服!”

王守仁此时在心中为吴立仁暗暗赞叹了一把,这一番说词,不但让众人对冉闵无罪没有任何意见,还笼络了人心,实在是让王守仁佩服不已

吴立仁也心中为自己的演技沾沾自喜:我就是天生的表演家。

等众将都退回,王守仁来到了吴立仁身旁,小声说道:“主公,今番三军畅饮,仍须留一支部队,以防敌军劫营。”

刚听完这句话,吴立仁一个激灵,“军师,那曹仁溃败如此,还敢回来劫营不成?”

“主公,所谓兵不厌诈,我们想不到的,敌军若真的做了,此所谓出其不意,胜败就在反手之间。主公虽然没有想到,为臣者却不得不虑。”

吴立仁摸了摸额头的冷汗,这种劫营的事情,三国之中本是再常见不过,然而大胜之下,最容易让人麻痹,上至君主谋臣,下至将官兵卒,无一不会产生一种感觉:敌军已败退,可以安枕无忧。

“军师,既然如此,那应该早做安排,否则悔之晚矣!”

王守仁看到吴立仁神色大变,连忙说道:“主公勿忧!刚刚我已经吩咐赵四喜,让他率三千弓弩手,三千长枪兵,埋伏在前营四周,前营现在已为空营,营寨中多准备草人。到时候如果曹仁胆敢来劫营,定教他有来无回!”

吴立仁这个时候才拍了拍胸口,“这下总算放心了,刚刚军师的话让我着实吓了一跳!吾有军师,可以无忧也!”

深夜时分,三军大多入睡,在吴立仁的营寨外,曹仁的兵马正在逐渐靠近。当听到探子来报,吴立仁正在犒赏三军,三军将士多已醉倒,曹仁心中一喜:真是天教我成此功劳。

曹仁大军悄悄向吴立仁的营寨逼近,一路上清除完障碍之后,曹仁大声喊道:“虎豹骑的兄弟们,一雪前耻的机会到了,冲啊!”

大军顿时如长龙一般冲向了吴军营寨,当众将士砍翻许多“吴军”士卒之后才发现,竟然都是曹仁。这个时候,四周忽然传来了喊杀声,一时间漫天的火箭向着曹兵攒射而去,火箭或者引燃了草人,或者射中了曹兵,或者射中了马匹。一时间火光冲天,马匹受惊之下,互相践踏。

“吴铭小儿,我又中你的奸计!我与你势不两立!”曹仁看着漫天的火光,怒吼一声。

正在睡眠中的吴立仁忽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滴!恭喜宿主,获得曹仁的仇恨值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61,仇恨值29.

这一个声音吓得吴铭连忙翻身而起,听着外面的喊杀声,长长舒了一口气,“幸亏有王守仁!不然此番说不定就挂了,战场上真的是变化莫测啊!”紧接着,吴立仁又和系统说道:“快,帮我检测下曹仁的属性和技能。”

“叮!系统检测到曹仁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6,统率90,智力80,政治65.检测到曹仁拥有属性:严整——当其为主将时,己方部属处在劣势之时,曹仁统率+3,智力+2。”

“滴!检测到曹仁严整技能触发,曹仁当前统率上升到93,智力上升到82,请宿主注意。”

听完系统的话,吴立仁又不免感叹:曹仁果然是人才,这属性,放在三国也是中上等,怪不得守樊城时,连关羽都无可奈何。

虽然被埋伏,曹仁此时心中也颇为后悔,可是他却依然大声喊道:“众将士,杀敌破贼,正在今日,今番事急,且随我杀出一条血路。”

曹军身后是埋伏的三千长枪兵,经过弓弩手的几轮火箭,曹兵死伤斤半,剩余五千虎豹骑在曹仁的指挥带领下,向着吴军的长枪兵杀去。长枪兵虽然克制骑兵,然而此时的曹军经过整顿,已经没有了慌乱,依次跟着曹仁外前突围,骑兵速度之快,让吴军许多人来不及反应,已经命丧黄泉。一番拼杀之下,虎豹骑五千兵马突围了四千,而吴军三千长枪兵却死伤两千。

等赵四喜将战果报给吴立仁和王守仁之时,王守仁长长叹息一声:曹仁遇败而不气馁,竟然能将残兵收拢,来劫我营;中了埋伏,又临危不惧,组织反退,反杀我将士数千,实在是大将之才!主公,是吾的过失,未想到那曹军竟然士气不减,竟然还有如此战斗力,请主公责罚!“

虽然让曹仁跑掉了,颇为遗憾,但是吴立仁心中却还是很高兴,“若无阳明,我等皆死无葬身之地,怎能责怪军师?那曹仁确实有大将之风,进退有据,吾军中冉将军受伤过重,除此之外却无大将,非军师之过也!”

“主公所言极是!吾军缺少良将,实在是遗憾。”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