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攻下邳袁素初定计 论城府陈兰度人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深秋的早晨,微微有些凉意。可是下邳城下的袁素的大军已经整装待发,第一轮先去攻城的是雷薄麾下的一万军马。袁崇焕令旗一指,攻城的号角便已经随之吹响。

一万士卒,架起云梯,向下邳城冲锋而去。还没等到城墙边,下邳城墙上的弓箭手开始万箭齐发,漫天遍野的箭支,让冲在最前面的兵士纷纷倒下。后面的士卒却毫不畏惧,继续向前冲去,等到靠近城墙,迅速将云梯架起,兵士纷纷涌上去,攀援而上。

城墙之上,守城的下邳将士,在陈近南的命令下,开始向着云梯上倒起火油,接着用火箭往下就射,一时间云梯和云梯上的袁兵纷纷着火,有的惊恐之下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落到了下方的袁军人群之中,又纷纷引燃了周围的士卒,一时间,城墙之下,火焰冲天,燃烧了很久方才扑灭。

紧接着,后面的士卒又继续跟上,再次架起云梯,这次陈近南没有命令继续用火烧,而是让守城将士纷纷搬起巨大的石块和擂木,顺着云梯,向下砸去,一时间袁兵哀嚎声冲天,残肢断臂满地都是。有侥幸爬到了城墙之上的,也被尤俊达带着兵士一一格杀。

不到两个时辰的进攻,袁兵损失了三千多人,眼看强攻不下,士气低落,袁崇焕果断下令退兵。袁崇焕铁青着脸,看着灰头土脸回来的雷薄,不发一言,紧接着又让陈兰的一万兵士继续攻城。

厮杀声,呐喊声,哀嚎声,充斥着整个下邳城内外。袁崇焕站在那,看着一个个兵士奋勇向前,又一个个倒在地上,嘴角忽然有一丝抽动。他闭上眼,没有再去看。

又过了将近一个时辰,雷薄忽然来到袁崇焕身边,跪下哀求道:“将军,先撤兵吧!将士们伤亡太大了!”

袁崇焕缓缓睁开眼,看了看远方,又看了看眼前的雷薄,“现在知道下邳城是否难攻了吗?”

雷薄长叹一声,将头深深磕在地上,“末将知错了!”

“鸣金收兵!”

随着一声响亮的鸣金声,这一天的下邳攻城战暂时告一段落。

雷薄陈兰分别聚拢各自的队伍,救治伤者,忙碌了很久,才被袁崇焕召到中军大帐中。

袁崇焕看到两人过来,连忙起身,迎了上去,“二位将军辛苦了!今番攻城,多赖二位将军用力!”

雷薄和陈兰心中有愧,只得跪下请罪,“请将军恕罪,我等昨日多有得罪,如今想来,却是心中愧疚万分。”

袁崇焕将两人扶起,忙说:“两位切莫这样说,古语有言:朝闻道夕死可矣,既然知道下邳难攻,我们更应该同心协力,攻破下邳!”

雷薄忽然抬头,忐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将军欲杀我乎?”

袁崇焕哈哈一笑,抓住雷薄的手,“雷将军多虑了,我召二位将军来此,是为破下邳之事。我有一计,可胜十万大军,然此计需要小心行事,两位将军需要各自配合,才能成功。”

雷薄陈兰听闻心里一喜,齐声道:“愿听将军调遣!”

袁崇焕将两人唤到身边,小声说出了自己的计策,两人听后心中十分兴奋,又一次齐声说道:“将军此计大妙,早有此计,何必今天强攻如此,损兵折将太多,回去陛下还是会有微词。”

袁崇焕默不作声,心中叹道:“不是情非得已,无需行此毒计,苦了下邳城的百姓。”

雷薄陈兰退下后,回到自己的帐中。雷薄却看那陈兰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问道:“陈将军,为何如此这般模样?平寇将军有此计,破城之日近在眼前。”

陈兰颇为郁闷的坐了下来,“雷将军,你是个直性子,不知道许多事情的弯弯绕绕。其实平寇将军心中早有此计,为何不早早行之,非让我等今日一番厮杀才说出来。若是我等不幸在攻城之时身亡,怕是到了阎王府也不知道他平寇将军可以如此轻易破这下邳城。”

雷薄一听,脸色突变,“陈将军何出此言?”

“平寇将军此举,无非是因为我等昨日不给他颜面,或者前番秘奏陛下之事被他知晓。他定是怀恨在心,今番故意让我等强行攻城。如果不成,则他又可以让我等心甘情愿为他所用;再行此计,城破,功劳近在他的手中。我等只能落得一个妒贤害能之名。”

雷薄想了片刻,摇了摇头,“若果然如陈将军之言,恐怕这袁崇焕城府可是城墙还要深。”

“若是此计可成,我等就莫要张扬;此计不成,怕是这厮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小人。”陈兰忧心忡忡的说道。

雷薄拍了拍她的肩膀,“陈将军,袁将军的计策,应该没问题吧?我等先按照他的吩咐行计,若是有问题,再拿他是问,不必过于担忧。”

从第二天开始,袁崇焕每天命雷薄带兵攻城,可是只要攻一会攻不下,便立刻撤退;一天到晚,每隔两三个时辰就会派兵攻打一次,昼夜不歇从不间断。如此反复进攻了多日,让下邳城的守城士卒叫苦不迭。

“陈先生,就让我出去斩了那厮,这样一天到晚都不能好好休息,实在是憋屈!”经过几天的骚扰,尤俊达实在忍不住,向陈近南请命。

陈近南摇了摇头,“尤将军忘记了主公临走前是如何吩咐了吗?无论如何都不许出城迎敌,违者斩!这袁崇焕这样骚扰我军,确实是个问题,这样,从今天起,你我二人,轮流值守,每人带两千军士,再组织部分百姓上城墙守城,这样就可以破了他这疲军之计。”

尤俊达点了点头,“陈先生高见,通这就去准备!”

几天进攻下来,虽然下邳城仍然稳如泰山,可是兵士受伤颇多,幸亏有孙思邈在城中制作了许多金疮药,让受伤的兵士得到了及时救治,而孙思邈药王的称号开始在下邳城中广为传播。

陈近南走上城墙,望着远方袁崇焕军中营帐灯火通明,又想着远去救徐州陶谦的吴立仁,心里暗暗对自己说:吾誓死紧守此城!只要守住下邳,袁崇焕死期不远。

袁崇焕虽然也注意到此时下邳的守城主将陈近南,但是问了所有人,都无人识得此人。但是他对陈近南的守城能力已经佩服万分,他更是对吴立仁的识人之明感叹不已。

“若是吾主可以如此,吾何惧一死!可惜可惜!”

想到此,他的脑海中又忽然一个奇怪的想法蹦了出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遇可事之主,而交臂失之,非明智也!”

一念及此,他连忙敲了敲脑袋,“我怎么会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即使陛下对我再差,我也不能有一丝反叛之心,大丈夫岂能事二主?我袁素生是陛下之臣,死做陛下之鬼,此生不渝!”

说完,猛然拔剑,劈下了身旁的木案之上,木案的一角,瞬间掉落在地上,摇曳的烛火,映衬出他长长的背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