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沂泗水淹下邳城 密旨罪加袁崇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夜的大雨,将连日来进攻的硝烟尽皆冲散,城墙上的血迹也冲刷的模糊起来,没有厮杀呐喊的下邳,仿佛也沉睡了一般。

天刚蒙蒙亮,下邳城的守卫刚刚换了一批,正在这时,袁崇焕再次下令吹起了进攻的号角。陈近南走上城墙,苦笑了一番,心想:“这袁崇焕是不是脑子少根筋,每天这样,一点意义都没有,徒增伤亡而已,我既然知道你是疲兵之计,还怕你这种骚扰不成?”

然而他虽然如此想,可是却还是为守城士卒鼓舞打气,“将士们,这袁兵每天给我们送战功,你们可都记得记住自己杀了多少人,否则功劳簿上可是不能轻易更改的。”

一句话说完,守城将士纷纷哈哈大笑起来,接着更加信心满满地看着冲杀而来的袁兵。

可是,今天的袁兵刚刚冲了几十步,袁崇焕又忽然下令全军撤退,这让下邳城的紧绷着身体的将士忽然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这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句:“袁兵已经被我们打怕了,不敢来了!”顿时又引起了一阵哄笑。

陈近南此时却皱起眉头,没有弄懂,袁崇焕这是闹的哪出,如果是为了骚扰,这样根本连目的都没有达到。陈近南看着那远去的袁军,再往城下看了看,才发现,泥泞的地上,根本很难攻城。

正在这时候,下邳城的人忽然听到一阵“轰轰轰”之声,不远处一直守卫着下邳的泗水,忽然咆哮起来,水位一时间涨高了许多,竟然向着下邳城倒灌而去。“那袁崇焕竟然如此歹毒,竟然决沂泗之水想淹这下邳近二十万百姓,太歹毒了!”陈近南用拳头锤着城墙,恨恨说道。

他连忙指挥将士疏散百姓向着地势高的东城开始撤退,然而水流的速度太快,不一会,整个下邳城都陷入了汪洋大海之中。

过了几日,等待水势回落,袁崇焕再次挥军攻城。

“众将士,下邳城被我用沂泗之水倒灌,此时定然已经死伤惨重,破城就在今日,尔等勿必奋力向前,率先破城者,赏千金,封万户侯!冲啊!”

袁崇焕大手一挥,袁军将士呐喊着冲向了下邳城。

当袁军的云梯再次架起,雷薄陈兰一起带领麾下士兵爬上云梯,原以为不会遇到多少抵抗,然而刚爬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从天而降的火油再次浇在云梯上,城墙上忽然出现了一排排守城将士,滚木擂石纷纷向着城下砸去,一时间再现了第一天攻城的惨状。

雷薄和陈兰见势不妙,纷纷跳了下去,袁崇焕眼看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可是他却坚信,这一定是下邳城守城将士最后的反扑,他拔出宝剑,大声喊道:“将士们,下邳城即将攻破,尔等勿必用命,万不可退缩,有畏惧不前者,杀无赦!”

说完,带头向下邳城冲了过去。雷薄和陈兰看着冲杀过来的袁崇焕,此时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两人只好硬着头皮再次爬向云梯。

攻城的袁兵换了一波又一波,守城的军士也换了一波,不时有下邳百姓往城墙上搬运着石块和木头,有些甚至是从家中房屋拆掉的横梁和石料。

就这样这次攻城持续了两个时辰,袁崇焕却还是没有如愿的攻破下邳的大门。雷薄和陈兰屡次劝说袁崇焕撤兵,袁崇焕却不为所动。

“平寇将军是要将我这几万将士尽皆葬于下邳城下吗?”雷薄此时又开始怒气冲冲对袁崇焕吼道。

袁崇焕仰天此长叹,仿佛没有听到。雷陈二将跪在袁崇焕面前,苦苦哀求。

“罢了罢了,天不助我成其事!撤吧!”

袁崇焕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向后方撤去。

回到袁军大营,陈兰和雷薄一起跟着袁崇焕,两人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

刚回到大帐,袁崇焕忽然转身,怒声喝道:“两位将军,你们可知罪?”

雷薄陈兰莫名其妙地看着袁崇焕,十分不解,“将军何出此言?”

“我让你们阻沂泗之水,为了水淹下邳,千叮咛万嘱咐,不准泄露一丝机密,而今下邳城内早有准备,到底是为何?难道不是你们不慎走漏风声或者有意为之?”袁崇焕拔出佩剑,指着两人。

陈兰哈哈一笑,“平寇将军,你可真会恶人先告状!我们对陛下忠心耿耿,怎么会泄露如此机密大事?而你平寇将军,与那下邳吴铭素有私情,莫不是以为我们都是白痴?今番你这样故作姿态,又偷偷告诉下邳守城之人,一定是为了取信陛下。可是陛下何等英明,早已识破了你的真面目,此番你就是要以主将身份杀我俩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有陛下的密旨在身!”

“你说什么?”袁崇焕忽然仿佛一下子站不稳,踉踉跄跄退了几步,手上的佩剑一下子丢在地上。

“陛下有密旨,若是袁崇焕一月之内不能攻破下邳,便让我俩将你当场拿下,革去官职,送往寿春治罪!”雷薄补了一句,接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锦囊,递给了袁崇焕。

袁崇焕并没有接,此时他的脑子里浑浑噩噩,仿佛一点意识都没有,忽然脑海里有个声音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只是这两个人所谓的密旨,只要将两人就地诛杀,另投他处,也比回国受冤屈而死强百倍!”又一个声音说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既然无法为吾主效命,也要留一个忠心之名。”

袁崇焕忽然眼睛明亮起来,看着雷陈二将,平静说道:“雷将军,陈将军,现在既然破城无望,我等还是不要再让将士白白送命,此番五万将士已经折损两万,等几天,满一月后,两位将军就将我押往寿春,交给陛下发落吧!”

雷薄看到这种情况,忽然有种不忍,试探着问道:“这水淹下邳,真的不是你泄露的吗?”

袁崇焕哈哈一笑,“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天要亡我,天要亡我袁氏啊!”

下邳城中。

陈近南看着大水过后的下邳,不由得感慨道:“多亏主公英明,提前在城中挖了许多水渠,才能及时将大水引出城去,若不是主公提醒,让我等防着袁贼引水淹城,此番怕是我等尽皆丧于这大水之中,还有这满城百姓,也跟着你我受此灭顶之灾。更别提守住下邳击退袁崇焕了。”

尤通听后,不禁也跟着叹道:“主公真是神人也,有鬼神不测之谋,我尤通这辈子做了很多错事,最正确的就是能跟了主公!”

吴立仁远方忽然打了两个喷嚏,他猜不到是被人夸上天了,他凭着对三国演义里的记载,最开始就想着要提防敌人水淹下邳,他不知道是否有人会想到用这一计,但是只有用到,那他做好准备就不会有事,不然难免会重蹈吕布白门楼殒命的悲剧。

袁崇焕到死也想不通,到底是谁泄露了机密,即便吴立仁告诉他真相,他也不会相信。

我是穿越的,你是我召唤的,袁崇焕一定一口唾沫喷在吴立仁脸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