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陶恭祖一让徐州 陈汉瑜三谏主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刚说完,只听到系统在脑海里吐槽起来:“听说过坑爹坑妈坑儿女,你这是坑属下,如果陈近南因此成名,那他的技能就算废了!”

吴立仁顿时额头一阵黑线,他只是想到自己带着下属一起装x一起飞,没想到这陈近南的技能,注定是不能装的,真是大意了。

“系统要不你把这段记忆给他们删了?”吴立仁小心翼翼问道。

“一旦历史人物生成,本系统就不能再变动他们的任何记忆了,否则就违反了召唤系统操作规范第三条第八款的相关说明,本系统可能面临被收回的惩罚,请问宿主还需要变动记忆吗?”

吴立仁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算你狠,系统你退下吧!”

这时,秦家父子齐声说道:“多谢主公栽培!”

吴立仁还想再说几句,就看到冉闵和王守仁一起赶了过来,“主公,宴席就要开始了,陶府君让我等寻主公入席。”

“这位就是王守仁,王阳明了。”吴立仁向秦家父子介绍道,秦家父子连忙向王守仁行礼,王守仁莫名其妙,轻声问道:“这两位是?”

吴立仁哈哈一笑,“军师有所不知,这位是秦彦,原殿前武卫将军,而另外一位是他的公子秦昭,武艺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说完,他又在王守仁耳边轻声说道:“又收了两员大将。”

王守仁听完,心里也是高兴不已,前几日还在感慨无可用之将,转眼间,竟然让吴立仁又收了两员大将,实在是让王守仁喜出望外。

“主公,我们先进去,两位将军,等宴席结束,再作安排。”

几人一起进去,所有人都就坐,陶谦居于中,左侧是徐州的文武官员,右侧是吴立仁、孔融等援军文武。陶谦举起酒爵,笑呵呵说道:“今番徐州遭难,多亏几位不辞辛苦仗义相救,才能使曹贼暂退,谦在此敬诸公一杯。请!”

“陶公请!”众人一起举起酒爵,一饮而尽。

陶谦喝完后,将酒爵放下,忽然叹了一口气,“哎!因为吾之过失,使得徐州百姓遭逢大难,吾于心不安。”

孔融听后,笑着说:“如今三路援军已到,曹贼此番已退。陶公还有何患?”

陶谦摇摇头,“曹操此番只是暂退,并未伤及筋骨,他日卷土重来,吾何以挡之?”

“滴!陶谦触发技能让州,智力-5,政治-10,当前智力下降为51,政治下降为71.”

吴立仁一听,心道:“敢情这陶谦已经想让徐州了啊?嘿嘿,坐等坐等。”

众人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糜竺忽然说道:“陶府君不必如此担忧,徐州兵微将寡,无力抵挡曹操,然在座主公,自有可以抵挡曹贼者。”

陶谦听后,脸上的悲戚之情消失,转而看向孔融,“子仲之言,正合吾意。孔北海之名,天下皆知,不知道能否看在这徐州满城百姓的份上,权领州事,想那曹操若是知道孔北海为徐州之主便不会如此相逼。”

孔融哪想到陶谦竟然想将徐州让出,连连说道:“使不得使不得。”

而吴立仁用那万分复杂的眼神看着这陶谦,心里腹诽不已:这陶谦真的是老糊涂了,让给孔融还不是一样,曹操都敢用莫须有罪名杀了孔融,何况现在还打着报仇雪恨的名义。

可是他却不能直接说,即便他心中十分想得到徐州,却也要让这徐州的大小文武官员不能看出来他的心思,这也是为什么刘备会三让徐州,毕竟雀占鸠巢,会受到天下士人的诟病。

“孔北海请可怜这徐州百万百姓!”陶谦再次相请。

这个时候,孔融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拒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陶府君,融一郡之地尚不能守全,更何况一州?吾对这徐州却无半分想法,请陶府君另觅高贤。”

“高贤就在眼前,陶公何不请之?”

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众人均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从外走入,头发灰白,然而步履有力,一句话掷地有声,让众人都颇为好奇。

“汉瑜你来的正好,请上座,不知你所说的高贤是何人?”陶谦看到来人,连忙起身,

旁边的陈登也已经起身,对着老者一拜,“见过父亲大人!”,接着将那老者扶到一旁坐了下来。

原来是陈登的父亲陈珪,不知道他此番来此是帮我的吗?吴立仁心里想着,有些不安,他不知道陈登投靠自己的事情,陈珪是不是知道。“系统检测下陈珪属性。”

“滴!检测到陈珪的四维属性如下:武力50,统率75,智力90,政治83.拥有技能:三谏——向所忠之人谏言时,自身智力+3,谏言对象智力+3,是为上谏;向普通对象谏言时,自身智力+3,是为中谏;向敌对人物谏言时,自身智力+3,谏言对象智力-3,是为下谏”

天,这陈珪这技能万金油啊!太好使了,谁用谁知道啊!这绝对是陈登亲爹啊,连技能都是这种,可以降低敌人智力提升自身智力的。不过陈登辅助没有陈珪强,不能给己方加智力。

“滴!陈珪三谏技能触发,自身智力+3,当前智力提升为93。”

陈珪向着陶谦拜了一拜,继续说道:“在场之中,有谁曾大败过曹军?唯下邳太守吴立仁一人而已。吕县一战,破了八门金锁阵,大败曹仁,斩杀曹纯,曹操的虎豹骑也败在吴太守的手上。更何况吴太守素有仁义之名,手下兵多将猛,何不将徐州让与吴太守?必能保徐州无虞!”

此言一出,孔融也连声叫好,吴立仁心中大喜,忽然看到王守仁对着自己摇了摇头,吴立仁心中会意:三让徐州嘛!我懂。

陶谦猛然一拍大腿,连声说:“吾险些误了大事!吴太守,吾深知汝的为人仁义而且智勇双全,这徐州就交由汝来打理,切莫推辞!”

吴立仁听完后,起身抱拳道:“陶府君!蒙府君大恩,使铭在下邳能有一立足之地,于私,铭乃府君下属,陶府君有难,铭自当尽力,万死不辞;于公,曹贼不退,徐州一日不得安宁。今番曹贼不去,铭便在此相守,直到打退曹贼。这徐州之地,铭万不敢领,请陶府君收回成命。”

吴铭说完,让陶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那糜竺看了一眼吴立仁,向陶谦说道:“吴太守所言极是。现在曹贼未退,此事言之过早,等击退曹操再议不迟。”

陶谦听完,点了点头,“徐州还需诸公扶持。诸公齐心协力,一起击败曹操;至于徐州,来日再议。”

正在这时,忽然有探子来报,“启禀主公,曹操人马已经在徐州城外三十里处驻扎,前锋部队正在向徐州进发。”

陶谦听完,猛然站了起来,“诸公曹操卷土再来,诸公可有破敌之策?”

在场之人一下子都沉默下来,这时,王守仁在吴立仁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吴立仁会意,起身答道:“陶公勿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