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陶谦固守拒强曹 郭嘉驱民攻徐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刚一说完,陶谦大喜,连忙问道,“吴将军有何良策,快快道来!”

吴立仁看了看场中众人,都在望着自己,心中有些小激动,“陶公!曹操虽然兵多将广,不能与之正面交锋。可是曹操劳师远征,每日所需辎重粮草无数;而徐州,陶公深得人心,又加上兵精粮足,只要我等紧守,曹操急切之间不可下,待其粮草不济,则其必然不攻自退。况且,兖州吕布,向来与曹操不和,此番曹操大军来徐,吕布必然乘隙而击之。后院不稳,不出一月,吾料其必退。”

吴立仁说完,陶谦连声称妙,宴席诸人也都开始互相议论着,这时,孙乾站了起来,向着吴立仁行了一礼,“多劳吴太守,只不过乾曾听说,淮南袁术,与吴太守积怨颇深,若吴太守在徐州多呆一时,怕是下邳就多一分危险。若是下邳有失,吴太守何以自处?”

孙乾的一番话,让陶谦也不由得神色焦急,看着吴立仁,期待着他的回答。若是下邳不保,袁术再派兵来攻,那徐州更是雪上加霜。

吴立仁轻轻一笑,向着孙乾道:“公佑此虑,铭自然知晓。下邳吾早已留有兵马,那袁术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攻得下来。”

“敢问吴太守,下邳留了多少人马?下邳城多不过三万士卒,来徐州至少带了两万多,那下邳城恐怕不会超过一万,一无大将,二无贤才,怎么能抵挡袁术大军?”孙乾继续问。

“确实如公佑所言,下邳城共有五千人马。”

此言一出,在场许多人都再次纷纷议论起来,陶谦更加坐不住了,“吴公切不可如此儿戏,五千人马怎么能守得住下邳?要不吴公率部赶回下邳,以保下邳不失。”

陶谦情急之下,称呼也改了,不过吴立仁听得却十分别扭,自己有那么多手脚吗?

“陶府君勿忧!前几日吾已经收到下邳传来的消息,袁素大军已经攻城半月有余,然而下邳固若金汤,再过一段时间,那袁军必然也面临粮草不继的危险,不得不撤军。”吴立仁侃侃而谈,那孙乾听后,连连称赞,“想必吴太守麾下还有不少能人,否则五千人马,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袁军数万人的进攻。”

陶谦点了点头,继而说道:“既然如此,那徐州还望诸公共同防守,只要吾等紧守下去,曹军败退之日不远矣!徐州多赖诸公扶持,谦在这替徐州百姓感谢诸公!”

说完,陶谦端起酒再次和所有人一同饮了。

与此同时,曹操大营。

曹操颇为忧虑地思虑着,帐下诸人也都安静地等着什么。

这时,忽然有探马来报,从下邳城而来,曹操急忙起身,询问其下邳的战况。

“报告主公,下邳城袁素大军五万,攻城将近一月,死伤一万多人,然而下邳城却依然固若金汤。袁军每日不分昼夜不停攻城,却不见成效。”

曹操听完,喟叹一声,“这袁军主将是谁?怎么会如此废物?”

“报主公,是伪平寇将军袁素袁崇焕。”

曹操听完后,心中顿时疑虑起来,“是他?当初献计破七路大军的袁崇焕怎么会如此不堪?难不成只是个纸上谈兵之辈?”

郭嘉听后,让那探子先退下,接着看向曹操,“主公,恐怕下邳已经有所防备,下邳城定是有能人相助。吴铭后顾无忧,那恐怕此刻就会全力防守徐州,嘉窃以为此次征讨,难以成功;况且秋去冬来,过几天天气入冬,更加不适合征战,不如暂且罢兵,从长计议。”

曹操面色凝重,看着账外发呆,郭嘉也不再说话,等着曹操的决定。

过了好一会儿,曹操终于转过身,看着郭嘉,“奉孝,从子孝轻敌败于吴铭之手起,我就有所预感,只是此番若是不能有什么说法便撤兵,恐怕为天下英雄耻笑。奉孝可有妙计助我破城?”

郭嘉叹了一口气,“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为下下之选,而今徐州陶谦颇得民心,军民同心,上下一气,徐州难图矣。”

“奉孝,我亦知徐州难图,然而即便不能破城,吾也不能如此便回。若是没有什么所得,如此损兵折将,岂不会被天下耻笑?”

“主公,嘉有一计,或可试一试。”

曹操听完这句话,神色一喜,连忙说道:“奉孝快说!”

“那陶谦和吴铭素有仁义之名,如今主公可使一军,劫掠邻近县城百姓,再以百姓为前驱,令其攻城;若不前往,以虎豹骑驱之。陶谦吴铭若是不忍百姓受苦,开门放百姓入城,则我军可乘机夺取城门,迎大军入城;若是两人不开城门,则徐州百姓必定为之心寒,民心思变,徐州虽暂时不能破,他日必轻易取之。”

曹操听完,鼓掌大笑道:“奉孝此计大妙!就按奉孝之计行事。”

郭嘉摇了摇头,“主公,此计还是少用为好,欲图大事者,必先顺民心。主公前番纵兵屠城,是为了震慑徐州,嘉亦知晓。望主公以后切莫如此行事,于主公名声不利。”

曹操听完,神色一凛,向着郭嘉拜了一拜,“奉孝之言,令操茅塞顿开,当受此拜!”

过了两日,夏侯渊和夏侯惇从邻近县城劫掠了两千百姓,令虎豹骑跟在百姓后面。若是有敢反抗者,一律诛杀。一时间两千百姓呼喊惨叫之声惊动了徐州城的所有人。

陶谦、吴铭、孔融等纷纷上城墙,看到曹军用虎豹骑驱赶着百姓向徐州城而来,陶谦顿时掩面哭泣,“以吾一人过失竟然百姓遭此大难,吾心何安!不若自缚,亲往曹营请罪!”

吴立仁叹了一口气,“陶公,那曹贼如此狠毒,即便陶公真的亲往请罪,恐怕徐州百姓更会因此遭难。曹贼意在徐州,报仇只是他的借口。”

其余诸人纷纷劝解陶谦,陶谦看着那被当做猪羊一般的百姓,痛心不已,“那吾也要开城门,将这百姓接入城中方可。”

孙乾听后,顿时脸色一变,“陶公万万不可,如果城门一开,那曹军虎豹骑必然率先进城,徐州岂不是落入曹贼之手,到时,整个徐州百姓怕是都会遭到曹贼的毒手。”

陶谦没有理会孙乾,又转向孔融,“孔北海之意为何?”

孔融摇头叹息一声:“陶府君,若救此数千百姓,恐怕徐州数万将士和几十万百姓都会落于曹贼之手,还望府君不要因小失大。”

陶谦又看了看吴立仁,“吴公,你素来仁义,眼下数千百姓遭逢大难,吴公,有何良策救这百姓?”

吴立仁心里道:这还知道给我戴高帽了,你们都知道救人危险,我岂能不知?

“陶公啊,吾看到百姓因此遭难,实在心有不忍,只是为了徐州城。”

正在这时,吴立仁忽然接到系统提示,“滴!恭喜宿主触发强制任务恩同再造——宿主需要将曹操驱使的两千百姓救至徐州城中;若死亡百姓数不超过100人,则获得完美奖励;若死亡不超过200人,则获得优秀奖励;若死亡不超过500人,获得普通奖励;若死亡超过五百人,则任务失败。”

听完系统的信息提示,吴立仁有种泪牛满面的错觉,“系统啊,我之前和你讨要任务是我不对,这个任务能不能不要?我若是不接受强制任务会如何?”

“不接受的话,由本系统召唤的历史人才将会永远离开宿主,宿主将暂时不能使用系统,持续三年。”

“哦,也就是说没得谈了?呵呵!玩不死我你不甘心是吧。”

陶谦听到吴立仁说到徐州城,不然就沉默下来,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吴公,为了徐州城,到底要怎么样?”

吴立仁长叹一声,硬生生将刚刚到嘴边的话咽了进去,他本来要说的是,为了徐州城的安稳,怕是只能牺牲这数千百姓了。然而到最后只能如是说。

“为了徐州城民心所向,百姓一个都不能少!若是不救,徐州百姓如何看待我们?所以,我同意出兵,救百姓入城!只有救得百姓入城,才能让城中百姓更加坚定与曹贼抗争的信念。”

王守仁有些吃惊看着吴立仁,急忙小声说道:“主公,切不可冲动啊!”

“军师不必再劝,这件事没得商量,吾意已决,请军师助我。”

王守仁看着吴立仁,忽然之间发现,吴立仁好像变了一个人,但是他的眼神告诉自己,这次即便牺牲再大,也要将百姓全部救回。这个到底还是自己从小认识的吴立仁吗?

正当王守仁怔怔发呆之时,陶谦走了过来,“吴公真仁义之主,看到百姓受苦,如亲临此难,泪流不止,实在令谦惭愧。”

吴立仁不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泪牛满面不是错觉,此刻,真的有眼泪流了出来,吴立仁心中只有一句话: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说不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