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图荆州二张建水师 念貂蝉吴铭吐真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又过了两天,吴立仁召唤的五名历史人才一起来到了吴立仁的驿馆之中,纷纷要求,要跟随吴立仁。吴立仁自然无不应从,他让谢晦和何心隐一起留在下邳,辅助冉闵,共同守卫小沛;接着又让张顺张横两兄弟和施世纶跟着自己,返回下邳。

冬天已经来临,吴立仁和陶谦辞行后,经过几天的路程,终于带着麾下的四千兵马终于返回了下邳。

下邳城的战斗远没有徐州的激烈,虽然袁崇焕带着五万兵士进攻,却对陈近南防守的下邳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最后的水淹下邳,由于吴立仁事先的准备,让下邳百姓只是遭受了一些轻微的损失。当陈近南带人来迎接吴立仁的归来,吴立仁我着徐州之战的战损和下邳之战战损比起来,不由得感慨万分。吴立仁快步走上前,抓住了陈近南的手,“近南,下邳多亏你了!”

陈近南已经知道徐州之战的残酷,感叹了一声,“主公切莫伤怀!下邳依然好好的,虽然兵马损失很多,但是主公声名在徐州,已是人人称颂;他日登高一呼,必定从者无数。”

吴立仁笑了笑,“没事,此战虽然损失惨重,也不是毫无收获,来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徐州新招募的猛将,秦昭秦时明,徐州一战,若是没有秦将军,怕是凶多吉少。”

秦昭一听眼前这人便是以五千兵守得袁崇焕五万大军的陈近南,连忙行礼:“见过陈先生!早就听主公说:为人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今日总算是得见真容。”

这一句话一出,让吴立仁和陈近南都有些不自然,陈近南没想到吴立仁竟然会这样介绍自己,“主公抬爱,过誉了,吾不及军师远矣!”

“时明,陈主簿可不仅仅会治理地方,还能带兵打仗,甚至连武艺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所以,吾意让汝和陈主簿先学习一段时间,你可愿意?”

秦昭连忙跪下,高兴说道:“多谢主公,秦昭再次拜见陈先生。”

吴立仁给陈近南戴了那么高的帽子,陈近南也不好推辞,只好将秦昭浮起来,“时明,既然主公说了,吾也不藏私,尽量将一身所学传授与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主公的栽培。”

“滴!检测到陈永华隐藏属性良师激活,良师——陈近南一生只收一徒,悉心教导,其徒有很大几率突破自身属性极限,并且有很大机会额外领悟技能。”

刚听完这个,吴立仁就楞了,“特么陈近南还有这个buff?早知道我拜陈近南为师了,韦小宝啊韦小宝,陈近南一生只收一个徒弟,那就是召唤出来你,也没人罩着你了啊!”

吴立仁心里自嘲了下,继续介绍其余几人,“这一位是施世纶,字文贤,腹有锦绣,我意让文贤帮你一起处理下邳之事,也好替你分担一下。”

施世纶刚被吴立仁收到帐下还没几天,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多聊几句,竟然被吴立仁称道腹有锦绣,不禁心中有种得遇明主的感觉,他连忙跪下,高声喊道:“主公,世纶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滴!恭喜宿主获得施世纶亲密点8,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77,仇恨值62.”

“还有着两位,张顺和张横,也是我新招募的。武艺娴熟,特别是水上功夫了得,先让两位张将军在军中待一段时间,再让他们自己招募乡勇,组建一支水师如何?”

王守仁皱了皱眉,“主公,莫不是对荆襄九郡有所图谋?”

吴立仁只是觉得这两个人才不能浪费,倒是没有想到用来干什么,既然王守仁这样说,他也就顺势说了下去,“荆襄九郡,利于用兵,况且孙策与荆州刘表为死仇,既然我与之结盟,他日荆州有变,无水师焉敢正眼以觑荆州?”

“主公英明!”张顺和张横两人跟着所有人一起跪下,打心眼里对这位高瞻远瞩的主公佩服起来。

“滴!恭喜宿主获得张顺张横亲密点16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93,仇恨值62。”

所有人都高声喊道:“主公英明!”

陈近南又走近了吴立仁小声说道:“主公,这几个月,貂蝉姑娘经常来派人询问主公的消息。”

吴立仁突然有些脸红,他自己确实也是十分想念貂蝉了,可是当着这么多文武,也不好意思说出来,现在既然陈近南点破了,吴立仁也就没再惺惺作态,“陈主簿,那剩下的事情你和军师一起先安排下,我先回去一下。”

貂蝉虽然也听到了吴立仁返回的消息,只是这次她并没有和陈近南一起去迎接——她不想耽误吴立仁和众位文武商议大事,而且她也知道,这次吴立仁带着大部返回,如果这样贸然去,可能会对吴立仁在将士们面前的形象受到影响。

她只是在府门前不断地张望着,只是希望吴立仁处理完事情后,能第一时间见到他。貂蝉穿了一身紫色的纱裙,又披着一件浅黄色的披肩,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穿过脖颈,落在胸前。她未曾施粉黛,俏美的面庞有一丝丝憔悴,头上除了一根银钗,并没有其余什么过多的首饰。

老周看到貂蝉站在门口眼巴巴地等着,有些不忍,“貂蝉姑娘,要不我去和少爷报个信,你在这等了老半天了,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周伯千万不要,先生现在是做大事之人,我们不可误了先生的大事。”貂蝉有些不好意思说着。

老周笑了笑,“貂蝉姑娘,您别怪我老人家多嘴,说到大事,这婚姻也是大事,您和少爷也不小了,也可以考虑下这婚姻大事了。”

貂蝉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周也识趣的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正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忽然从远处传来,貂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来人自然就是吴立仁,吴立仁也远远看到了貂蝉站在那里等,不禁心花怒放,从很远处就大声喊着:“貂蝉,貂蝉!我回来了!”

貂蝉和吴立仁一般心中欢喜,但是又有些矜持,只是面露一丝笑意,看着远处的吴立仁。

几个呼吸间,吴立仁已经纵马来到了貂蝉面前,一个翻身,跃下马背,一下子想张开双臂想拥抱一下貂蝉,可是看到貂蝉眼中有一丝惊诧,吴立仁便有些不好意思的收起手臂,走近前抓住貂蝉的芊芊玉手,“你,你,还好吗?”

原本吴立仁觉得心中有很多话想和貂蝉说,到了嘴边就剩下这几个字,很简单的几个字,很简单的一句问候。

貂蝉初时被吴立仁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吴立仁拉着她的手,她也没有挣开,等吴立仁说完那句话,她忽然轻轻挣开,向吴立仁缓缓施了一个礼,轻轻说了句,“先生无须挂怀,妾身自然无事,只是听陈主簿说先生在徐州险些险些,让妾身十分挂念。”

这时老周又咳了一咳,吴立仁才想到两人还在门口站着,“貂蝉,我们进去说。”

来到房间后,吴立仁便将自己在徐州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和貂蝉说着,让貂蝉脸色不时的变化着,从大破曹仁八门金锁阵,到为救百姓血战徐州城;从论贤收秦昭,到二次拒绝陶谦让徐州城,都让貂蝉心情不断起伏着。

貂蝉忽然起身,向吴立仁行了一个大礼,口中说着:“先生仁义,妾身替天下苍生,拜谢先生。”

吴立仁连忙抓住貂蝉的手,将她扶起来,看着貂蝉如仙般的模样,情不自禁说道:“貂蝉,ILoveU!”

“什么?”忽然的一句话让貂蝉眼中满是迷惑,不解地看着吴立仁。

吴立仁嘿嘿一笑,“我是说貂蝉,你真漂亮。”

貂蝉被吴立仁这句话又羞得满面红晕,低头说道:“先生莫要如此说,羞煞妾身了!”

吴立仁看到桌上的笔,忽然心生感叹,拿起一块绢布,认真写了几个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递给貂蝉后,便离开了。

此时吴立仁的心中满是喜悦,他能感觉到貂蝉对她的感情,越来越浓,他忍不住将系统召唤出来,“系统,前面做长沙吊孝任务的时候不是说增加貂蝉好感度吗?现在能不能检测出貂蝉对本宿主的好感度达到什么程度?”

“滴!检测到貂蝉对宿主的好感度已经达到了最高程度。”

吴立仁大喜道:“最高程度是指生死不离的那种吗?”

“不是,本系统检测到男女关系的最高程度就是友达之上。”

吴立仁心中大呼道:“这是什么鬼?友达之上,那就是恋人未满?”

“回宿主的话,再重申一遍:本系统检测男女亲密度关系的最高程度就是友达之上,至于有没有恋人未满,请宿主自行探索,这些一句超出了本系统的检测范围。”

吴立仁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你这数字代码做成的机器肯定不懂的感情是什么,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呵呵呵。”系统回应了一句。

吴立仁没有理会系统的反应,还是自顾自的说:“既然今天那么开心,那本宿主就把历史名将召唤卡给用了,貂蝉女神一定会给我带来好运的。”

“请问宿主是否确定使用历史名将召唤卡?”

吴立仁深吸一口气,肯定的点了点头,“确定!”

“滴!恭喜宿主使用历史名将召唤卡成功,系统正在执行随机召唤中,请耐心稍候!”

“滴!召唤成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