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系统召出大帅郭 貂蝉谏来金玉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恭喜宿主,获得元朝名将郭侃,郭侃四维属性如下:武力98,统率100,智力93,政治92.”

刚听到郭侃,吴立仁心里惊呼:这算是完了,这个是什么名将,可是当听到郭侃的四维属性的时候,吴立仁仿佛再次受到10000点伤害。

“这家伙是谁?有那么厉害?怎么没听过啊!”

“郭侃是元朝大将,曾经远征西亚,横扫中亚,攻陷巴格达,大破十字军。”

吴立仁皱了皱眉,“如果那么厉害,我不可能都没听过啊?不科学!是不是这里面有水分啊?”

“有没有水分,不在本系统考虑之内,比如陈近南,这是一种结合历史人物陈永华和鹿鼎记人物陈近南的综合体,请告诉我什么是水分?本系统是按照史书上的记载生成的人物,请宿主无需纠结。满意不满意?”

必须满意啊!这简直是帅的不要不要的。貂蝉真不愧是我的女神,和她就亲近那么一下运气就如此好,哎,羡煞旁人也!

系统继续汇报着,“郭侃植入身份为徐州贤才,眼看大乱将起,却不得明主;徐州之战后,对宿主心有好感;如果宿主三个月之内成为徐州之主,他便会来投宿主。”

“啊?如果三个月内这个如果陶谦没死,那我成不了徐州之主,那郭侃会如何?”吴立仁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如果宿主达不到条件,郭侃将会游历天下,另觅明主。”

牛人就是难招揽,我也是醉了,我大天王当时怎么都没有弄这些幺蛾子。

“天王的主属性是武力,性格也是直来直去,植入的背景也是千里报恩之人,自然不会难收服;至于郭侃,因为是一名志在四方,平定天下的帅才,自然需要综合考虑宿主是否符合他的选择才会决定是否跟随,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选择的难度也越大。”

好好好,都是系统你说的算,三个月嘛,如果老陶不挂,难道我还要去派刺客去不成?不行,这样万一被人发现,岂不是自毁前程?吴立仁这里纠结无比。为什么不能来个三顾茅庐?或者让我把他背出徐州城我也愿意啊!

“系统,郭大帅的技能没检测到吗?”

“郭侃植入背景是一个隐居的贤才,暂时没有检测到技能。郭侃已经生成成功,由于郭侃统率值达到100,造成爆表,请宿主注意收听爆表名单。”

“来吧!有冉天王,有郭大帅,有王阳明,看见曹操:我不怕不怕了。”

“滴!爆表第一人,东晋名将祖逖,祖逖四维属性为:武力88,统率94,智力90,政治78.植入身份为公孙瓒新招募的大将。”

“滴!爆表第二人,唐朝名相姚崇,姚崇四维属性为:武力80.统率86,智力90,政治97.植入身份为西凉马腾新招募的参军。”

“滴!爆表第三人,明末名妓陈圆圆,陈圆圆四维属性为:武力30,统率23,智力60,政治56.植入身份为吕布新纳的小妾。”

这次爆表的也都挺给力,吕奉先啊吕奉先,因为我夺了貂蝉,送你一个陈圆圆,你也该知足了,不要再记恨我才好。马腾得姚崇,也是爽的不要不要的,有西凉骑兵加猛将马超,雍凉之地马腾要崛起?还有公孙瓒,有闻鸡起舞的祖逖,还有一身是胆的赵子龙,怕是对付北夷非常轻松了。

对了,赵子龙,他不是说要来下邳找我吗?要是来了,得找机会留下才行。吴立仁幻想到收服赵云的时候,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爆表信息通报完毕,请宿主下达进一步的指令。”

“暂时没事了,退下吧!”

过了几日,天气愈发寒冷起来,一场大雪,如约而至。吴立仁披上一件大氅,就来约了貂蝉一起出来,两人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不亦乐乎。吴立仁已经很久难得有这份玩的心思,甚至在前世,他都一直认为玩雪什么的都是小孩子玩的把戏。而面对着貂蝉,又一次激起了他最纯真的一面。玩了许久,接着又一起骑上了白兔,纵马在雪地中狂奔起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吴立仁带着貂蝉返回了吴府。过了一会,貂蝉换好衣裙,款款向吴立仁走了过来,吴立仁看的出来,貂蝉是有话想说,于是静静等着。

“先生,妾身以为,耽于嬉戏游乐,非英雄所为,今番瑞雪新降,来年百姓必定丰收有望,此乃天佑先生。妾身听闻为人主者,需常加恩泽于其臣,则臣愿效其死;今番虽大雪连天,想那王军师陈主簿未必得片刻清闲,先生当访之以结其心,以明先生之意。”

这番话将吴立仁彻底雷到了,他原以为貂蝉会说出什么甜言蜜语,哪想到竟然是一番劝谏之词,这让吴立仁心中对貂蝉更加多了一番敬爱怜惜之情。

“滴!系统检测到貂蝉隐藏技能金玉良言触发——当其对心仪之人劝谏之时,若是对方接受劝谏,则有机会增加对方任意一点属性点。该技能一个月之内只能触发一次,若是被劝谏之人累积增加十次属性点,则其自身四维属性永久+10,并且对心仪之人的亲密度永不降低。”

“滴!恭喜宿主,受调貂蝉金玉良言技能影响,智力+1,宿主当前基础智力值提升为71.”

貂蝉女神真是神了,这技能虽然不是最神的,但是对我,确实最最最合适的,吴立仁心中狂喜着。

貂蝉看着吴立仁忽然看着自己痴痴的笑了,不禁眉头一蹙,“先生何故如此?”

吴立仁轻轻抓起貂蝉的手,深情地说道:“此生若得妻如卿,夫复何求!”

貂蝉忽然神色一变,“先生切莫沉迷于儿女私情之中,岂不闻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若是先生再如此,妾身宁愿一死成先生之大业!”

貂蝉的话让吴立仁吓了一跳,吴立仁连忙退后一步,向貂蝉鞠了一躬,“天下女子何其多,貂蝉女中豪杰,闺中丈夫,实在令铭汗颜!”

虽然貂蝉用着十分严厉的语气和吴立仁说着,吴立仁却没有一丝的压抑,他知道貂蝉对自己的心思,她真心为自己考虑的。说完转身就离开了,一边走一边说,“我去找老周烧一壶酒,来一个雪夜访良臣!”

貂蝉看着吴立仁的背影,忽然低下头,羞答答地笑了起来。

吴立仁让老周烫了一壶酒,再做了几个小菜,提起来便先到了隔壁王守仁的府上。他来到王府大门前,看着依然立在门前的大鼓,心中不免感慨起来:当年的三鼓王府,四论天下至今历历在目,悠忽之间,竟然已经过了两年。

他再次拿起鼓槌,而今的他的气力早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他了,轻轻敲了几声,便惊出来了王府的小厮。

那小厮一打开门,竟然发现是吴立仁,连忙跪下行礼,“小的拜见主公,不知主公到来,小的该死。”

“起身回话,不必拘礼。阳明可在家?吾来寻他小酌一杯。”

“回主公的话,主人此时应该还在陈主簿府上议事。”那小厮小心翼翼回道。

吴立仁心中感慨不已,“大雪漫天,百兽伏于林,百姓归于家,阳明却殚精竭虑,谋事于外。用心如此,铭何以报之!贤哉,忠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