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尔康献城反袁绍 张飞佯攻战子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南所虑极是!但不知正南可有良策?”袁绍问道。

“刘备所恃者,关羽、张飞耳!主公需常加以恩泽,以结其心。来日与公孙瓒交锋之日,以关张为大将,必能斩将杀敌,若公孙瓒知道,必不能容刘备,则刘备无有他想,可一心为主公所用。”

审配说完,袁绍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正南此言,正合吾意!多蒙审先生指教!”

福尔康率领一万大军加速赶往东平郡,刚到东平,就看到公孙瓒先锋大将赵云正在攻城,福尔康令旗一指,大军便向着赵云大军冲了过去。赵云接着福安,两人战了十几回合不分胜负,这时东平守军也一起从城内杀出,赵云见势不妙,就下令撤军。

福尔康率部进城后,东平守将便大摆筵席,为福尔康接风。

是日夜,东平郡一片祥和,城墙上的守城将士和守门戍卒却一点不敢马虎。这时,福尔康带着亲兵,提着酒肉,来慰劳守城将士。

那守城将士开始看到是福尔康,心中不免有些拘谨,后来渐渐放开。正当他们放开吃喝的时候,福尔康将手中酒盏猛然掷于地,福尔康亲兵忽然拔出刀剑,将守城将士一一格杀。紧接着就命人打开了东平郡城大门。此时,东平城中几处火起,不时有人喊着:“袁军杀进来了,大家快跑啊!”城外喊杀声忽起,赵云已经带兵从四面八方冲向东平。

此时,城内大乱,城门大开,再加上福尔康的忽然倒戈,让东平郡迅速地落入赵云之手。

过了几日,得知福尔康倒戈投敌的消息,让袁绍愤怒不已,立即下令,将福尔康的家小拘杀,可是当兵士包围了福尔康的府邸之后,才发现,福府早已经空无一人。

袁绍又想到当时保举福尔康的许攸和田丰,不禁怒从中来,“许攸,田丰,汝二人可知罪?福安倒戈投敌,汝二人定是同谋,来人,将这两个背主之徒拖下去砍了!”

这时,刘备忽然站出来,高声奏到:“明公且慢!大战在即,先杀谋士,于军不祥!况且那福安原是异族,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田许二位先生,怎么会料到他有如此异心?那福安定是因为前番宴席之上被翼德所败,怀恨在心,所以如此。既然福安投敌,那明公正好趁此机会将其诛杀,以彰显我军军威。备愿为前驱,斩福安献于明公。至于田许两位先生,被福安逆贼所欺瞒,只是失察之罪,请明公息怒!”

听完刘备的这些话,袁绍脸色好转一些,“既然玄德公为汝二人求饶,那就暂且饶尔等一命,还不赶紧退下。”

田丰许攸同时用着满怀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刘备,向袁绍施礼退了出去。

袁绍走到刘备身旁,对着刘备说:“玄德,明日我大军兵临东平郡城之下,汝可让翼德出阵搦战,若福安那厮敢出战,务必要将其斩于马下,以消吾心头之恨。”

刘备点了点头。

翌日,袁绍率领十万大军,兵临东平城下,刘备唤出张飞,暗中嘱咐道:“三弟,若是福安迎战,三弟务必努力斩杀那厮;若是赵云迎战,三弟切莫与他纠缠太过。”

“这是为何?”张飞不解问道。

“翼德,子龙是世之英雄,吾心里实在喜欢,他日若能收为己用,可助为兄成其大事。”

张飞点了点头,接着纵马冲向前去。

“叛贼福安,快快出城受死!燕人张飞在此!”张飞手持丈八蛇矛,大吼一声,东平城中公孙瓒军不由得心神一震。

此时福尔康正和赵云在大帐之中议事,当听到张飞点了福尔康搦战的呼喊,就对着福尔康说道:“福将军,既然敌将已经点名搦战,福将军就辛苦下,出城迎战,云,自会为你掠阵。”

福尔康尴尬地看了看赵云,抱拳请罪道:“赵将军有所不知,那张飞黑厮,实在是膂力惊人,武艺出众,当初正是因为被那厮当众所辱,这才另投明主。安,实在不是他的对手。”

赵云冷笑一声,他对福安这种背主之人心中原无好感,此时听到他竟然怯战,更是十分不悦,“福将军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像福将军这般,战也不敢战,我军直接弃城而逃便可,守之何益?”

“将在谋而不在勇!请将军明察!”福安再次恳求道。

“本将还用得着你来教?我是说,若是福将军不出战,势必影响我军士气,福将军不可推脱。”

眼看赵云对自己满是意见,福安也不想和他闹得太僵,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既然赵将军有令,安不敢不战,只盼赵将军看在同僚的份上,为安掠阵。”

赵云脸色稍缓,也立即起身,“这是自然,请!”

赵云和福安一起出城,眼看张飞还在那里点名叫骂,福安心中怒火中烧,对着张飞骂道:“呔!你这黑鬼,前番折辱于我,今番必定让你瞧瞧你福大爷的厉害!”说完,催马前行,几个呼吸就到了张飞面前。

两人刚一接触,兵器便纠缠在一起,,战了起来。福安深知自己不是对手,一直攻少守多,但是即便如此,依然左支右绌,不到十回合,就被张飞挑落武器,福尔康见状不妙,立刻催马回阵,张飞哪里肯舍,追了过去。

虽然心里十分不喜欢福安,可是如果任由张飞将其斩杀,公孙瓒一定会怪罪自己,赵云念及此,手中龙胆亮银枪一拍马臀,迎着张飞而去。

“敌将休得逞强,常山赵子龙在此!”

张飞勒马停下,长矛一指,“来者可是赵云赵子龙?”

自然,赵云也识得刘关张三人,只不过,现在各为其主,并不能叙旧。

“某正是。”

“我只要与那背主之辈一战,大哥和我说过,你是英雄,让我不可与汝相争。你速速退下,喊那厮福安出来一战!”张飞大声喊道。

两人之间搭话,并没有战在一起,袁绍远远看着,心中犹疑,便问刘备:“翼德为何不战?那敌将是何人?”

刘备连忙答道:“明公,那敌将正是常山赵子龙,武艺不在翼德之下。”

“哦?何以见得?玄德与敌将很熟?”袁绍满是犹疑,看着刘备。

刘备慌忙施礼,“回禀明公,十八路诸侯伐董之时,曾与他有一面之缘。”

“既然一面之缘,就让翼德速速与他争斗一番,我看好翼德。”

刘备此时也显得有些焦急,张飞看那赵云不让,心中也有些怒气,“来来来,要战就战。”说完长矛一挺,向赵云刺去。

赵云深知刘关张三人义气深厚,他对刘备也颇有好感,此时相争,也不敢全力相争;张飞也在刘备的吩咐下,只是使出了五分力。

两人就这样战了五十回合,不分胜负,袁绍就下令鸣金,脸色难看地带着众将回账。

一回到大帐,袁绍将手中马鞭往地上一摔,冲着刘备大喊:“刘备,你可知罪!”

一句话惊得刘备慌忙跪下,口中大喊冤枉:“明公,备实不知罪从何来!”

“你还敢狡辩!翼德武艺,我早知晓,今番阵上却一直不肯用全力,汝以为可以瞒得过吾?吾待玄德,真心耳!奈何玄德如此不肯尽心!”袁绍痛心疾首地坐了下去。

“备有内情,明公容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