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陶恭祖三让徐州 贾文和二虎相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河中冰雪开始融化,草木纷纷吐出嫩芽,一年之计在于春,下邳城中经过冬雪的洗礼,开始从慵懒变得忙碌起来。

由陈近南主办的郡学,经过一番宣传,下邳城中从者云集,报名者无数,甚至其他州县的人听闻后,也纷纷来到下邳,想来探一探虚实。而诸葛亮在吴立仁的嘱咐下,也被送到郡学之中——他是年龄最小的一位,纷纷被大家投以询问的目光,纷纷猜测他的来历。

施世纶负责的圣庙,经过筹办,终于也要开始动工,吴立仁亲自前往施工现场,经过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圣庙开始破土动工。

而招募兵勇的征兵令,也开始在整个下邳张贴开来,总人数定在一万之内,要将这一万新兵训练成型,也要至少半年的时间。张顺和张横,分别被指派到新军之中,各自训练起来。

吴立仁自己也经常在练兵场中出入,不但自己练习枪法,有时候还和将士一起练习,谈心,新招募来的将士,自然都对他们这位主公心怀好感。

这段时间,吴立仁最关注的事情,便是来自徐州的消息,陈登的消息,陶谦的消息,可是一次次让他失望;从召唤出郭侃到现在已经两个月过去,吴立仁心中的焦急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明白的。

到了三月期限还有十天的时候,吴立仁终于收到消息:陶谦之第二子陶应因为在街头误伤人命,被当场拿获。陶谦闻之,气血攻心,昏厥在地。后经医官救治,虽然救了过来,却已经没有几天寿命。于是陶谦问到后事之时,陈登便趁机再次提到,让吴铭来理徐州之事,一来保全徐州;二来能保陶家宗庙。陶谦自然也立刻同意,命人快马传信于吴铭。

收到消息后,吴立仁并没有立刻出发,而是找到王守仁,询问王守仁的意见,现在该如何行事。这种时候,很多情况都不是自己可以考虑的清楚的。

“主公,既然陶公不出所料,命终于此,这便是上苍给主公的机会。事到如今,主公应该轻车快马,急速上路,尽快赶到徐州,以防有变。同时,通知冉闵将军从小沛带兵以汇报军情主公为名同入徐州,兵马屯于城外。到时,陶谦若让徐州,主公应之即可。主公在徐州,素有仁义之名,此行无忧。”

王守仁一番话,让吴立仁放心下来,于是便只带了陈近南一人,马不停蹄赶往徐州。

刚一到徐州,陈登早在城门等候,几人没有寒暄,陈登便领着吴立仁来到陶谦府中。

此刻,陶谦躺在病床上,徐州一些重要官员都在,包括陈珪,孙乾,糜竺等人,还有陶谦的长子陶商。吴立仁一进门,到了陶谦病榻前,就故作悲戚,“陶公!去年一别,不过数月,怎么会如此?”

吴立仁说完,众人面上多有伤感之色,而陶谦挣扎着说道:“诸……公,休得,休得……悲戚,既然立仁已至,且,且听我一言:下邳太守吴铭,忠义为先,仁德爱民,智勇双全。而今徐州结怨于曹操,非立仁不足以守徐州,保百姓。今吾将徐州,让于立仁,上可以守土安民,下可以保全宗庙,立仁切莫再推辞,否则谦死不瞑目!”

说完这番话,陶谦又连着咳嗽许多下,吴立仁看了看徐州诸人,又看了看陶谦,陶谦挣扎着再次说道:“求吴公可怜徐州百姓,切莫推辞啊!”

此时,陈珪、糜竺等,甚至陶商也一起纷纷弯腰行礼,齐声喊道:“请吴公切莫推辞!”

“陶公,既如此,铭也不再推辞,暂代陶公行州牧之事,请陶公好好养病!”

“吾自知时日不多,子仲,公佑,汝等一定要善事吴公;元龙,汝亦有奇才,他日春风得意之时,请看在旧日情分上,照拂下我陶氏。”

这句话说完,陈登心中顿时打了一个问号:难不成陶谦已经发现了什么问题?否则这句话他单单对自己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陶谦即便发现了问题,还是要将徐州交给吴立仁,这是最好的选择。而吴立仁心中也在打鼓,因为这次让州没有得到系统汇报陶谦让州技能触发的提醒,也就是说,最后这一让,是陶谦有意为之。

正在两人心中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病榻上的陶谦便头一歪,就此气绝。顿时,房间中一片哀嚎之声。

众人将徐州牌印尽皆交给吴铭,吴铭一边操持起陶谦后事,一边写表将徐州之事报到长安。

长安之中,李傕看到吴铭的奏表,顿时气的暴跳如雷:“那吴铭小儿罪不可赦,前番给了他下邳太守,尤不知足,今番又占了整个徐州,实在是可恶,若不是山高水远,吾必亲率大军讨之!”

这时,贾诩此时却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言不发,李傕正等着贾诩的建议,贾诩却好像毫不知情。李傕看贾诩的表现与往常差别很大,心中好奇不已,连忙问道:“文和何故如此?请文和教我该如何!”

“大将军!欲除吴铭,何须大将军亲自动手?当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淮南袁术称帝至今,不能灭除,实乃大将军第一要除之人,否则百姓皆知天下有两个天子,大汉天子岂不是分量轻了许多?今番吴铭占据徐州,大将军何不顺势封其为徐州牧,再命其起兵以攻袁术,则两虎相争,大将军可在长安,坐收渔翁之利,岂不妙哉?”

李傕听完,哈哈一笑,连连赞道:“文和妙计,妙计啊!我这就进宫,让陛下拟旨,封吴铭为徐州牧,再加封其为振威将军,令其即日起征讨袁术。”

贾诩听完,点了点头,满意地笑了一笑。

兖州曹操,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愤怒不已,“吴铭小儿,前番坏吾大事,现在又不费一兵一卒,竟得徐州之地,吾定要再伐徐州,一雪前耻!”

“主公不可!”郭嘉连忙说道,“前番伐徐不利,损兵折将,而今吴铭为徐州之主,气势正盛,伐之无益;况且吕布不除,后方不稳,焉能用全力以伐徐?既难用全力,伐徐必难成功。不若修书于吴铭,假意结好,以安其心;先伐吕布,吕布若亡,则可以整合山东之兵,同击徐州,则一鼓可成其事。”

曹操想了想,点了点头,“奉孝所言极是,那等天气好转,便先攻吕布,再图徐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