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马孟起枪挑二将 张世美力抗西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超冲向了李蒙,李蒙看来将是个后生,心中便是充满了不屑,高声喊道:“小娃娃,汝父是谁?为何那么狠心派你前来送死?”说完,己方阵中将士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你只要知道,今天取你狗命的是马超爷爷就可以了!”说完,龙骑尖已经刺向了李蒙,李蒙看马超枪来的快,心中便已经没了刚刚的轻敌自信,持枪就去挡,“叮”的一声,两人武器一碰,李蒙心中吃了一惊:这后生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气力。可是刚刚说过大话的他此刻不肯服输,只能全力接招。马超枪花一抖,枪尖如同生出许多幻影一般,让李蒙彻底蒙了,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枪尖。只听到“刺啦”一声,龙骑尖已经刺进了李蒙的胸甲,马超单臂用力,直接将李蒙挑到空中,再一用力,狠狠摔在地上,再看李蒙,早已气绝而亡。

长安将士一看敌将两回合就将己方主将阵斩,不由得一阵心寒,心生退意。马超看到对面将士皆有惧意,不由得哈哈一笑,勒转马头,向己方阵中而回。王方见状,心里生恨,也不说话。便拍马追了过来。马超听到后面有人追来,心中冷笑,耳朵听的那声音近了,便头也不回,将龙骑尖忽然一个急转,用力向后掷了出去。那王方没想到马超竟然会用出这种手段,只是他马速极快,来不及躲闪,手中朴刀还在半空中,还没等他喊出来,龙骑尖就已经穿破胸甲,将整个人刺于马下。

马腾见马超连斩两将,心中大喜,大手一挥,全军冲锋而去。长安兵士此刻哪里还敢抵抗,纷纷溃逃,马腾率军趁机掩杀,追到了盩厔山,却不得不下令全军停止前行。

前方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而且地面崎岖难行,大队的骑兵只能两三骑一起通过。而张玉已经在这路口两侧安排了许多弓箭手,路上更是放置了鹿角等障碍,若是马腾想要强行突破,一定会死伤惨重。

马腾遂下令全军后退三十里,先安营扎寨,生火造饭,集合诸将,商量进军之策。

“前方敌军已经做好准备,路口狭小难行,左右又有强弓劲弩,吾等该如何前行,诸位有何高见?”马腾问道。

马超斩了二将之后,意气风发,看到马腾为这种事情踌躇,不禁高声喊道:“父亲不必担忧!孩儿带三千兵马打头阵,突杀过去,打乱敌人阵型,父亲随后大军掩杀而至,如此便可。”

韩遂和马腾坐在一起,听到马超如此自信,心中不免感叹,起身赞道:“孟起真是少年英雄!寿成有子如此,何愁大事不成!”

马腾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对马超说道:“孟起莫要轻敌!我今番观敌阵势,枪矛林立,森然有序,敌将必是带兵有方,不可小觑了。”

“儿已遣人打听,那守将姓张名玉,乃是张济的族弟,最近新封为偏将军,谅此无名之辈,必是借着张济的权势才有今天。哪还会什么行军打仗,请父亲允许孩儿出战,定斩张玉之首,献于帐下。”

马腾还是有些犹豫,韩遂拍了拍马腾,“寿成兄何必担忧!孟起武艺非凡,胆谋过人,此番冲阵,非孟起不可!否则,吾等只能在此苦等,也不是办法,大军浩浩荡荡来此,总不能就此便回,岂不是为天下所耻笑。”

听着韩遂的话,马腾也点了点头,此时,他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应许。

马超精挑细选麾下三千西凉精骑,向着盩厔山隘口,马超大声吼道:“西凉的勇士们,前方的路,遍布荆棘,但是我们有最好的战马,有最好的骑术,还有最勇猛的你们,我们怕不怕?”

“不怕,不怕,不怕!”吼声冲天而起,在整个狭长的山路回荡,经久不绝。

马超催马便冲在最前面,看到鹿角,龙骑尖用力一挑,整个都飞起来。其余骑兵也学着马超的样子,但是碍于气力不济,很多都马失前蹄,倒在地上,有的人甚至直接被木角穿透胸膛,哀嚎不已,后面的骑兵紧跟着,相继扑倒。

张玉见状,心中冷笑不已:仗着骁勇,竟然如此飞蛾扑火,实在不知好歹。“弓箭手,放箭,将敌军全部射杀!”

侥幸冲过去的西凉兵将顿时迎来了一阵阵箭矢,如疾风骤雨般砸在了西凉骑兵身上,除了少数身手矫健的拨开箭枝,大多数都倒在了这条狭窄的路上。

马超此时脸色难看,刚刚许下的豪情壮语被这纷纷而来的箭雨击得粉碎,他心中憋着一股气,还想向前继续冲,这时,有几名侥幸未死的亲随高声喊道:“将军撤退吧!兄弟们都倒下了,将军切不可意义用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马超无奈之下,叹息一声,“此地易守难攻,大军攻长安,难矣!”只好拨马撤回,三千铁骑剩余不足百人。

这时,张玉命令麾下将士齐声喊道:“马超小儿,有勇无谋!损兵折将,难过隘口!”

马超胸中怒火中烧,随机又想回马再闯,这时,马腾下令鸣金,马超在亲随的力劝之下,才最终打消了回身再战的念头。

回到帐中,马超“扑腾”一下跪倒在地,向着马腾拜了一拜,“父亲,儿有愧父亲厚望,未能攻破敌军隘口,损兵折将,颜面尽失,请父亲处罚!”

马腾挥了挥手,“起来说话吧!此地确实易守难攻,非汝之过!若不能破此隘口,如何近得了长安?哎!”

西凉大军在盩厔山驻扎了一月,相持不下,眼看兵粮不足,马腾想到姚崇临行前的那番谏言,心中又不肯服输,一直没有下令撤军。马腾在自己大帐之中,正在烦恼着,喝着闷酒,忽然一个声音在外面喊道:“主公,庞德求见!”

马腾放下手中的酒,十分没精神地喊道:“令明,有事进来说。”

接下来几天,西凉大军的粮草越来越少,马腾下令开始宰杀战马,以充军粮。又过了几日,马腾又悄悄下令,大军分批撤退,而这一切早就被张玉的细作报给张玉。

等有天夜里马腾大军最后一批正要撤退的时候,忽然四周喊声大作,张玉已经亲率大军来追,看着惊慌失色的西凉大军,张玉心中不由得一阵兴奋,大声喊道:“贼军既无兵粮,还想撤退!尔等还不赶紧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此时,听闻被包围,西凉大军纷纷丢弃辎重,向着后方快速撤去。

“将士们,建功立业,就在今日,杀啊!”张玉一声大吼,麾下将士一起大吼着向西凉并兵逃去的方向追杀过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