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小诸葛巧语赚良将 吴立仁大军伐淮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蔡瑁看到渔夫松开手,连忙连滚带爬,翻身就要上马;那渔夫鱼杆一挥,再次将蔡瑁打于马下,厉声喝道:“人可以走,马留下!”

蔡瑁脸色难看,很是为难的说,“壮士,这离襄阳城一两百里,若是无马,我怕是会累死在路上。”

渔夫将手中长剑一举,对着蔡瑁说道:“那我送你一程如何?”

蔡瑁一听,再不言语,卯足气力向襄阳城狂奔而去。

“我看这位诸葛先生没有力气再行走,还是先上马。前面不远处就是某的安身之处,我也有一坐骑,到时我送两位先生上船。”

诸葛亮连口谢道:“多谢壮士搭救,壮士可否告知大名?”

那渔夫爽朗一笑,“贱末之人,不足挂齿,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那壮士是否识得我家主公?刚刚听壮士之言,似乎和我家主公相识。”诸葛亮继续问道。

“吴使君仁义之名天下皆知,谁人不知,不足为奇。”

“既然壮士以为吴公仁义,何不与我一同回下邳,共投明主,也不枉这一身本领!”

那渔夫半晌不言,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往前走着。

“壮士此等身手,若是只做一个垂钓江畔的闲云野鹤,实为可惜。”诸葛亮还在不停说着。

那渔夫停了下来,“这位小先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口才,前途实在不可限量。吴公有幸,可得先生之才。”

诸葛亮哈哈一笑,看着那渔夫有些犹豫不决,心想:今番如若为主公收服一员大将,定会让讨袁之战更加有把握。

“壮士,心中似乎还有疑虑,是觉得吴公不能用人还是觉得吴公现在势力微弱,前途未卜?”

那渔夫连连摇头,“非也非也!某岂是如此势力小人,只不过当初相见,吴公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谋士,而某已为大将;如今,吴公坐拥一州,叱咤天下,而某却落得如此地步,想来不甚唏嘘,只觉得无颜去见吴公。”

“亮以为壮士虽勇猛有余,缺未明时势。吴公虽然新得徐州,然南有国_贼袁术,北有新仇曹操,俱是兵多将广。徐州四战之地,必然难以久守。今番吴公奉诏讨贼,却苦无大将,若壮士此刻去投,对吴公来说,必定如久旱而得甘霖。”

诸葛亮侃侃而谈,让那渔夫眼角一动,叹息一声:“可惜无尺寸之功!”

“壮士,大功就在眼前,何故说无尺寸之功?”

“请先生赐教!”

“我等身负重任出使荆州,联合伐袁;若我等不回,此盟必破。将军若能护佑我等返回,此联盟一成,伐袁必胜,故此为一大功,壮士愿立否?”

那渔夫身子一震,用诧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那个满是希冀的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才十三四岁的少年,竟然对自己会如此尽心尽力。

“诸葛先生,实不相瞒,某乃常山赵云赵子龙。曾事旧主公孙瓒,因事见疑,故流落至此。刘玄德曾写信给荆州刘景升,让云来投奔。只是一来,因往事云有些心灰意懒;二来,云以为那刘景升虚名太过,并非明主,故一直没有前去相见,一直在这江边垂钓,打发时间。今番遇到两位诸葛先生,也是巧合。”

“原来是壮士就是子龙将军啊!”

“诸葛先生难道听过云?”赵云又有些诧异。

诸葛亮微微一笑,“亮曾听闻主公言:子龙乃世之无双勇将,若能得子龙,此生幸甚!”

听到这,赵云和在马上的诸葛玄不约而同地问道,“果然如此?”

诸葛亮肯定地点了点头,“那日亮在校场之时,谈到大将之才,主公便说道了赵子龙将军。未曾想,竟然在此相遇,看来子龙将军和我主确实有缘!”

赵云皱了皱眉,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诸葛亮,“云与吴使君只有一面之缘,吴使君竟然如此看重于云?诸葛先生此言定是有诈!”

诸葛亮稍稍有些失神,继而又说道:“将军是否了解吴公?”

“吴公仁义之主,多有智谋,更有胆略,却为一时明主。”

赵云仿佛背教科书一般说完,谁知诸葛亮却摇了摇头,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子龙之言,虽然不错,却忽略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吴公识人之明;起冉闵于庶民,得郭侃于闹市,甚至还从徐州将亮特意接到下邳。主公所言,绝非溢美之词,请子龙勿疑,是与不是,到徐州便知。”

赵云此刻终于下了决心,向诸葛亮抱拳行礼道:“多谢诸葛先生指点迷津,令某拨云见日,这一路就由云护送,定可保两位先生无虞。”

诸葛亮长长舒了一口气:一连说了那么多的谎言,无非是想将赵云先带回下邳,只希望主公能将赵云招揽,才能不负自己一番美意。

几人没多久就来到江边自己的一间小屋,简单收拾了下,赵云牵起自己的坐骑,拿起武器,便和诸葛亮同乘一马,赶到最近的渡口,搭船就离开了襄阳。

自从诸葛亮出使荆州之后,吴立仁总是担心诸葛亮不能平安返回,在这个交通和通信处在最原始状态的社会,吴立仁只能想着穿越前的电话、企鹅、微信等暗自叹息。此刻吴立仁已经兵发淮南,与纪灵统领的袁术大军相持在滁县。

滁县地处长江下游北岸,,接壤金陵西北,为六朝京畿之地,自古有“金陵锁钥、江淮保障”之称,为金陵江北门户。袁术遂遣大将纪灵领兵十万,以拒吴立仁。吴立仁以郭侃为主帅,秦昭为先锋,王守仁为军师,共率大军三万征讨袁术,包括秦昭统领的无双军五千,亲卫神威军五千,还有郭侃亲自率领铁血军两万。

纪灵大军驻扎与县城外,命军士筑了土山,用来抵挡吴立仁大军。郭侃便命尤俊达出阵搦战,尤俊达应命而出,催马前进,高声喊道:“敌将谁敢与我尤通一战!”

早有士卒进账禀报纪灵:“报大将军,敌将尤通搦战!”

听到有人搦战,纪灵看了看帐下诸位将官,问道:“敌将搦战,谁敢出阵杀敌,以壮我军声威!”

这时,一将站了起来,“末将雷薄请战,以斩敌将之首,献于帐下。”

纪灵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军兵力数倍于敌,不如倾巢而出,与之决战。”

“大将军,敌军此刻士气正盛,末将愿先斩敌将,再率部冲杀,定能大获全胜。况且敌将之中,只有冉闵勇猛无敌,尤通原是黄巾余孽,今番投降吴立仁,也敢在阵前叫嚣,末将愿立军令状。”雷薄继续请命道。

纪灵想了想,点了点头。“雷将军此战务必用力,若能先斩敌将,记汝一大功。军令状就不必立了,此番破敌,还需众将用力。”

“末将陈兰愿意出阵,为雷将军掠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