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张玉诡言挑争端 李傕仗剑欺天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文若之言何意?”

“当今天下,汉室倾颓,天子暗弱,李傕郭汜之流把持朝政,欺凌天子。数月之前,长安大乱,李郭自相攻伐,天子公卿蒙难,李傕劫持天子,郭汜劫持公卿,互相攻伐不休。天子现在正欲东归。洛阳废墟,不能为都,若主公迎天子与山东,择城定都,以天子之命征伐诸侯,必定使天下诸侯望风而降,此举可以能兴汉室,平天下,成不世之功!”

曹操听完,不禁哈哈一笑,“文若之言,令曹茅塞顿开,真乃吾之子房!来人,下令整顿三军,撤回山东,迎接天子。”

荀彧继续说道:“主公,需要先修书一封与吴铭,以天下大义说之,令其与袁术互相争斗,无暇他顾。主公在兖州休养生息,囤积力量,以待天下之变。”

“就依文若之意。”

李傕郭汜之争,依然按照历史中的脚步继续进行着,这却让曹操和吴铭间的矛盾暂时得到了缓冲。

弘农,镇东将军府。

张济此时心中十分烦躁,李傕和郭汜相争,两人分别都给张济去了书信,意图拉拢张济,攻击另一方。

“两位以为,我该如何?到底是相助李傕以攻郭汜还是相助郭汜以攻李傕?”

府中除了张济,还有他的侄儿张绣和族弟张玉。此时被问道,两人都有些犹豫。张绣想了想,就说道:“以小侄愚见,不如两不相帮,让他们争个两败俱伤,叔父便可坐收渔翁之利,岂不妙哉?”

“汝以为也曾想过,只怕到时得罪两人,为两人所恨,反倒不美。”张济担心地说道。

张玉呵呵一笑:“兄长,既然害怕两人记恨,不如先去给两人说和,便两不得罪,有何不可?”

张济摇了摇头,“若是如此,岂不是又会和之前一般,为兄还是只能呆在这弘农,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哈哈,兄长真是太过正直。兄长明为劝和,却暗中挑拨。再与天子暗中相通,迎天子与弘农,则天子便可在兄长掌握之中,如此号令天下,莫不望风披靡。”

张玉这句话说完,张济这才喜笑颜开,“世美之言,实在妙极了!”

张济率军,宣城为两军劝和,张济便先来到李傕帐中。李傕知道张济没有依照自己信中之言相助,心中不乐。

“镇东将军,汝愿助我还是帮助郭阿多?”李傕脸色阴沉地问道。

“大将军,济之来意,本为劝和。我几人皆为凉州旧部,如此厮杀,岂不让他人坐收渔翁之利?不如就此罢兵言和,济居中调停,谁若再敢不从,济必将兵击之。大将军之意如何?”

李傕冷哼一声,“张济!你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你可知那郭阿多早已容不得我?如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张济叹息一声,“大将军,请听济一言。如今情势,势均力敌,相争不下,不如虚以言和,再找机会,趁其不备攻之,岂不事半功倍?”

李傕一听,不禁喜不自胜,“张兄愿意相助?”

“愿听大将军差遣!”

李傕满意地点了点头,“既如此,张将军以为现在应该如何?”

“济愿先见天子,以天子之名去见郭汜,说其与大将军言和。大将军交出天子,郭汜交出公卿。济以中间调停之名做东,为大将军和郭汜摆下宴席。席间大将军可从中取事,先杀郭汜,再收其部,则大事可定也!”

听完张济的话,李傕心中终于定了下来,“来人,带张将军去见天子。”

张济走后,贾诩摇了摇头,“大将军,张济此行怕是不怀好意!”

“文和何意?与郭阿多相争许久,汝也无片言相助,今番有人来助,汝便如此多疑,莫不是怕他立功而不能相容?哼!”

“大将军息怒。若是果然应了张济之言,则张济得天子公卿,而大将军继续和郭司马相争,最后岂不是让张济渔翁得利。依诩之见,不如暂准他说和,天子还是在大将军自己手中才可。”贾诩谏道。

“若是如此相疑,岂不冷了他人之心?”李傕心中还是十分愿意相信贾诩,可是这段时间,贾诩却不能帮自己战胜郭汜,这令他心中十分恼怒。

“若是张将军果然忠心为大将军着想,想必会理解大将军之心的,否则必有他图。”

李傕点了点头。

张济从天子刘协那回来后,辞别了李傕便马不停蹄地来到了郭汜营中,将和李傕说的话一般和郭汜说了一番。

“张将军果然肯相助于我?这是为何?”

郭汜自然也不太相信张济的来意,单单是为了帮助自己。

“大司马莫非忘了,当初我弟张玉,只是因为轻敌,险些被其斩首。李傕刻薄寡恩,待人虚伪,如此小人,吾恨之久矣!只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今番若大司马依某之计,定能为国除奸,为百姓除害。如此大司马威名必会传于天下,名垂青史也未可知。”

张济这些话,都是张玉教他说的,而郭汜听完后,果然意动。他向着张济抱拳谢道:“若是果能成事,张兄必当位列三公!”

张济笑了笑,“济非为功名而来,只说到时候大司马需要防备李傕先下手为强,为其所害。”

郭汜点了点头,“张将军真义士也!”

张济两边相劝后,郭汜和李傕纷纷表示愿意说和。

李傕早起,去见天子刘协,未经通传,便仗剑闯入天子寝宫。此时宫女太监都在忙忙碌碌收拾东西,看到李傕进来,纷纷吓得赶忙跪下。

“参见大将军!”

李傕看到众人都在收拾东西,心中疑惑,便问道:“汝等为何收拾衣物?莫不是要逃跑?”

这时,有个管事太监说道:“大将军息怒!小的们不敢。只是陛下有言,今番要和大家一起去投奔镇东将军,便让我等早些收拾,以防到时慌乱。”

李傕听完,才想起贾诩之言,气的七窍生烟,猛然拔出佩剑,一刀斩了那太监首级,口中不停骂道:“张济匹夫安敢如此欺我!我必杀之!”

听到外面的惊叫声,天子刘协出门一看,李傕正拿着一把鲜血淋淋的剑,恶狠狠看着自己,刘协不由得吓得脚一软,几乎倒了下来。

“大将军仗剑直入朕,朕的寝宫,莫非,莫非是要造反吗?”

刘协哆哆嗦嗦说完,李傕却并不施礼跪拜,将佩剑送入刀鞘,“谋反之人是张济,是郭汜,臣,才是陛下的大忠臣。陛下如果再存有异心,休怪臣冒犯了!”

刘协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地上那个太监的尸体,不由得悲从中来,“我堂堂天子,竟然如此被人相欺,难道这天下就没一个忠臣不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