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杨董反李劫天子 李郭追驾战夏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李傕之军,果然如贾诩之言,随着李傕郭汜的不断争斗,李傕部下杨奉、董承反叛,率部袭击了李傕,并劫走了天子,赚走了公卿,向着山东而去,李傕郭汜暂且言和,同时追击天子。

途中天子刘协再次下密诏召诸侯秦王,白波帅韩暹、河内太守张扬、河内太守王邑一起来助,均不敌李郭。刘协携着文武,一路行到洛阳,看到残破不堪的洛阳,无百姓人民,更无房屋容身之地,想再修起来,几乎不可能。刘协心中悲戚不已,不由得掩面而哭,众文武皆一同哀伤不已。

这时,韩暹上前奏道:“陛下,李郭追兵将至,何不出洛阳以逃?在此迁延下去,恐怕命不久矣!”

董承看不惯黄巾出身的韩暹,听到他说这话更是怒从中来,“韩暹!竟敢对陛下如此无礼,莫不是你也想造反吗?”

“无礼?董国舅,你也不看看陛下现在的处境!咱们都是明白人,谁来这不都是为乐做个从龙之臣,立个救驾之功。若是再不走,等陛下再被李傕郭汜夺去,恐怕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了。还要什么礼数。陛下若再留恋此地,韩暹就此拜别。”

刘协看到两人争吵,连忙出言相劝,“韩将军所言有理,今番李郭又要追来,我等还是速速离开才是。只是不知道天下之大,哪里才是朕的安身之地?”

这时,太尉杨彪出来奏道:“此处离山东曹操不远,曹操祖上颇受国恩,不如暂投曹操,再传檄天下勤王,陛下以为可乎?”

刘协心中没有主意,听到杨彪提议,连连称好。韩暹杨奉虽然不太满意将天子送到其他诸侯之手,可是现在李傕郭汜势大,他们抵敌不过,只能听从杨彪的建议,暂投山东曹操。

出了洛阳,没有多远,忽然有快马来报,李傕郭汜已经追赶而来,就在百里之外。韩暹杨奉情急之下,催促天子公卿快行,然而众人尽皆不行,哪里走的过李郭大军。不到一个时辰,李郭大军已经赶到了十里外,天子急召诸将讨论破敌之策。

“董国舅可护送陛下先走,我等愿意殿后,以御李郭二贼。”杨奉和韩暹出奏道。

杨奉韩暹各带领麾下数千人马,应战李傕郭汜。

两军对圆,李傕单叫杨奉出阵;杨奉策马而出,李傕开口骂道:“无耻背主之辈,有何面目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还不赶紧束手就擒,我还可以看在往日情分上饶汝不死。否则,定让尔等死无全尸。”

杨奉哈哈一笑,手中大刀一指,“吾是为大汉之将军,自然一天子为主,岂能认尔等奸贼为主?汝不听人言,专信巫术,实在令人心寒,今天子封我为车骑将军,命吾讨贼,若是汝等知道好歹,赶紧退去,否则,顷刻间让尔等化为齑粉。”

李傕大怒之下,拍马就去取杨奉,杨奉也不惧,迎着李傕而去。两人战到二十回合,杨奉抵敌不过,大声喊道:“公明助我!”只见杨奉阵中闪出一员大将,手持一柄大斧,向着李傕杀去。李傕看来人气势不凡,心中有些疑惑,勒马问道:“来将通下姓名。”

“河东徐公明!”

大斧一挥,李傕手中兵器只一挡,只感觉必不能敌,两人战不十合,打马便向阵中而去,徐晃紧追不舍,李傕阵中两骑齐出,高声喊道:“奸贼休伤吾主!”迎着徐晃而去。

李傕一看,正是自己的两个侄儿李暹和李别,心中稍定,回身观战。

只见李暹和李别双战徐晃,徐晃却游刃有余,丝毫不惧。大斧空中翻飞,将李暹和李别压制得死死的。李傕心知徐晃之勇,大手一挥,全军向着杨奉阵中冲杀而去。

徐晃见状,大喝一声,大斧一下劈飞了李别的兵器,继而再一斧头,将李别斩于马下。李暹大骇之下,便往阵中而走。杨奉看到李傕大举进攻,也一挥手,两军顿时战在一起。

徐晃虽然勇猛,可是杨奉和韩暹帐下士卒却合计只有万余,哪里是李傕郭汜数万人的对手,挡了半个时辰,便在徐晃的保护下,带着仅有的四五千人马逃走。

天子在前正走着,忽然又看到前方又一支大军而来,刘协只觉得浑身战战兢兢,不知该往哪里而走。

正在这时,前方大军停住,有一人一骑迎面而来,看到天子公卿缓慢步行,那人下马问道:“莫非天子乎?”

这时董承大声斥道:“天子在此,汝乃何人,竟然见天子而不拜?”

来将连忙跪下,口中称罪道:“吾乃兖州曹公麾下大将夏侯惇,听闻天子逢难,曹公特命我先率先锋大军前来保驾!”

刘协听完,松了一口气,连忙将夏侯惇扶起,“将军既然来保驾,速速遣大军应敌,李郭二贼不久将至。”

“陛下休慌,惇这就引军击贼,还请天子继续前行,曹公率大军将至,到时,陛下可无忧也!”

夏侯惇说完,便引军而去。看到夏侯惇麾下军容齐整,纪律严明,气势如虹,刘协此时终于心中大定:有了曹操保驾,朕再也不用担心被李傕郭汜二贼欺压了。

夏侯惇大军走不多远,便遇到溃逃而回的杨奉和韩暹。杨奉、韩暹不知夏侯惇是何处兵马,一问才知,也是保驾而来,便连忙指向气势汹汹杀来的李郭大军,“李郭二贼大军将至,意图劫掠陛下,请夏侯将军挡之!”

夏侯惇看着丢盔弃甲的杨奉和韩暹,不由得冷笑一声,“二位将军且住,看我如何杀退两贼。”

李傕看到忽然杀出的一支生力军,不由得有些犹豫,止住大军,策马向前而去,“不知将军是何人麾下兵马?是来助我破贼乎?”

“吾乃兖州曹公麾下先锋夏侯惇,来此为天子保驾,汝等奸贼,怎敢罔顾国恩,仗势欺压天子。”夏侯惇长枪对着李傕一指,大声喝道。

李傕才知道,原来是曹操的兵马到了,他深知曹操的实力难以力敌,便笑了笑,接着说道:“夏侯将军误会了!吾本朝廷大将军,另一个是大司马,焉能欺压天子。实在是部将杨奉、董承勾结韩暹,劫持天子,吾等是为救驾而来。”

“休得诈我!我已见过天子,汝等若是识趣,赶紧退去!”

李傕看到夏侯惇戳穿自己的谎言,不由得一怒,大声说道:“夏侯惇!汝主曹操,若不是我当初抬举他,曹阿瞒焉有今日。若是再不识抬举,定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夏侯惇听完,不由得大怒:“逆贼休逞口舌之利!看枪!”

说完,持枪催马杀向李傕。李傕正要迎战,只见从后而来一将,早就怕马迎向夏侯惇,李傕一看,正是自己的侄儿李暹。看到李暹出阵,想到刚刚折的李别,李傕连忙大声叮嘱道:“小心应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