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林冲挂帅击秦昭 袁真闯府戏张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建安元年,公元195年夏,吴立仁在下邳,再次召集三军,调兵点将,进行第三次伐袁。

郭侃带走了一万铁血军,准备大举进攻由纪僧真和纪僧猛防守的全椒秦昭和诸葛亮率领麾下无双军赶赴东城驻扎,以防袁术大军支援而吴立仁则率领神威军同冉闵、臧霸率领五千铁血军,从广陵出发,派遣使者送信给刘繇,意图借道丹阳郡,进攻建业。陈近南、赵云和徐宁等将留守下邳。

滁县大规模的兵马调动,早有探子报给远在寿春的袁术,袁术听闻后又一次暴跳如雷,并在早朝之上,召集群臣,共商应对之法。

“吴铭小儿几次三番犯我州郡,我欲御驾亲征,众爱卿以为如何?”袁术在朝堂上一说话,顿时好像一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湖面之中,激起了轩然大波。

张勋出班奏道:“陛下九五之尊,岂能轻出?不如由大将军纪灵继续带兵抵御吴铭。”

听到张勋之言,袁术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大将军前番一战,已经损兵折将,岂是那郭侃小儿的敌手?”

此时袁胤不急不缓站了出来说道:“臣保举一人,可以和大将军共同破敌。此人兵马娴熟,熟读兵法,武艺精深,若以此人为副将,共同出征,必能凯旋而归。”

袁术“哦”了一声,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是谁,便不解问道:“爱卿所言,到底是何人?请速速道来。”

“此人正是禁军副统领,林冲。”

袁胤的话刚说完,同样在朝堂之上引起了议论纷纷,“一个禁军副统领,能上的了大台面吗?”、“莫不是林冲使用财物贿赂了袁胤?”、“林冲是谁?”

林冲到底是谁?大家都没有什么印象。袁术看到场面顿时有些混乱,便咳了一声,“宣禁军副统领见驾!”

不一会儿,一个全身披挂的中年将军走了进来,向袁术施礼后起身问道:“臣林冲奉诏而来,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林将军,刚大司马举荐你文韬武略无一不精,朕意让你统领大军,抵挡吴铭,林将军以为如何?”

袁术口中的大司马,正是袁胤。林冲和袁胤本无交集,又没有什么交情,听闻竟然是袁胤举荐了自己,不解地看了看袁胤,袁胤只是冲他笑着点头致意。

虽然不知道袁胤到底为何要帮自己,但是有这样出人头地的机会,林冲自然不会拒绝,他神情肃穆,再次对着袁术拜了一拜答道:“启奏陛下,臣自当尽心竭力,以报陛下大恩!”

听到林冲的保证,袁术不由得心花怒放,连声说道:“好好好!林将军,朕现在擢升你为四品建威将军,令汝与大将军带兵八万,增援全椒,抵御郭侃。”

林冲谢恩,“臣万死不足以报陛下大恩,此行必当生擒郭侃,活捉吴铭。”

忽然而来的幸福让林冲一下子变得热血沸腾,朝堂之上放下豪言壮语。虽然其余文武并不是太清楚林冲的实力到底如何,但是他这样一席话让众官信心满满,心中已经将吴铭、郭侃当做囊中之物。

林冲一到家,就大声喊道:“夫人,夫人,快快与我收拾行装,我明日就要率大军出征了!”

此时从房间里走出一个女子,脚步轻盈,面容姣好,生的端的是端庄秀丽温顺可人。此女正是林冲之妻张氏,寿春城一大户张家之女,两年前看中了林冲的武艺和抱负,嫁于林冲。

张氏看到林冲满面春风地回到家,轻轻一笑问道:“夫君如此着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冲抓住张氏的小手,兴奋说道:“夫人有所不知,今日朝堂之上,陛下亲自提升我为四品建威将军,令我和大将军统兵八万,共同御敌。我一生漂泊,未能得遇明主,实现胸中所学,实为遗憾。今番陛下如此信任于我,岂能不令人欣喜?”

看到林冲如此心花怒放的模样,张氏神色间不由得多了一丝担忧,“夫君,沙场征战,刀枪无眼,夫君千万要小心为好,不要让妾身担心。”

林冲一把将张氏揽到怀里,语气少了一丝热血,多了一份柔情,“夫人莫要担忧。大丈夫生于天地间,自然要有一番成就,才能不负这一身本领。我只是有些不放心夫人一个人在家,无人照看,我会知会兄长,让他多加照拂一番。”

张氏眼角有些微红,想说点什么,又无法开口,只是靠在林冲怀里,享受林冲温暖的怀抱。

第二日,林冲便到点将台报道,和桥蕤一起,再次跟着纪灵,一同向全椒进发。出了寿春后,林冲便下马向纪灵请命,“末将愿率领三万大军进攻东城。”

纪灵听到林冲此言,心下一惊,连忙回道:“林将军,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若是汝要进军东城,郭侃大军离东城不到两百里,若是郭侃大军支援,林将军就会被东城秦昭和郭侃内外夹攻,到时候恐怕就无力回天了。”

林冲摇了摇头,笑了一笑,“大将军所言极是!然而若是郭侃增援东城,大将军率大军和全椒将士兵合一处,共同收复滁县。再将大军一起同向东城,郭侃必败无疑!”

纪灵仔细琢磨了一番林冲的计策,他心中也觉得有些道理。自从被郭侃一战击垮十万大军之后,他仿佛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总觉得和郭侃对敌,没什么胜利的指望。这次袁术令起出征,他也想不到什么妙计退敌。而听到林冲的一番话,仿佛又再次点燃他心中的熊熊烈火。

“既然如此,那我就拨四万军马与你,我和桥将军率四万大军,会同全椒纪僧真五万大军,此战定要让郭侃有来无回。回朝后,灵必定为林将军请功!”

林冲重重点了点头,向纪灵拜了一拜,领军而去。

而林冲之妻张氏在家中远远看着林冲离开后,心中不由得一阵黯然神伤,她命令丫鬟小翠将大门关好,便走进内院。

正在这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小翠连忙匆匆走过去,小心翼翼打开门一看,只见一个身着华服肤色白净的少年,身后带着几个仆人,正笑着看着自己。

小翠不解问道:“公子有何事?我家主人已经出征在外,公子此来寻不到了。”

那华服公子摇了摇头,“小丫头,我来此自然不是为了你家主人,实在是为了你家主母张氏。”

“公子是何人,我先去通传一声。”小翠以为来人必是张氏故交,就好心答道。

谁知那华服公子一把推开门,脸色阴沉看着小翠,只是十分不满地说了一句“不需要”,径直大步向院内走去。

那华服公子的气势顿时吓得小翠不知如何是好,发呆了一下,便连忙大声喊道:“主母,有人闯进来了!”

那华服公子身后几个仆人听到小翠乱喊,一下便将她推到在地,随后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说:“让你乱喊,敢坏我家公子好事!不想活了!”

张氏在院中听到有人来找自己,又听到小翠这样一喊,接着就是小翠痛苦讨饶声,张氏心中吃惊不已,急忙起身,正撞到那华服公子闯了进来,张氏抬头一看,大惊失色道:“怎么是你?”

那华服公子不由得哈哈一笑,上下不住地打量着张氏,笑嘻嘻地说着:“林夫人还记得我啊!”

张氏神色一变,鼓足勇气,大声喝道:“袁公子,汝父乃是当朝大司马,我夫君乃是堂堂建威将军,同殿为臣,汝休得放肆!否则等我夫君回来,定要让你好看!”

原来这华服公子正是大司马袁胤的三子袁真,此人不学无术,只喜寻花问柳。数月前偶然在街市上遇到张氏之后,便看上了张氏,出言调戏,后来因听下人说,张氏夫君是禁军副统领,心有有些害怕,便没有再纠缠下去。而张氏原本打算和林冲说到此事,后又听说此人是大司马的公子,心中担心林冲会因为自己毁了大好前程,便也没有和林冲说破。

袁真轻蔑地笑了一声,“哼,林夫人,他林冲再怎么威风,也只是我袁家的将军。在我袁家地盘上,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不成?”

说完,一边狎笑着,一边伸手向前,就要抚摸张氏的小脸,张氏大惊,后退一步,大声喝道:“袁真!光天化日之下,汝竟敢如此胆大妄为!我夫君为陛下刚刚册封的朝廷四品建威将军,汝难道不怕他翻脸吗?到时候恐怕大司马面上也不会好看,请袁公子自重!”

听到张氏此言,袁真脸色一沉,脸上笑容不见了,手也收了回来,冷笑一声:“四品将军?很威风啊?哈哈!夫人可知,他这个四品将军是怎么当上的?”

张氏默然不语,只是小心翼翼盯着袁真的一举一动。

“谅你等也不会知道其中原委。若是我说出来,你就知道本公子的手段。”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