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纪伸小心未中计 张勋大军显锋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系统的提示虽然在吴立仁的耳边响着,然而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拼杀,此时的吴立仁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继续战斗下去,他现在即使武力提升到92,也无法发挥出来。不远处一直观望的花荣早已看到阵中的情况,他收起弓箭,挺枪策马冲向阵中还在交战的三人,对着吴立仁大声喊道:“主公休慌,花荣来也!”

看到花荣冲出阵来,吴立仁不由得舒了一口气,既然已经领悟了最后一招得仁,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此刻无需再拼命。于是荡开了纪僧猛的大刀之后,拍马便向阵中跑去。

桥蕤和纪僧猛哪里愿意就这样当吴立仁离开,眼看到手的大功就要飞走,他们心中顿时焦急万分,拍马便追了过去。

转眼间花荣已经赶到,一人接住桥蕤和纪僧猛,“主公快走,我来挡住他们!”

吴立仁对花荣自然还是有些信心,基础90点的武力值,即使不能胜过桥蕤和纪僧猛的合击,也可以全身而退。花荣一心只想救回吴立仁,与两人交手不到十合,便打马也向阵中撤去。

纪僧猛怪叫一声:“气煞我也!大刀一挥,便下令麾下大军向吴立仁阵中冲杀过去。

城墙之上的纪僧真一看,心道不好,如此又要中敌人诱敌之计,立刻下令鸣金收兵,虽然纪僧猛和桥蕤有心追击,可是他们也知道,不能在斗将时拿下吴铭,此刻再追已经于事无补,眼看到手的大功,就这样飞走了,两人心中十分不甘。

可是却只能率军怏怏回城,别无他法,桥蕤此刻心中更是已经恨死了吴立仁:吴铭啊吴铭,你到底练了什么枪法,为何会这样厉害!为什么不能让我抓住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立一件大功!吴铭,我一定要杀了你!

“滴!检测到桥蕤对宿主产生仇恨,宿主获得仇恨值8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54,仇恨值36点。”

吴立仁刚回到阵中,刚把身上的盔甲脱下,还没来得及清理伤口,忽然传来系统的提示,让吴立仁思之再三,不能理解,“为何这个时候产生仇恨?系统可以检测吗?”

“检测到桥蕤因为宿主武艺高于他,不能将宿主击败斩杀立功,故而对宿主产生仇恨。”

听完系统的解释,吴立仁忽然感觉伤口疼痛起来,忍不住开怀大笑,心道:这二货桥蕤,自己技不如人,这也怪我咯!

花荣回到阵中,看到吴立仁身上不断流血的伤口和吴立仁在那里忍俊不禁的笑容,花荣连忙跪下请罪道:“是花荣保护不周,才让主公受伤如此,请主公责罚!”

吴立仁摆了摆手,笑道:“花将军此言差矣!此战虽然不能引诱敌军出城,但是我却将虎牙枪法领悟透彻,这点小伤算什么!”

花荣听后,忍不住感叹道:“主公英武不凡,花荣佩服!不过还是快点请医官来给主公治疗一下,否则军师来了,定会骂花荣的。”

吴立仁又笑了笑说道:“医官马上就来了,只不过军师埋伏了许久,却不能将敌人引诱出城,确实有些可惜!”

刚说完没一会,只见王守仁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向着营帐走来,口中大喊着“主公”,看到吴立仁躺在那里,医官正在为他上药包扎,王守仁到了嘴边的话,忍住没有说出来。

医官都弄好后,接着嘱咐道:“主公伤口不深,都是些皮外伤,不过为了防止留下隐患,最近还是要好生静养才行。”

吴守仁躺着,此刻上了药之后,伤口开始火辣辣的疼了起来,然而那么多人在场,他只好忍住,不发出一点声音,额头上开始渗出许多汗珠。

送走医官后,王守仁来到吴立仁面前,看着吴立仁痛苦的样子,他也忍不住摇头叹息道:“主公,此举实在危险,还望以后能多为黎民社稷考虑,为大业考虑,不要再逞一人之勇了!”

“阳明,我心中自有计较。圣人言: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吾岂不知?此战确实无甚风险,这点小伤,和徐州之战,不可同日而语,况且我已经将虎牙枪法彻底领悟,现在,即便是花荣将军,和我正面交锋,恐怕也不能占到任何便宜。”

说完,笑了一笑,看向花荣,花荣却诚惶诚恐地答道:“主公枪法精妙,实在非常人所及,若是再掌握熟练一些,多些变化,荣自然不是主公的对手。”

花荣的意思,现在吴立仁的枪法还是不能融会贯通,想打赢他,还是有点困难。

吴立仁不想和他辩解,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疼痛感又再次袭来,“军师,看来纪伸还是比较谨慎,没有被引诱出来,让军师白等了那么久。”

“纪伸已经在郭都督手上吃了很多亏,现在长了点心眼倒是没什么问题,等围城日久,全椒大军必定军心不稳,主公不必担心。只要冉将军能挡住寿春来的援军,全椒城不足为患。”

吴立仁点了点头,冉闵率五千精锐,再占住要道,挡住袁术两三万兵马绰绰有余。

冉闵大军率领大军在曲亭山安下营寨,他明白自己的任务就是阻截袁术的救援大军,冉闵接受了谢晦的建议,在曲亭山山口处设下了各种障碍物,并在山坡上准备了各种稻草、积木、火油等引火之物,只等袁术大军来。

又过了几日,冉闵正在营帐与谢晦议事,忽然帐外传来了急报,一名探子冲进大帐,惊慌失措地说道,“报,报冉将军!距离曲亭山五十里外,发现了袁术先锋大军的踪迹。”

冉闵一听,高兴不已,起身问道:“敌军约有多少人马?”

那探子即刻答道:“回将军的话,敌军浩浩荡荡,不知人数,先锋大军就有一万之数,其余大军估计约有十万之众。”

“什么?你说有多少人马?”

冉闵好像没听清楚,再次问道,那探子十分心虚地答道:“约有十万之众。”

冉闵听完,脸色一变,大声斥道:“大胆!汝是存心欺骗我不成?军师曾言:敌军最多派出三万人马,你莫不是没有探查清楚,就来我这里虚报军情?赶紧从实招来,否则,军法处置!”

那探子一听,吓得赶紧跪倒在地:“将军饶命,小的之言千真万确,岂敢欺瞒将军,敌军人马众多,虽然具体人数小的估摸不清楚,但是也不会相差太多。”

谢晦在一旁眉头紧锁着,看到冉闵忽然大发雷霆,连忙起身劝道:“将军暂息雷霆之怒,且听属下一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