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陈庆之死不改志 吴立仁无辜躺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陈庆之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子为何会对吴立仁存在如此偏见,但是他心中已经认定的事情岂能是这样一个丫鬟所能改变的,他继续争吵道:“姑娘此言太过偏激。孰不知,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若使曹操袁术暴虐之辈四海一统,不知这天下百姓还能剩几何!天下诸侯无数,谁人能似主公这般以百姓为先!”

这时绿衣丫鬟向陈庆之走了两三步,他和陈庆之此时只相隔咫尺的距离,原本和善的讨论,随着她的脸色一转变得冰冷起来,“如果我让你背叛吴铭,另投别人,你会如何?”

陈庆之呵呵一笑,“绝不可能!除非主公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否则主公不弃我我便不会背叛主公!”

“如果我又说,只要你背叛了吴铭,就能活命,否则恐怕陈大人活不过今晚!”

陈庆之好像已经猜到了这一切,脸上没有一点惊讶和意外,只是仍然很平静地说道:“真正好男儿,名利不能动其心,生死不能改其志,姑娘若想检验煦是否是好男儿,大可一试!”

陈庆之的话仿佛气到了绿衣丫鬟,她用力地跺了跺脚,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指着陈庆之,语气中满是威胁之意,“你莫不是以为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选择答案,只要你肯背叛吴铭,随便你投靠谁,我都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休要怪我无情!”

陈庆之这时又一次盯着那个丫鬟细细看了一会,那丫鬟不知陈庆之何意,催促问道:“看什么看,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你到底决定好了吗?”

“敢问姑娘芳名?”陈庆之仍然风轻云淡地随意问了一句。

绿衣丫鬟一脸茫然,他不知道陈庆之到底在想什么,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交流,这让她更加恼火,“你问这个干嘛?现在是让你选择生死的问题。”

生,或者,死,对有些人是可以去选择,对有些人来说,答案只有一个。

“我刚刚已经记住姑娘的容貌,再知道姑娘的芳名,死后才能在阎罗殿中回答我到底是被一个风采无双的何人所杀。”

陈庆之的话,让绿衣丫鬟仿佛出离愤怒,手中匕首一动,电光火石间,匕首已经抵在了陈庆之的喉咙上,陈庆之只要动一动,或者绿衣丫鬟的手动一动,那匕首便会瞬间没入陈庆之的喉咙。

“只要你答应我背叛吴铭,哪怕你假意答应一番,等我走了你大可以再反悔,我就可以饶你一命,这样总可以了吧?”

陈庆之依然摇了摇头,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他平静地说了一句,“我不喜欢骗女子!”紧接着闭上了眼,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陈煦!你为何如此不知好歹!我看在这钱塘百姓的份上,才愿意留你一命,你怎么就那么倔强!”

说完手中匕首往旁边奋力一甩,匕首直接打入了柱子上,整个匕首只剩下手柄留在外面。

“我叫红拂。”

留下最后一句话,她快速跑出房门,一溜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庆之轻轻舒了一口气,此时他的额头也已经开始不停地渗出汗水,刚刚的凶险,他自然知道;他只是不知这红拂到底是何来历,是谁人所派,最终又为何会放过自己。忽然,陈庆之想到刚刚红拂被自己气到的时候,有种娇嗔的表情,他不觉得失声一笑,“彼佳人兮,见之不忘!”

红拂自然是和虬髯客张仲坚一起出世之人,这一世,她的身份是虬髯客的师妹,虬髯客为了能在王朗手下立下大功,便提议行刺杀之计。他让红拂找机会扮作钱塘县县丞府的丫鬟,找机会行刺陈庆之。然而恰逢钱塘县受灾,红拂亲眼看到陈庆之每天为了灾民的事情辛苦奔走操劳,不由得心中怀疑此次任务的合理性。可是虬髯客的命令,她一定要完成,只有杀了陈庆之,才能让会稽百姓免受战火之苦。

最后红拂终于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既不会让会稽百姓受苦,也可以不需要杀了陈庆之。只要陈庆之离开吴立仁,那她就再也没有杀陈庆之的理由了。本来红拂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觉非常满意,可是陈庆之的倔强的秉性却让红拂一切幻想都成空了。有一瞬间,她甚至想眼睛一闭,杀了陈庆之就可以了。可是最终她不知为什么,还是没有下去手。

想到那个身穿白衣,温文儒雅的人中俊杰,红拂不由得又一阵埋怨:陈煦,陈煦,你这样让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和师兄交代?若是我完成不了任务,他一定还会再去杀你的,到时候我该怎么帮你?哎,这一切都是吴铭的错,都是吴铭,不知他给陈煦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让他连死都不怕。

吴铭,都是你,都是你,我恨死你了!

红拂在心里狂喊着,可是这一切却有什么用。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红拂女张出尘的仇恨值8点,检测到张出尘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5,统率59,智力78,政治56,张出尘拥有特殊属性绝杀——进行突袭刺杀时,瞬间武力4,降低对方武力3点。”

系统的这一提示,真正将吴立仁吓到了,一是一个会绝杀的刺客对自己产生了仇恨;二是这个刺客是红拂,看起来一定是虬髯客张仲坚携带出世的,风尘三侠出来两侠了,那么李靖李药师不会也出来了,若是真出来,一定还是和红拂是一对。难道真的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怕啥来啥?

“系统,能不能检测张仲坚携带的其他出世人物啊?”

吴立仁有点惴惴不安,系统的回答让他的心更是不能安定下来,“回禀宿主!携带出世的人物,如果宿主没有见到或者听说,又或者对宿主没有产生亲密或者仇恨,或者没有触发技能影响到宿主麾下文武,宿主将不能检测到携带人物的情况。”

“这些我都知道,就是想看看系统有没有遇到什么bug,不对,是更新什么插件,就能检测到了。如果这个检测不到,那系统检测下为什么红拂女会对本宿主产生仇恨?俗话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红拂女总不会是因爱生恨吧?系统,你不会给她植入的身份是本宿主的情人吧?你不能这样坑我!”

“宿主请不要太自恋。本系统已经检测到张出尘对宿主产生仇恨的原因是:张出尘接到任务刺杀陈庆之,后来对陈庆之产生好感不忍下手,欲让陈庆之背叛宿主,陈庆之不肯,故而将一切原因都归咎于宿主。”

这是什么理由?怎么比我刚刚想到的还要无法理解!我这是躺枪了?这都能怪到我头上?红拂女,你到底是什么思维,什么逻辑?吴立仁开启疯狂吐槽模式。

“回宿主,这是女人的思维和逻辑。”

哈哈哈!系统的这个回答简直神回复,女人的思维和逻辑,无论在什么朝代,都是一种无敌的存在。

想着想着,吴立仁又觉得忽略了点什么。

“不对,不对,总觉得哪里不对,系统你说红拂女对陈庆之产生了好感?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李靖没有出世,只有红拂女出来了,然后红拂女反而对白袍鬼将一见倾心?这剧本不对啊,系统,陈庆之要是把红拂女给收了,李药师岂不是要成单身狗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