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红拂女夜奔寻陈煦 虬髯客伺机刺白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想完就忍不住笑了笑自己,这想的也太多太远了,且不说李靖还没出世,就是召唤出来,这个时代的美女也不少,凭他这样的人物,怎么样都能勾搭一个两个的,美女永远都是爱英雄的。最大的安慰就是红拂女没有和李靖一对,那李靖即便出世也不会因为红拂女的缘故和自己成为对手,这样就够了。吴立仁此时只是希望陈庆之尽快将红拂女给收了,来一出新版的红拂夜奔为白袍,李靖别哭脱绿帽。

想到这幅画面,吴立仁就感觉很有喜感,心情大好的他,忽然又听到一声系统的提示。

“滴!检测到陈庆之完成剧情放粮市仁,陈庆之将吴郡数县官粮免费发放给钱塘县的受灾百姓,使得宿主仁德之名广为人知,特此奖励陈庆之基础政治永久+1,当前陈庆之的基础政治提升至71.”

咦,陈庆之那么给力,竟然开仓放粮,给自己加声望,这事情做得好啊!利人利己,不但收复了郡县,还能收到民心。是时候派个人物去管理丹阳和吴郡了。

吴立仁想了想,便写了一纸任命书,调任陈登为丹阳太守,协调伐袁大军的后勤;陈珪代替陈登为广陵太守,配合郭侃和秦昭的行动;诸葛瑾任吴郡太守,自然这个太守目前还是虚的,毕竟吴郡的治所还没有拿下,暂时让他到曲阿县行事。

陈家现在有陈登、陈珪和陈近南三人分别掌管吴立仁治下的三个大郡,这样的荣耀可谓在吴立仁手下不会再有第二个。不过吴立仁对他们放心,所以倒是不担心什么。况且三人只是担任文职,手上并没有多少兵权。

红拂女张出尘没有完成任务,心中一直在想着如何同虬髯客交代,可是想来想去,直到回到了山阴,她仍然没有想到一个好说辞。回到府上,虬髯客看到红拂女从外而来,心中大喜,迎了过去,兴高采烈地说道:“师妹,任务是不是已经完成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容易?有没有遇到危险?”

红拂女一脸不安地看着虬髯客,摇了摇头。

“难不成失手了?陈庆之身边有高人保护?不应该呀,总有一个人的时候,难道陈庆之武艺高强,师妹不是他的对手?”虬髯客猜测各种可能的说法,然而红拂女却依然只是摇头。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如实告诉我。”

虬髯客失去了耐心,看着红拂女的样子,他也有种不安的感觉,到底会出什么意外?虬髯客实在想不到。

红拂女心一横,就打算一切如实来说,不管到底虬髯客怎么想,怎么做,她也都认了。“师兄!陈庆之是个爱民的好官,钱塘县因涨潮受灾,我看到陈庆之每天不停奔走救助灾民,不辞辛苦,哪怕自己没吃好睡好,也要让所有受灾百姓好好的。如此爱民之官,红拂心中实在不忍杀之!”

“就这样?好官?师妹你真是天真!他是发动战争之人,若是让会稽郡经过战火,百姓死伤岂不会更多?你怎么能因此而对他心怀仁慈,他不死就会有更多的人死于非命,这点师兄教过你多少次了,你怎么还是如此不听话!”虬髯客大声呵斥着红拂。

“可是如今天下大乱,哪里会不死人,即便杀了陈庆之,还会有其他更多的人派过来,我们杀得完吗?况且,这天下总要再次一统,无论是谁,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红拂女据理力争,不知不觉用到了陈庆之的对他说过的话,想到陈庆之当时在自己的威胁下,和自己据理力争之时,心中忽然多了一丝别样的感觉。

虬髯客哪里会管红拂女此时的想法,在他眼中,红拂女不但没有完成任务,现在竟然和自己顶嘴,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顿时一转身,接着冷冰冰说了一句:“你若是下不去手,那我就亲自出马,你要知道,我决定做的事,杀的人,谁都不能阻止!”

“师兄!”红拂女再次喊了一声,可是虬髯客却没有再理会,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红拂女此时有种失魂落魄的感觉,他知道陈庆之身边无高手守护,张仲坚如果出手,陈庆之必死无疑。可是虬髯客的决定,她无法更改。直到到了晚上她躺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无法安眠,想象着陈庆之被虬髯客刺杀惨死的模样,她的心中就仿佛一阵阵疼痛袭来。

“我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否则我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红拂女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穿好衣服,悄悄收拾了一下包裹,偷偷关上房门,身体如飞燕一般,蹑手蹑脚走到马厩旁,牵出自己的坐骑,便走出张府,翻身上马,直奔钱塘县而去。

虬髯客此时也在赶往钱塘的路上,他心中的愤怒是红拂女无法理解的。一是红拂女没有完成任务,这是他在王朗面前已经保证过的。如果完成不了,即使王朗不怪自己,他也没有颜面继续在会稽呆下去,何况到时候会稽大将周昕一定会嘲笑自己;第一点其实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自信,以自己的本领,无论如何都能闯出一片天地,乱世之中,胜负之数,尤未可知,只要不放弃,早晚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第二点,才是让他最愤怒的,他从红拂女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少女动情的气息,他和红拂女从小在一起学艺,可谓是青梅竹马,但是红拂女从来没有对自己表现过那种神态,可是说到陈庆之的时候,他竟然会如此表现。这是虬髯客不能容忍的。

陈庆之必须死,无论是为了帮助王朗,还是为了红拂女,他心中已经为陈庆之下了必杀令。即使是红拂女恨自己,他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掉陈庆之。

虬髯客比红拂女早走了几个时辰,当他到了钱塘县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经过红拂女行刺之后,陈庆之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田复,田复心中后怕不已,便每日都跟随着陈庆之,不敢离开他身边半步。因此虬髯客虽然到的比较早,却迟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他知道,陈庆之身边的田复看起来也是一员猛将,要想一击成功,必须等待合适的机会。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何况是人。陈庆之每天都会去看望灾民,他知道机会就要慢慢等来。

有一天,他在和灾民闲聊之时,意外得到一个消息,这让虬髯客十分高兴。

“成败在此一举!陈煦,我要让你知道,招惹红拂,是你这辈子犯得最大的错误!”(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