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百姓感恩宴善人 厨子献鱼刺陈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虬髯客像一个猎人一样,趁机潜伏了起来,等着猎物松懈的时候再出手。

经过这些天的不断地巡视,那些受灾的百姓大都已经认识了陈庆之,他们在私底下,都喊陈庆之为陈大善人。这天,陈庆之又来巡视灾民的生活,看下百姓还有什么需求或者困难。刚来到那些灾民搭建的临时住处之时,就有一群百姓冲出来,迎接着陈庆之,他们齐声喊道:“给陈大善人请安!”

陈庆之笑了笑,挥挥手,大声说道:“这些都是徐州牧吴使君的恩德,吴使君爱民如子,听闻钱塘县百姓受灾,特别嘱咐我,尽一切所能帮助大家。众位乡亲,相信以后在吴使君的带领下,大家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众百姓又齐声喊道:“感谢吴使君大恩大德!”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人,向着陈庆之行了一礼,接着说道:“陈大善人,这些天幸亏得到您不辞辛苦的帮助,才让我们在这洪灾面前保住性命,我等皆感恩戴德。所以众乡亲商量了一下,每家凑了点东西,一起为陈大善人做了一桌酒席,还请陈大善人赏脸光临,聊表一下我等的心意。”

这时,谨慎的田复在一旁小声说道:“大人不可答应,灾民中人多眼杂,若是有人心存歹念,我不一定能护住周全。”

陈庆之听闻笑了笑,“怀古何必如此小心!这些都是受灾的村民,这些天我都认识他们了,哪有歹人!他们如此盛情相邀,若是我拒绝了,一定会凉了百姓之心。”

“可是,万一”

“没有可是,没有万一,该来的始终会来的。”

陈庆之回答的很决绝,一是当时红拂女没有杀自己,她再来第二次行刺的可能性也不大,二是,他对那个叫红拂的刺客再次到来存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期待。

这场酒席就在露天开了起来,许多百姓代表和陈庆之围成一桌,菜一直不停地上着,那个邀请陈庆之来的百姓代表就坐在陈庆之的身边,这时只见他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高声说道:“我是一介庶民,没读过什么书,也不太会说话,但是草民李升还是要代表钱塘县的百姓敬陈大善人一杯,没有您,或者我们中很多人都已经不再这个世上,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陈大人,陈大善人,我代表所有百姓敬您一杯!”

陈庆之面对着百姓最真挚的感情,他无法拒绝,也没必要拒绝。他也跟着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李升看到陈庆之也一饮而尽,不由得心中高兴万分。他指了指桌上的每一道菜,和陈庆之详细介绍哪些是谁提供的,哪些是有什么意义,哪些是谁的心意。

陈庆之每道菜都尝了一点,李升看着陈庆之一边吃一边点头,脸上也乐开了花。

“幸亏我们找到了一个好厨子,才能让陈大善人有此口福,马上还有最后一份大菜糖醋鱼,据说是他的拿手好菜,陈大善人可要好好尝尝。”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厨子打扮之人从厨房方向走了出来,他手中端着一个大盘子,盘子上还盖着一张大碗,不时还有热腾腾的水气从盘子里冒出来。他端着那盘糖醋鱼,一时之间不知该放在何处,李升连忙招手,大声喊道:“这边来,放到陈大善人面前!”

那厨子笑了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陈庆之身旁,将那盘子放在了陈庆之面前,接着他又抓住那只盖住糖醋鱼的大碗,只见他猛一用力,整个大碗一下子被提起,瞬时一只颜色金黄的糖醋鱼就出现在众人面前,接着那香味四处飘溢,所有人都开口叫好。

只见那个厨子向着陈庆之拜了一拜,笑着说道:“陈大人,这份鱼还有个名堂,请容小的为陈大人慢慢道来!”

陈庆之哦了一声,“这鱼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这个自然!这只鱼被烹调的浑身金黄,代表这祝愿大人日后能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另外大人请看,这鱼有一只头和一只尾,鱼尾对着众人,表示众人愿意唯大人马首是瞻而鱼头对着大人,表示对大人的尊重,意思是,我今天要你的头!”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厨子的原本正指着鱼的手从那大盘子里忽然抽出一支匕首,那匕首的柄部竟然做的和鱼尾一般,若是不亲自夹一下根本无法分辨。陈庆之正专心听着那厨子解释这道鱼的特别之处时,哪曾想到厨子竟然会突施杀招,竟然从盘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两人此时只隔了仅仅只有大约一尺左右的距离,电光火石间那厨子的匕首已经如同一只毒蛇,冲向了陈庆之。

陈庆之身后不远处的田复也没有想到,这厨子会在忽然之间发难,急切之间他竟然也没有一点办法,只得大喊一声:“小心!”

就在匕首就要刺入到陈庆之喉咙之时,不知从哪飞出了另外一支匕首准确无误地打在了那厨子的匕首之上,厨子的匕首一歪,没有刺到陈庆之,于是陈庆之趁着这个机会也顺势一歪,倒在地上。而那匕首撞击到厨子的匕首之后,就落在了陈庆之身旁不远处。那厨子愤怒不已,再次飞起,直接扑向地上的陈庆之。

而田复此时也已赶到,手中长刀挥舞着向那厨子砍了过去。

“滴!检测到田复技能狂刀触发检测到田复属虎,虬髯客张仲坚属鸡,当前田复武力2,田复武力提升至96”

那厨子正是虬髯客张烈乔装的,本来他听说灾民准备为陈庆之做一桌酒席,他知道机会来了,就毛遂自荐,为灾民当一名厨子。这些百姓哪会想那么多,虬髯客用自己的厨艺征服了这些百姓,他以为此次刺杀一定天衣无缝,哪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已经认出,刚刚那个突然飞出来的匕首正是红拂女张出尘的随身之物,没想到红拂女竟然也跟到了钱塘,而且一直也在暗中保护着陈庆之,就这样将自己的计划破坏。一想到这里,虬髯客不由得心中更加愤怒,然而他现在手中只有一把匕首,如何挡得住田复的大刀。两人只战了十合,田复就已经将刀放在了虬髯客的脖子上,吩咐士兵将其捆了起来。

田复来到陈庆之面前,“陈大人,有没有伤着?这刺客已经拿下,大人要如何处理?”

陈庆之又一次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此时仍然心有余悸,此时他已经捡起了那把匕首,拿在手中,微微一笑道:“先把他带回去,好好审问一番再说。”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