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太史飞戢刺严与 白袍雪夜破由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站了起来,身上披着一件白袍,手里拿着一双短戟,轻轻吹了一声口哨,接着只见成百上千的身披白袍的将士从不远处尽皆向着由拳赶过来,有部分人在雪地中小心翼翼地拖着一架长长的梯子,小心谨慎地往前行进着。√过了好一会,终于将梯子搭好,手持短戟的那将,将短戟别在腰上,第一个爬上城墙。

城墙上面空无一人,他心中大喜,连忙冲下去,来到城门口,正看到两个打盹的将士,他左右开弓,一支短戟刺死一个,接着又配合其余将士打开城门,数千人马一起涌了进来。

一时间,喊声大振,终于有人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当有人从军营中冲出来看到底出了什么乱子的时候,才现由拳城已经到处是白袍军的身影,旗帜上分明打着“太史”二字。这时候,终于有人明白生了什么事情,大声喊道:“不好了!敌军杀进来了!”

当有人将消息报给严白虎时,他还在房中睡觉,听到这个消息后,颇为愤怒:“这冰天雪地的,怎么会有敌军?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乱传消息,查出来,定斩不赦!”

然而没过多久,又有人来传信,说敌人已经杀到内城了,严白虎依然是一点不相信,“是不是前些日子没有棉衣给那帮人就给我弄不自在?”

又过了一个时辰,严府外开始吵吵嚷嚷,这时候,严舆带人冲了进来,大声喊道:“兄长!太史慈已经攻进来了!快点逃吧!”

别人的话,严白虎会不信,可是严舆的话没,他却不得不相信。然而此时的他反而一点不见慌乱,只是很平静地穿好衣衫,看着床上正用惊恐地眼神看着自己的小妾,他眼色一狠,抽出一旁挂着的佩剑,猛然一下刺进了她的胸膛。那小妾眼神里满是不解,她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如胶似漆的严白虎此刻竟然如此狠心。

“为什么???”她不甘心地说完最后几个字,就没了气息。

“为了以免你们被人糟蹋,我只好下次狠心,休要怪我!”

严白虎走出来,看着严舆惊慌的眼神,他叹息一声:“如今城破,我们已无退路!”

“兄长切不可放弃,海盐城最多只有一千多兵力,我们收拢下部队,赶紧向海盐突围,先找个立足之地,再图东山再起之日。”

“如今兵无战心,即使能收拢数千溃败之兵,焉能攻得下海盐?即使攻下了,又能守得住几日?”严白虎已经绝望了,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兄长,只有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现在趁乱逃走还来得及!”严舆苦心劝道。

看着严與的模样,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无论如何都要拼一下,不能坐以待毙,走,我们一起逃!”

严白虎走出他的王府,立刻四处聚拢残兵败将,收拢了约有三千人,一起杀向城门。

正在这时,忽然对面一白袍将迎面而来,大声吼道:“敌将哪里走!快快下马受降!”

严白虎兄弟二人一看,正是太史慈,严舆曾经在太史慈手里吃了大亏,他记忆尤为深刻。可是此刻他已经顾不得害怕了,用一种决绝的语气说道:“兄长,你先走,我来挡着!”

严白虎于心不忍,可是如今的情况,二人一起都不是太史慈的对手,与其两人一起死,不如自己先跑,他心里主意已定,向着严舆点了点头。严舆持刀拍马迎向太史慈,而严白虎趁机闯了过去。

“滴!检测到太史慈技能笃烈触,武力+3,太史慈当前武力提升至99.”

“滴!检测到严舆技能角力触,当前太史慈力量高于严舆,严舆武力-3,严舆当前武力下降至84.”

又是深夜的信息报告,吴立仁揉了揉脑袋,叹了口气,“为嘛总是喜欢半夜打仗呢?当然系统你不要回答,我知道这都是高智商人玩的战争,我这纯粹是下牢骚。”

严舆情知不是太史慈的对手,他根本没有想挡住太史慈多久,刚一接触,他连忙招呼周围的将士来围攻太史慈。然而太史慈的英勇众人皆知,这种情况下,严舆的命令竟然没有几人听从。严舆眼看情况不对,站了三回合,便舍了太史慈就想往城门口跑,太史慈哪容得下他再次从自己受伤跑掉。手中抓住一根短戟,奋力掷向了严舆。

可怜严舆,竟然躲都没来得及躲,被那支短戟从后背穿了个透心凉,大叫一声栽于马下。

“滴!检测到太史慈阵斩严舆,严舆死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7,统率63,智力56,政治38,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枚,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15枚.”

这个结果,吴立仁早已想到,15点的武力差距,也就是几回合的事情,运气不好的,被秒杀都有可能。

严舆一死,震住了还心存幻想,正在抵抗的敌军将士,太史慈大吼一声,“严舆已死,降者免死!”

面对着这种实力悬殊的战斗,原本已经低靡的士气和涣散的军心,严舆的死,彻底让他们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抵抗之意,尽皆放下武器,跪在地上:“我等愿降!请将军饶命!”

城内原本只有一万三千兵马,除了严白虎突围带走了三千人,死伤了两千多人,趁乱逃走了两千多人,最后得降卒约有五千人。严白虎虽然逃走了,太史慈也没有再去追,一方面由拳城刚破,还要看押降卒,榜安定民心;另一方面,严白虎此时已经如丧家之犬,无路可逃。

等城中硝烟散尽,天已大亮,许多百姓不知生了什么事情,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等到太史慈命令军士再城中张贴告示,谕令所有人不能侵扰百姓,并且以吴立仁的名义减免由拳县所有百姓的一年赋税,这时候百姓才知道,原来是吴立仁的仁义之师打败了严白虎。众百姓尽皆欢呼雀跃,欢迎吴立仁大军的到来。

等城内的大小事宜整顿好,太史慈和陈庆之回到县衙之后,太史慈立刻对着陈庆之行了一个大礼,“参军计谋过人,此番白袍雪夜破由拳,必定会是名垂青史,慈自愧不如。此愿修书一封给主公,将这主将之位让与参军,某只愿做个先锋冲锋陷阵足矣!”

这一切自然都是陈庆之之计,当海盐初见成效,陈庆之便令田复紧守由拳,而自己又连夜赶到由拳太史慈的驻军大营,彼时正巧下雪,陈庆之便令大军尽皆撤回,而到城中令人连夜赶制白袍两千余件。接着从太史慈麾下挑选出两千精锐,人人尽披白袍,急行几日,大军来到由拳城外五十里外。到第二次大雪之时,趁雪夜悄悄逼近到由拳城外,由于大军身上白袍和雪相映一色,令人难以察觉。到了夜晚,太史慈先来到城外,准备先射杀几个守卫,未曾想,竟然一个都没有。他便令将士将准备好的一架云梯搭好,自己率先爬上,杀了守门守卫,大开城门,大军便得长驱直入。而后,陈庆之率领另外三千人也一起杀进由拳。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