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太史慈谦让主将 张出尘官封右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陈庆之听完太史慈的话,有些意外,虽然他知道自己确实有这个能力,可是太史慈亲自说出来,他还是有些诧异。

“太史将军过誉了,煦实在受之有愧!”

虽然陈庆之心中确实想当这个主将之位,他还是要谦让一番,太史慈不吃他这一套,嘿嘿一笑,“参军休要谦让!主公用人,向来唯才是用,我想主公定然也会同意的。”

陈庆之自然也知道,只要太史慈将此次大战的过程详细报给吴立仁,吴立仁一定会封赏自己,若是太史慈将主将之位让于自己,主公或许也会答应。只不过前段时间,他将红拂女之事报给了吴立仁,让吴立仁能封红拂女一个官职,可以让红拂女留在自己身边的事情,至今没有回应,故而他心中还在怀疑,是不是主公不愿意封红拂什么官职甚至对自己也会产生一些看法。

“参军?你在想些什么?如今严白虎仓皇逃走,不知会逃到哪里?若是四处侵扰乡民,那该如何是好?”

陈庆之摇了摇头,“若是不出我所料,严白虎此时必定奔海盐而去,只不过此时天寒地冻,严白虎虽有数千兵马,却没有做足准备,很难有什么作为,不需将军亲自动手,其军自破。况且海盐还有田复将军,不会有失。”

陈庆之被刺之事,太史慈也有所耳闻,但是他却不知道陈庆之和那个女刺客已经互生情愫,所以陈庆之自然不会说他在想着红拂之事。此时想着这件事的除了陈庆之,另外一个便是吴立仁了。

陈庆之在信中将红拂女和虬髯客两人的行刺经过说的一清二楚,最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可是吴立仁心里却在纠结:到底该给红拂女封个什么官?

本来红拂女对吴立仁产生了仇恨,他不确定现在红拂女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不会想拐走陈庆之吧?若是封个什么杂号将军校尉什么的,就会比陈庆之的官衔还要高的话,有点说不过去;若是封的太低,红拂女恐怕更加恨自己了。

吴立仁想来想去,不能决断,最终他决定还是问下王守仁,以王守仁的才智,这种问题应该轻松解决。

当王守仁清楚了吴立仁的来意后,他忍不住呵呵一笑:“主公勿忧,此事极易!既然庆之欲留张出尘在身边保护自己,那主公何不新置一职位,名为保全使,品阶从六品,秩比六百石。如此,张姑娘必定不会有什么不满。”

吴立仁听完,连连点头,口中赞道:“妙啊!确实很好,解决了我的一大烦恼。”

王守仁说的官职的意思大概就相当于现代国家中的安全局之类的,显然这个保全使的职责有限,仅限于保护陈庆之一人的安危。到时候,如果白玉堂也来了,可以让封两人分别为保全左使和保全右使,以后如果有需要再从军中挑选一些精锐之士,真正建立起一个保全局也不是不可以。

吴立仁的回信送到之时,正是太史慈和陈庆之大破由拳城两日后,陈庆之接到吴立仁的回信和对红拂女的任命书,心中不由得再次对吴立仁感激万分。女子为官的少之又少,而吴立仁却愿意为了自己,将红拂女一时兴起的话认真的考虑一番,最终还挖空心思地想出了保全右使这种官名,实在是让他很感动。

“可是为什么是保全右使呢?难道还有保全左使?”陈庆之这一点没有想通,但是他知道吴立仁一定是还有安排,便不再细想。

而此时,被吴立仁封做保全右使的红拂女张出尘却跑去了海盐,当她送完虬髯客出海后,他便回到了钱塘;可是那时陈庆之已经去了由拳太史慈处;当她马不停蹄地赶往由拳后,却又听闻陈庆之已经出发去了海盐;当她再次到了海盐;却发现陈庆之已经离开海盐十几日了,而此时海盐的田复也知道了红拂女和陈庆之的关系,他便建议红拂女再等几天,因为这几日风雪很大,他担心万一红拂女一人上路,出了点什么意外,他就不好和陈庆之交代。

正在这时,严白虎率部终于赶到了海盐城外,原本三千人的队伍,一路上冻死、逃走了将近两千,到了海盐,只有一千余人。当严白虎看着海盐城焕然一新的城防之时,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种绝望之色,可是他已经没有路走,还是毅然决然地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田复和红拂女看着冻得瑟瑟发抖的严白虎的将士还要被催促着攻城,不觉得都心中不忍,这时,红拂女对着田复说道:“擒贼先擒王!待我出城先杀了严白虎,那些将士便不用再听他的命令送死了。”

田复哪里会答应,他连忙说道:“打打杀杀,是男儿之事,张姑娘还是在这看好了,我去去便回!”

“田将军,我曾经让陈先生在主公面前为我求个一官半职,好像我能留在军中效力;如今寸功未立,想必主公未必肯答应。严白虎的人头,就让给小女子吧!况且,田将军骁勇,恐怕严白虎未必会愿意与你相斗。而我一柔弱女子,他定然不会防范,反而更易得手。”

红拂女的一番话,让田复不由得深感佩服,“既然张姑娘有如此胆识,那我便出城为姑娘掠阵。”

严白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海盐城内守卫竟然放弃守城优势大开城门,而更令他想不到的时候,从敌阵中走出来一骑,走近一看,竟是个容貌秀丽的女子。

“难不成老天见我可怜,给我转运了?”严白虎心中窃喜道。

红拂女走到严白虎阵前大声喊道:“哪个是严白虎,请出阵答话!”

严白虎笑了一笑,驱马走了过去,和红拂女相隔不过数尺的距离,他不知道红拂女到底有何用意,开口问道,“姑娘是哪家的女子?不知喊我有甚要事?”

红拂女冷笑一声道:“我和你素不相识,喊你自然是要你的命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