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吴铭千里奔下邳 宗泽咫尺挡仁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纵然如此,奔宵的桀骜还是远远过了吴立仁的想象,它的性子比当初的白兔还要烈上几分,若是吴立仁现在没有92的基础武力,怕是最后真不一定能驯服的了奔宵。

当吴立仁最终骑在奔宵马上任意驰骋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那种酣畅淋漓的兜风感觉,奔宵马到底能不能夜行八百,他不敢确定,但是真的和曾经骑乘的良驹是云泥之别。

吴立仁哈哈一笑,大声说道:“这次若是再和貂蝉赛马,就不需要再使诈就能胜她了。”

等到吴立仁在城外跑了几圈试马而回,看到花荣在城外焦急地等着,他看得出那匹宝马的性烈,万一主公驾驭不住,到时候出点什么意外,他就不知该如何交代。

看到吴立仁骑着奔宵从远处顷刻间来到自己面前,花荣不由得惊讶地目瞪口呆,“此马真乃神驹也!”

“花将军,我们这就启程,返回下邳!”

吴立仁意气风,豪情万丈,在花荣眼中的形象忽然变得光芒万丈,一时间,竟然不知所言。

“花将军难道是担心自己的坐骑跟不上奔宵不成?”

花荣点了点头,感叹道:“如此神驹,岂是寻常马匹可以企及?”

“哈哈,那我便先行一步,花将军慢行!”

说完,他接过花荣手里的虎牙枪,再将包袱一下挑了过来,在花荣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向着下邳奔行而去。

“主公!慢走啊!等等末将!”

花荣喊着喊着就现吴立仁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他只好双腿一夹马腹,向前追去,摇头叹息道:“主公实非常人也!”

吴立仁自然是想好好体验一下神驹宝马的威力,若是让他和花荣一起,就像自己用公交车的度去开着顶级跑车一般,那感觉一定十分不爽。

一路上虽然寒风凛冽,但是抵不住吴立仁那颗炽热的心,没过几天,就赶回了下邳城。

下邳城中,自然所有人都在按部就班地平静生活着,没有战乱的下邳,仿佛这个乱世中的世外桃源一般。当吴立仁来到下邳城门之后,他却被下邳城守卫挡在了城门外。

“来者止步,请先通报姓名登记后,方能入城。”

吴立仁一怔,未曾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这种待遇,这城门守卫不认得自己倒是情有可原,他不知这方法是不是陈近南想出来的,但是他这个当主公的自然要全力配合。

“下邳,吴铭。”

那守卫一听,不由得大怒道:“哪来的狂徒,竟敢乱报主公的名讳!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就尴尬了,自己报出来真名姓反倒是没人信了,吴立仁不想耽误太多时间,便一下子翻身下马,大喝一声:“放肆!我就是徐州牧吴铭,尔等若是不识,赶紧向上禀报,莫要耽误了我的大事!”

吴立仁散的气势和他说出的身份,让那城门守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有点心虚地看着吴立仁,接着立刻向城内跑去。

过了好一会,从城中走出来一个身材魁梧,气宇轩昂三四十岁的中年将官,他用审视的眼神将吴立仁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也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说你是徐州之主?有何凭证?”

吴立仁一下子呆住了,这都什么事儿,让一个人证明我就是我,又是千古难题。吴立仁想要作,可是想一下自己手下的将士如此忠心负责,自己再去责罚,岂不是冷了将士之心?

吴立仁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召唤出系统,“检查眼前这名将领。”

“滴!检测到眼前之人姓宗名泽,字汝霖,四维属性为武力85,统率99,智力9o,政治75,当前身份为铁血军百夫长,今天负责下邳城城防之务。”

竟然遇到宗泽了?幸亏自己没有作,不然给他留下了坏印象,到时候若是不能收服他,岂不是悔之不及!既然知道了宗泽的身份,吴立仁便有了主意。

“不知将军又是何人?”吴立仁不急不缓地问道。

“宗泽。”

“原来是宗泽宗将军,那请问宗将军如何证明自己就是宗泽?”

宗泽一听,不由得哈哈一笑,而身旁的宗泽的几个属下齐声说道:“我等皆可为宗大人作证!”

正在这时,忽然看到一骑从城中疾驰而来,吴立仁抬头一看,正是赵子龙。

吴立仁没有说话,只见赵子龙早已滚鞍下马,口中高呼:“主公!”

此时宗泽手下的几个将士尽皆面面相觑,纷纷跪在地上,“主公恕罪!我等有眼无珠,不识主公大驾,冒犯了主公,请主公饶命!”

而宗泽,只是低头向吴立仁行了一礼,口中说道:“属下宗泽参见主公!”

吴立仁将他们一个个扶了起来,笑着答道:“看,子龙将军可以为我证明身份了,现在我可以进城了吧?”

“主公,折煞我等了!”

赵云此时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一脸茫然地看着几人,吴立仁挥挥手,招呼赵云一起向城内走去。

两人刚一走,那几名士卒顿时脸上满是担忧之色,“这下我们算完了!得罪了主公,岂不是再无出头之日!”

另外一人更是脸色难看,“你还想着出人头地,主公盛怒之下问罪我等,我等也只能受着。”

这时,宗泽却笑了笑,对着几人说道:“看来要恭喜几位了!”

几人此时正着急着,忽然宗泽这样一说,几人茫然地问道:“宗大人莫不是被吓傻了?得罪了主公,还恭喜?不知道这喜从何来?”

宗泽捋了捋胡须,笑呵呵问道:“几位以为主公是否真是一心为民的仁义之主?”

“主公爱民如子,仁德之名四海皆知,当然是真正仁义之主!”几人十分肯定地答道。

宗泽继续说道:“既然如此,几位如此尽责,我主仁义,必定嘉奖几位的忠心,如果我料不差,不用多久,主公的奖赏必定下来。当然,如果主公并非真的仁义之主,泄私怨于诸位,那诸位便可认清主公,也是一桩天大的喜事!”

“宗大人切莫胡言,若是被主公知道,必定不会轻饶了你!”

虽然宗泽说的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几人还是被他的狂言吓到,哪里还会相信,心中只求不要有惩罚就是万幸。

吴立仁一路上便将刚刚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赵云说了一遍,赵云听后,也哈哈一笑,“大概主公从来没有一人回来过,故而城中无人知晓,才会如此窘迫。若不是汝霖刚刚遣人来报于我知,恐怕主公还要在城门口多费一番唇舌!”

“子龙之意,刚刚是宗泽派人请你,你才能及时出现?”

赵云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吴立仁笑了笑,点了点头,“子龙以为,宗泽此人如何?”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