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白玉堂下邳献三宝 锦毛鼠河东盗二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快快请进来!”

吴立仁大声说道,让一旁的文武都有些莫名其妙,陈近南则直接起身问道:“主公!不知这白阙白玉堂是何人?我等正在此商议大事,不如稍后再见此人如何?”

吴立仁摇了摇头,“我有机要事情要与白阙立即面谈,诸公今日也累了,不如暂且各自回去休息,至于婚姻大事,也不能立刻就有结果,明日再议也不迟。”

既然吴立仁已经如此名正言顺地下了逐客令,无奈之下,一行人包括陈近南、糜竺、孙乾、赵云等人纷纷起身告辞。

吴立仁如此迫不及待地召见白玉堂,一不是为了他的能力,二不是为了他带来的宝物,只是在他这个让他头疼的紧要关头,白玉堂的到来无疑解了他的一次大“危机”。

正在吴立仁庆幸之时,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头带武生巾,身穿月白花氅,内衬一件桃红衬袍,足登长靴,左手上提了两个锦盒,右手抓着一把佩剑,背上还背着另一只长匣,虽然眉清目秀,却另有一番英雄气概。

吴立仁心中暗暗喝彩:真是一个少年英雄,背上长匣中必是系统抽中的越女剑,不知另外两个锦盒之中又是什么,难不成是美酒佳肴,白玉堂要和自己畅饮一番?

这时,只见白玉堂将手上的锦盒小心放在地上,接着向吴立仁拱手行了一个大礼,口中大声喊道:“草民白阙拜见吴公!”

吴立仁立即走下堂来,三步两步来到白玉堂面前,一边扶起白玉堂,一边说道:“白少侠无需多礼,快快请起!”

白玉堂起身,有些吃惊地看着吴立仁,“吴公何以用此称呼,草民惶恐!”

“白少侠如此打扮,如此气度,绝非常人,别有一番英雄气概既然无官职在身,必然是行侠仗义之辈,白少侠自然当之无愧!”吴立仁自然不会说破他侠盗的身份。

“听闻主公慧眼识英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草民佩服万分!”

吴立仁呵呵一笑,“只是不知白少侠此来所为何事?”

“献宝!”

白玉堂自信地一笑,两个字掷地有声,仿佛知道,他所献之宝,吴立仁必定会喜欢。

“莫不是白少侠背上所背之物?”

白玉堂听到吴立仁之言,笑了一下,解开背上系着长匣的布袋,将长匣取下,递到吴立仁面前,“此为一宝!然阙今日所献是为三宝!”

吉祥三宝?不,白玉堂献三宝还是锦毛鼠盗三宝?今天中彩了,本以为白玉堂只是献一把越女剑,哪想到还有其他宝物。白玉堂能看得上的宝物,至少也是和越女剑一个级别的,吴立仁顿时感觉幸运光环暴涨。

吴立仁极力压制住自己心中的狂喜,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白少侠所献是何宝物?”

“第一件宝物正是此匣之中的长剑,名唤越女剑,相传为春秋时期铸剑大师欧冶子的得意之作,只不过此剑只适合女子使用,请吴公查看。”

说完,白玉堂将长匣打开,里面顿时一阵青光闪过,吴立仁再一看,现里面躺着一把静谧的长剑,剑身约三尺有余,剑柄约有五寸,剑身通体银灰,又隐隐透着一股青芒,虽然安静躺着,却让人感觉如同一只潜伏的青蛇一般,剑身上下都散着一种动人心魄的气势。

“好,好,好一柄越女剑!”

吴立仁不由得自心底地感叹道。

看着吴立仁十分满意,白玉堂又将身旁的一个锦盒拿了起来,然后慢慢打开,“吴公请看草民所献第二宝!”

吴立仁一眼望了过去,只见锦盒中只有一堆刀剑的碎片陈列其中,碎片黯淡无光,毫无宝气可言,吴立仁不由得皱了皱眉,十分不解地问道:“不知此宝有何特殊之处,请白少侠为铭解惑!”

白玉堂笑了笑,“吴公有所不知,此堆碎片原为上古三大邪兵龙牙、虎翼和犬神,当初为神剑轩辕剑斩断,遂被封印。后为人偶然挖掘而出,想再铸造三刀,可惜终不能用,后又毁成碎片,草民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此邪兵碎片的消息,最终略微施展下手段,宝物便到手,特此献于吴公。”

吴立仁听着总觉得有点不靠谱,假如真是邪兵,自己拿着岂不是会有灾难?吴立仁连忙召唤出系统,脑海里命令系统白玉堂口中的三大邪兵碎片进行检测。

“滴!检测到该碎片为上古三大邪兵龙牙、虎翼和犬神的碎片,后失去灵力,沦为一般的神兵利器若是有人能将其重新铸造并加以修复,可以获得三把武力2的武器。”

什么?这儿竟然是真的?武力2的,不是和我手里的虎牙枪一样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魂器?

“系统,那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修复或者铸造?当今世上有人可以吗?”吴立仁迫不及待问道。

“回宿主,要想铸造修复此等神兵,非铸造神匠欧冶子不可。”

吴立仁瞬时感觉受到很大的打击,前朝人物,且不说现在还不能召唤,即使能召唤,前朝多少历史人物,想召到欧冶子,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看来是个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看到吴立仁愣在原地,盯着锦盒中的碎片没有说话,白玉堂笑了笑,“主公莫非不相信草民所言?”

吴立仁自然不愿意打击白玉堂的热情,他连忙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连声说道:“信,当然信!只是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传说中的神兵,实在让铭大开眼界。”

“那吴公是否知道这神兵碎片是从何而来?”白玉堂继续故作神秘地问道。

“请白少侠如实以告!”

“当初三大邪兵被轩辕剑封印后,逐渐失去所有邪气,后来为李傕掘陵墓获得。他认出这三柄邪兵之后,便令人重新打造成三把刀。后来李傕弄权长安之时,每次上朝均带着这三把刀护卫自己。只不过还没过多久,三把刀又一夜之间尽数断成碎片,李傕心中奇怪,便暗自祈祷神明,并且令人将三刀断成的碎片装进一个锦盒中。再后来李郭兵败,不知所踪,此刀碎片便失去消息。直到后来有一天,草民无意之中在河东郡现了李傕郭汜的行踪,悄悄跟踪之下才现了李郭二贼的藏宝之地。”

“你说什么?你现了李傕郭汜?”

李傕郭汜的行踪,比什么珍宝都要令人激动,这是吴立仁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白玉堂笑着点了点头,“回禀吴公,正是如此!”

“那你快说,后来如何!”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