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曹仁攻城见疑 张辽筑坝受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原本还想着为什么驻扎在小沛的赵云没动静,没多久就听到了这两声提示:原来许褚被派到小沛外防备赵云。

“系统,我不是让赵四喜给赵云当副将的吗?为何大四喜技能没有触发?”

“回宿主,系统检测到战场之上只有赵云和许褚单挑斗将,赵四喜并没有随着赵云参战,故大四喜技能不能触发。”

两人真的是单挑了啊?怪不得没有提示整个赵云账下铁血军武力提升。赵云的性格,很沉稳,绝不会轻易出城挑战许褚,八成是许褚这虎痴听闻赵云武艺高强,便想和赵云一战,只是看这情况,两者武力差,决定了许褚又要再次被打击了。

自从上次和典韦一战后,赵云再也没有遇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许褚的勇猛,让赵云心中暗喜,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便是如此。赵云手中亮银枪将自己的枪法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威力,许褚虽然力大,可是赵云却依然能够用他精妙的枪法轻松抵挡,反观许褚,本来他的刀法就比不得赵云,速度上更是慢了赵云许多,在赵云凌厉无比的枪风之中,许褚只能凭借着本能去抵挡,两人战了三十回合,许褚便已经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许褚自知不敌,便长刀奋力挡住赵云亮银枪,口中喊道:“赵将军枪法精妙,我不如也!日后再来讨教!”

说完,立刻调转马头,拍马向营寨中赶了回去。赵云笑了笑,也没有追赶,接着便径直返回到小沛城中。赵四喜在城墙之上观战,上次赵云和典韦大战之时,他没有看到,这次亲眼看到赵云力挫许褚后,不由得对赵云发自内心的佩服,虽然不如冉闵一般,但是却也是在吴立仁麾下仅次于冉闵第一人。

“赵将军果然武艺卓绝枪法如神,实在令属下佩服万分!”

赵四喜迎着赵云进来,向赵云拱手赞道。

“四喜将军过奖了!许褚确实有万夫不当之勇,诸将若是遇到,切不可力敌。”

赵云虽然中肯地评价了许褚,可是经过这一战,许褚却对赵云的武艺佩服万分,他回到军中,不由得对众人说道:“赵子龙真虎将也!我不如他,诸将若是战场相逢,不可逞强,众人齐攻,才有机会击败他。”

许褚的话,让曹军一干将官不由得心生寒意,让连号称虎痴的许褚竟然都敬佩不已的人,他们怎么又会是对手。

“不过我虎豹骑乃天下精锐骑兵,敌军账下无人可挡,若是赵云胆敢出城,定要他们有去无回。只是众将这几日要小心巡防,提防赵云趁夜偷袭。”

这个命令是曹操临行前特别吩咐过的,许褚自然不敢忘记,众人齐声唱喏。

到了第二日,曹仁再次组织大军攻城,只不过这次大军竟然只是冲到一半。便收到了曹仁的撤军命令,撤退后,却又一起呐喊着,仿佛真正在攻城一般,这让城墙之上的吴立仁有些莫名其妙。

“难不成曹仁打的主意又是和当初袁崇焕一般?”

当年袁崇焕便是佯装攻城,转移下邳守将的注意,实际上是筑坝拦沂泗之水,等到大雨来时,掘堤放水倒灌下邳城,幸亏吴立仁知道演义中郭嘉这一毒计,便提前预防了,才不至于造成重大的损失。

宗泽点了点头,“曹军此举确实奇怪,有可能再打算引沂泗之水水淹下邳;只是当年袁崇焕行此计时,已经被主公提前提防,曹操还会再行此计吗?曹军在拖延时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宗泽和陈近南没有想通,吴立仁自然也没有想通,他无法推演曹操的想法,现在的下邳决战和当年曹操吕布之间的下邳之战差别太大,虽然这个世界偏向于演义中的三国,但是吴立仁无法用他掌握的演义剧情来判断曹操的所作所为。

陈近南又想了想,有些不肯定地说道:“也许曹军是看下邳城池稳固,自知无法攻破,便如此故作姿态,或许不久曹军便会撤兵了。”

“不管曹军如何,只要我等紧守住城池,曹操自然无计可施,我等切不可自乱阵脚。”

身在盱眙的宗悫,自从第一次冲击夏侯惇大军后,击杀了夏侯惇一千余人,但是铁血军也损失了近千人,自己更是被夏侯惇刺中了左臂,宗悫情知冲不过去,便勒令大军紧守盱眙,坐等良机。身在小沛的赵云也是一直按兵不动,赵四喜虽然一直想劝说赵云,可是无一例外都被赵云给否定了。

泗水边,于禁正带着一千大军努力地筑着堤坝,初春天气,还是十分严寒,许多病史冻得瑟瑟发抖,可是军令如山,他们被选中执行这个任务,谁也不敢说不。

这个计策自然是郭嘉提出的,虽然曹操以袁崇焕水淹下邳失败的例子提出疑问,但是郭嘉却依然坚持己见。

“水淹下邳虽然不能助丞相一举攻破下邳,但是却可以让下邳城防受到极大影响,百姓若是再遭此难,民心也会动摇。对于此后攻城自然有利无害。”

于禁大军经过了数日的努力终于将堤坝筑好,便留下两百人防守,自己则回去向曹操复命。

“回丞相,泗水堤坝已经筑好,再等几日蓄水,便可以放水淹城。”

曹操满意地点了点头,“文远在沂水畔也已经筑好堤坝,只等蓄水完成,两坝一起放水,吴铭即使准备再充分,也要让下邳尝尝这洪水之威。”

然而,正当曹操和诸将一起聊得不亦乐乎之时,忽然一骑快马来报,冲到大帐之中,“报丞相,沂水岸边筑的堤坝忽然出现决口,众军士未留心,一夜之间,堤坝全毁,请丞相定夺!”

曹操听完,神色一变,猛然起身,眼睛中满是不可思议,“什么?你说什么?”

“沂水大坝已毁,请,请,丞相,定夺!”

那传信兵被曹操的反应吓到了,支支吾吾地重复完刚刚的话。

这时,一旁的张辽更是眼神复杂,他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大坝筑好没一日,竟然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身为沂水筑坝的负责人,他顿时感受到来自曹操的怒气。

“丞相息怒!沂水之坝,末将亲自参与修建,绝不会出现如此大的漏洞,不知其中哪里出了问题。”

曹操摇了摇头,看着诚惶诚恐的张辽,曹操叹了一口气,“文远,或者你不善于此事,情有可原,但是你不可如此贪功心切,误了军机大事,我也保你不得,这次暂且算了,你且起来,自己反省一下。”

接着他又看向于禁说道,“既然泗水之坝无虞,文则再辛苦下,连夜赶到沂水,重新筑坝!”(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