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吴铭论功行赏 周昕扯书拒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曹仁率大军一夜之间尽数退去,只留吕布一人领数千兵马殿后,当宗泽现曹军异动后,思考再三,决定不再追击,一方面担心另有伏兵,另一方面,吕布之勇下邳城中无人可敌。W.⒉

直到曹仁大军尽数退去,宗泽才派人召宗悫、臧霸、张顺、张横和赵四喜等人率兵回到下邳,开始清点损失,并且论功行赏。

功劳最大的自然是赵云和宗悫,赵云一己之力杀的曹军闻风丧胆,甚至连吕布都只能对着七重龙胆的赵云摇头叹息,并且成功摧毁了敌军的霹雳车,这直接导致曹操无法继续攻城;否则一旦让霹雳车继续这样轰击下去,怕是下邳的城防就会悉数被毁,到时候,没有城防,恐怕就只能进入激烈的巷战,最后胜负实在难以预料。赵云居功至伟,吴立仁将赵云从校尉之职提升为建威中郎将。

至于宗悫,奇袭夏侯惇,再袭铁山,毁了曹军的粮草,直接导致了这场下邳之战提前结束。不过即使曹军继续在此逗留,也不会有太大作为,因为吴立仁知道全椒的战事结束,冉闵和郭侃可以抽出兵力回援,只要坚持一段时间,曹军失败那是必然的事情。鉴于此,吴立仁将宗悫从校尉提升为先登中郎将。

另外张顺张横二人功不可没,二人带领手下训练的水军在初春天气,潜入沂泗之水下,破坏敌人的蓄水大坝,才导致下邳没有再被水淹,这也是宗泽准备的奇兵之一。张顺张横两人分别封为折冲校尉和横野校尉。

兵力损失最多的自然是铁血军,赵云麾下五千铁血军,除了赵四喜留守的两千,混成虎豹骑的四百余人,其余全部阵亡;蒋将两千大军也尽皆阵亡,宗悫五千铁血军也只有一千余人。下邳城将近两万城防军在与曹军的攻防之**损失了五千余人,下邳如今守军只有不到两万人,算得上损失惨重。但是曹军的损失却比吴立仁的守军损失的多了很多,特别是攻城之时的伤亡,许褚和夏侯惇麾下大军也死伤大半,在赵云赤微山冲杀之时,赵云一己之力杀了数百人,更是斩了曹洪、曹性和郝萌几员武将。

不过还有一个人,他的功劳却是很少人知道的,他便是新收的保全左使白阙白玉堂。他带了几名口舌伶俐之人,亲赴许昌,不断改头换面,散布谣言,这才使曹操提前返回许都。而更深远的好处,这件事一定会提前加剧刘协和曹操之间的矛盾,这样曹操不能和刘协同心协力,便会一直拖曹操后腿。只要曹操后方不稳,那自己便能有更多的时间展。

而此时,攻占全椒后的冉闵、郭侃和王守仁便将收编完成的近四万降军,混编了一万多人进入到原来的铁血军中,其余将近两万多人,被送回到下邳,混入到下邳的城防军和铁血军中,以补充下邳大战之后的兵力损失。

大战之后,下邳便开始进入到了重建和恢复时期,可是远在吴郡的陈庆之对会稽郡的进攻才刚刚开始。

自从陈庆之攻破由拳,红拂女绝杀严白虎之后,吴郡尽在陈庆之手中,吴县有陈武率领的五千大军,已经被陈武训练完成,太史慈麾下原铁血军因为雪夜白袍破由拳之故,尽皆爱上那身白袍,故而陈庆之让五千大军依旧身着白袍冲锋陷阵,这支新铁血军便由陈庆之亲自统领。太史慈则亲自统领从由拳严白虎手下收降的五千降卒,身在海盐的田复继续统领千人神威军和新收降的千人降卒,再加上钱塘县凌操手下的千人,在陈庆之可控下的大军总共已经达到一万八千人。会稽郡王朗麾下也不过两万多人,这更让王朗时时坐立不安。

陈庆之和太史慈率领部下共同进驻钱塘,并将田复调了过来,保全右使红拂女自然早就来到了陈庆之身边。两人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又加上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心中早已对彼此倾心,陈庆之决定,取得会稽郡后,便请吴立仁替自己主婚。

陈庆之召集太史慈、田复、凌操和张出尘一起商量,如何攻破会稽郡之事。

红拂女张出尘曾经也算是会稽郡王朗的属下,她心中颇为担心百姓受到战争的牵连,于是第一个说道:“将军,会稽太守王朗是一介书生,以属下之见,不如先礼后兵,先派人送信,晓以利害,若是其肯归降,许他可以继续领会稽太守之职,若是其不从,再兵攻打,如此便既能顺天意,又能得民心。”

听完红拂女的话,众人不由得连连称赞,就连陈庆之都不由得点头赞道:“张右使此言甚好,令煦不得不刮目相看!那便以此言,先差人送劝降信,若是其不从,则择日兵攻打。”

王朗收到陈庆之的书信后,不知如何决断,他深知陈庆之的能力,短短数个月之内便将严白虎彻底消灭,又尽得其众,手下太史慈和田复等又是万夫不当之勇,看到陈庆之的劝降信,许自己可以依然在会稽做太守的条件,不由得而有些心动。

此时王朗身边根本无可用之人,虬髯客张烈谋刺陈庆之未果后,便从此消失,这让王朗大为不解。而此时他唯一能依赖的便是手下的大将周昕。王朗将陈庆之的劝降书交给周昕看了一看,并试探着问道:“以周将军之见,是否可以降了陈煦,你我皆无什么损失,同时又能依靠吴铭,也可以保一世安稳。”

周昕看完后,忽然将书帛扯碎,丢在地上,看着目瞪口呆地王朗,周昕大声说道:“主公休得听信陈煦小儿的花言巧语!岂不闻丹阳太守刘繇,投降吴铭之后,虽然名义仍是丹阳太守,但是人却被囚禁在下邳;而今更是令陈登代替其太守之职。以刘繇汉室后裔之身份,尚不能保全自身,何况主公乎?况且吴铭虽然如今势大,但是其与曹操是死对头,而曹操如今挟天子以令诸侯,吴铭早晚必被曹操所败,若是投降吴铭,到时等曹公大军破吴之时,主公又该何去何从?”

周昕的一席话,让王朗哑口无言,他叹了一口气,问道:“以将军之意,如今应该如何抗敌?”

“此事极易!听闻太史慈和田复骁勇,末将不才,愿意领军与其在沙场拼斗一番,若是侥幸胜了,自然会稽无虞;若是不敌,则退守山阴。山阴粮食充足,任凭他陈庆之如何多谋,将士如何勇猛,也难以攻破,如此则是万全之计。”周昕侃侃而谈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