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铁血神骑逞威 谜之梨花发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去!冉天王这骑兵是要逆天啊!”

吴立仁听到这两声提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直接让铁骑神骑的所有武力8,并且士气高昂的效果,这一千人的骑兵,简直是精锐的精锐,骑兵中的坦克啊!再加上冉闵冲锋时便有108的武力,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梁师泰简直是自己找虐!

看着冉闵率军向着自己大军冲锋而来,梁师泰又一次选择了谨慎的后退。袁军在他的指挥之下纷纷“毫不畏惧”地迎向铁血神骑,而他只是在后面大声呐喊着,指挥着大军将铁血神骑纷纷围住。然而他却高估了自己手下将士的士气,低估了冉闵手下骑兵的战斗力。

一次齐齐的冲锋,让梁师泰手下的将士死伤千余人,一个铁血神骑同时对上几个袁兵都完全没有问题。袁军将士哪里见到过如此凶猛的骑兵,再加上冉闵的威名,袁军将士瞬间就失去了再次战斗的勇气。

“废物,给我上!我们兵力是他们的十倍,怕什么,给我上!敢有后退者,休怪本将军这双大锤无情!”

在梁师泰的威压之下,袁军被迫再次用着自己的肉身去挡在如猛兽般的骑兵身前,可是他们确实是毫无斗志,哪怕被逼着上前,可是冉闵铁血神骑的再次冲锋下,又是近千人惨死,这让剩下的袁军纷纷作鸟兽散,再也不管梁师泰的命令。

梁师泰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冉闵的勇猛他自然知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冉闵麾下的这支骑兵竟然如此的势不可挡。此刻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手上的一双大铁锤仿佛也无力再拿起来。

“将军,快撤吧!我们不是对手,但是回到寿春,敌军的骑兵便再也起不到作用了!”

这句话让梁师泰眼睛一亮,仿佛又看到了希望一般,他策马掉头就走,再也不去管那些还在阵中像没头苍蝇一般乱冲乱撞的将士。

虽然袁军毫无抵抗能力,经过几轮冲杀,每个人都杀了好几人,可是剩下的却也挡在路上,让冉闵和麾下大军不能全力追赶梁师泰和袁胤。等终于杀散所有袁军,冉闵再想追击之时,却发现梁师泰和袁胤早已跑的不见踪影。又加上已经快到寿春,冉闵便没有再追下去。

这一战,铁血神骑损失了几十骑,而斩杀的袁军将近四五千人,剩下的最后都四处逃窜。梁师泰带着仅有的几名亲随追上了袁胤后,在袁胤如刀一般的目光下,低头不语。

“你不是说敌军只有千骑马?为何我一万大军会全军覆没?这才多久?就是一万只草人,他们那么长时间也砍不完!梁亮,你到底有几颗脑袋!”

梁师泰心虚地看了看袁胤,怯懦说道:“义……大司马恕罪!末将,末将只有一颗脑袋,只是那冉闵大军实在是能以一当十,不,以一挡五十,如今我军士气低靡,皆无战心,所以,所以才会如此。此时不是问罪之时,恐怕再晚一些,冉闵就要追上来了。”

袁胤又瞪了梁师泰一眼,驾马向着寿春而去。

等冉闵回到成德之时,却发现张武早已经破开了无主将防守的成德。原来成德守军眼看袁胤将自己这两千人放弃,便在袁胤离开没多久,他们就各自商量了一番,最后大开城门,放张武进城,投降了张武。

“文升料敌机先,又获此大胜,实在令闵佩服!”

冉闵进了城后,便找到了张武,十分开心地和张武说道。

“将军过奖了,若不是将军骁勇,这支铁血骑兵又是如此精锐善战,属下也不敢让将军以区区千人前去伏击。”

冉闵看了看自己身后铁血骑兵,大声说道:“你们听到了没?你们是真正的威武之师,常胜之师!攻必取,战必胜!我冉闵,以你们为荣!”

这支千人骑兵听完后,顿时齐声吼道:“必胜,必胜,必胜!”

气势如虹,声势震天!

冉闵令大军暂时在成德休整,而自己则写好表章,上报给吴立仁,详细说明了此战的前因后果,将张武的功劳和铁血神骑的骁勇都一起夸赞了一番。最后便等着吴立仁的命令,发起对寿春的最后进攻。而此时吴立仁也领了自己的神威军团来到了合肥,自然吴立仁也兑现自己的诺言,他带着貂蝉一起。虽然王守仁还是反对主母这个时候去前线,但是如今袁术已经覆灭在即,吴立仁并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随行的将领有赵云、蒋将和花荣,吴立仁来到合肥第一件事,便是将化名为樊华的樊梨花召来一见。

樊华此刻穿着守备官服,英俊潇洒的走了进来,进来后对着吴立仁行礼拜道:“属下樊华拜见主公!”

吴立仁笑着点了点头,走到樊华身旁,扶他起身,“樊先生快快免礼,冉将军将你写的策论给我和军师看了,军师将樊先生这篇策论着实夸奖了好一番。樊先生大才,在合肥待着,是否有些大材小用了?”

樊华一听,连忙说道:“主公此言差矣!合肥之重要,华已经说明,而建造合肥,非华不可,故而属下在此正是人尽其用,并无大材小用之说。”

吴立仁听着樊华的解释,不由得摇了摇头,虽然他不知道樊梨花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但是他知道樊梨花之言绝对是假的。

“系统,检测下樊梨花的四维属性和她最近的重要经历。”

不管樊梨花说什么,吴立仁都会选择相信系统检测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情况,系统只要一检测就可以了。

“滴!检测到樊梨花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5,统率97,智力89,政治76滴!对不起,系统无权检测到召唤人物植入身份后的经历,请宿主知悉!”

额!吴立仁这时候才想起来,当初检测戚继光的经历,也是因为那些经历是植入身份过程中被系统自己添加或者创造的,而现在,樊梨花植入身份之后,便回到桂阳郡樊家,这段时间的经历不在系统的可知范围内。

吴立仁眉头一皱,想了一想,便计上心来——既然你不老实说,我便直接说破你的女儿身和真名姓,看到时候你会做和反应,又会如何解释。

吴立仁笑着问道:“樊先生,有句话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樊梨花颇为不解地看着吴立仁,“主公所问,华若有所知,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如此便好。樊梨花,你可知罪!”

此言一出,樊梨花眼中满满的惊诧和不理解,她甚至忘记了吴立仁在喊自己,只是脑子里在想为什么吴立仁会知道自己的名字,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那就一定知道自己的女儿身。

“难不成桂阳太守之死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吴立仁耳中,而孙策又让吴立仁擒拿自己回去问罪?一定是这样,不然吴铭不会一来便对我兴师问罪。”

吴立仁自然不知道樊梨花在想些什么,只觉得樊梨花是被自己的突然发问而吓到。

“既然吴公一切都已经知道,那还问我做什么。”

这时,忽然只见樊梨花猛地跳起,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飞刀,冲着吴立仁便冲了过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