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纵樊哲冉闵求情 取寿春张武献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丞相,虽然袁术已无回天之力,但是袁术在淮南多年,钱粮颇多,寿春又坚固难攻,袁术无路可退,必然死守。吴铭急切必然难下,所以无需担忧,等其两败俱伤之时,再趁其不备而攻之,寿春可得矣!”

郭嘉说完,接着其余人又各自做了补充,曹操终于笑了笑,满意地点了点头。

吴立仁发完告示之后,第二日便率大军启程,前往成德,与冉闵大军汇合。冉闵出城迎接吴立仁后,吴立仁看着冉闵,十分感慨道:“永曾,上次一别,也有半年多未见了,汝一直在外拼杀,实在是劳苦功高!”

“主公过奖了!这些都是末将应该做的。”

吴立仁随着冉闵一起进城后,冉闵准备好晚宴给吴立仁等接风洗尘,席间,吴立仁忽然问道:“不知樊哲将军可在城中?”

冉闵一听,再想起樊梨花之前说的话,不由得心中一惊:难道主公真的要捉拿樊华兄弟二人前去问罪?想到这里,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和吴立仁说出实情,他不想骗吴立仁,却又不忍心樊华兄弟被害,犹豫之间,竟然额头冒起了汗滴。

这时一旁的张武见状,立时明白其中的问题,他连忙起身答道:“主公恕罪!前几日不知何故樊哲离成德后便不知所踪,至今没有消息。”

吴立仁呵呵一笑,他已经猜到樊梨花肯定会将樊哲带走,只是为什么冉闵和张武好像还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呢?

他不想点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时,冉闵忽然起身,向着吴立仁就是伏地一拜道:“主公请责罚末将!樊哲和樊华两人都是属下放走的,二人皆是人才,末将以为主公应该收为己用,而不是将二人交于他人之手。”

果然有事情!吴立仁连忙说道:“永曾快起来说话,放走就放走,我和樊华樊哲两人并无仇怨,并不是要杀二人。你且将事情的经过说与我听。”

冉闵听完,不甚明白,“主公之意,难道不是想抓二人交于孙策吗?”

“哎,定是樊华和你说的,只是其中的误会你们都还不知道。”

吴立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冉闵说了一遍,听完后,冉闵拍腿长叹道:“哎!闵误信了樊华之言,才使主公与贤才失之交臂,实在是闵之罪也!”

冉闵便将当日樊华带走樊哲的情况一一说与吴立仁听,吴立仁笑了笑:“不妨事!永曾,你曾在书简里怀疑过樊华为女子,为何后来又没有确认一番?”

“主公,这,这该如何,确认才是!”

冉闵言语之间有些支支吾吾,脸上红通通的,吴立仁笑着挥了挥手,“哎,你想差了!我的意思,男女差异有很多,比如看下是否喉结。”

听完吴立仁的话,冉闵尴尬地笑了一声,拱手道:“属下愚钝,当时只看到他嘴上有胡须,便错以为她就是男子,就没做他想。现在想下,确实太过疏忽。”

“樊梨花如今身在何处?何不带她来见,我自当当面和她解释清楚。”

只要樊梨花没有离开便好,误会总有解释清楚的一天。

“主公恕罪,樊梨花带着樊哲离开后,便不知所踪,属下也曾派人四处打探,还没有结果。”

吴立仁叹息一声,心想:这樊梨花想要收服,看来没有那么容易啊!

“也罢,到时有缘自会再见。现在我们商议下破寿春之事吧!如今郭都督已经破了西曲阳,生擒了张勋,克日便能兵临寿春城下。只是这寿春如何攻取,诸公有什么建议吗?”

“袁术小儿已经吓破胆,我军攻无不胜战无不克,直接进军寿春,以我威武之师攻城,谅他小小寿春,有何惧哉!”

冉闵此时自信满满,袁军的表现让他此时已经对袁术已经充满了蔑视,其实吴立仁心中也有这样的想法,袁术如今已经是丧家之犬。只是攻城的话,定然会有不小的损伤,能不选择强攻,还是不应该选择强攻。

此时王守仁不在身边,因为糜真此时已经临近产期,王守仁第一次要做父亲,吴立仁便令他现在家等糜真生下孩子后,再来随军而行。

“滴!检测到张武技能文升触发,智力5,武力10,当前张武智力提升至97,武力降低至79”

听到张武技能提示,吴立仁知道张武可能在想什么计策,便不去打扰他,先对冉闵说道:“永曾不可轻敌!虽然袁术如今败局已定,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刚说完,冉闵一脸懵懂地看着吴立仁,十分好奇地问道:“主公,恕闵愚昧,何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冉闵这一问,吴立仁才意识过来自己一时口快说了一句这样的俗语,他只好解释道:“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只骆驼即便饿死了,他的骨架也会比一只马要大。就是说袁术虽然现在已经即将灭亡,可是袁家毕竟是四世三公,他又在寿春经营多年,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消灭的。对,那句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是这个意思。”

说到这个词语,吴立仁看到堂下一脸懵逼的众人,吴立仁不由得无奈地想道:这个词也是三国之后才出来的吗?大概冉闵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其余人也都面面相觑,他只好再次解释道,“这句话的意思,来源于一种虫子,叫百足,就是有一百对脚的那种,这种虫子,你即使将他杀死,可是他的其它部分还是能动。这下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冉闵恍然大悟道:“哦,就是那种叫马陆的虫子吧!主公如此形象的比喻,让末将茅塞顿开,实在高明!”

其余人也和冉闵一起高声喊道:“主公英明!”

只有张武一人还在原地,吴立仁一直注意着他,这时候,好像看到他眉头一松,吴立仁猜到可能他已经有什么想法了,于是看向张武,问道:“文升有何良策否?”

张武起身笑道:“主公,袁术虽然不足为惧,曹操却不得不防。如今曹仁大军驻扎在汝阴县,若是我军与袁术苦战,两败俱伤之时,曹仁趁虚而入,我军必然难以全身而退,是故破袁不难,难在破曹。”

吴立仁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那依文升之意,如何攻下寿春又能将曹军击败?”

“曹军若要攻打寿春,势必要从汝阴县渡淮。到时候可令郭都督佯攻寿春,而主公和冉将军率军在淮水畔埋伏起来,等其大军上岸,一鼓可破之!如此,曹军若破,则寿春必然归于主公之手!”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