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樊玉凤义收众草寇 越女剑技压天雄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樊玉凤冷哼一声,“聒噪!放马过来吧!”

那山贼头领哪里曾被14人这样无视过,听到这里,不由得大怒道,“我好心留你性命,你这少年郎竟然不知死活,那可不要后悔!”

说完大吼一声,策马冲向了樊玉凤。

樊玉凤从腰间抽出一把佩剑,丝毫不畏惧山贼首领的沉重的马槊。

两人瞬间就过了几招,虽然樊玉凤没有和首领硬碰硬,只是巧妙的闪过,但是还是让那首领心中不由得佩服起樊玉凤的剑法来。

“少年郎,我见你剑法高明,实在不忍心伤你。如今大争之世,朝不保夕,何不与我一起落草,大碗吃酒大块吃肉!对了,壮士高姓大名,某乃鲁达!”

樊玉凤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山贼,但是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狠角色,但是想让她落草,她岂会答应?

“某乃范誉!若想让我落草,先问问我手里的长剑。若是你能胜过我,我无话可说,随你落草;若是胜不过,那以后你凡事需得听我的,你可愿意?”

鲁达听完,哈哈一笑,他没想到樊玉凤竟然还要提出这样的赌约和自己斗,但是他岂会惧怕,“好!既然如此,那便依你之言!”

“滴!检测到鲁达技能拔柳触发,武力2,当前鲁达武力提升至93”

咦?这鲁智深许久没有露面了,现在爆技能是为何?吴立仁怎么也想不到樊玉凤竟然会遇到鲁智深。

鲁智深以为刚刚自己没有尽全力,此时若是用尽全力,樊玉凤一定不是对手,哪知他再出手,才发现樊玉凤的长剑也比刚刚更加灵活多变,他虽然力大,却每一招都被樊玉凤灵活的闪过,而樊玉凤的长剑却如同银蛇一般,多次险些伤到自己。

鲁达就这样被樊玉凤压制着,可是他却依然不肯服输,他大吼一声,手中长槊猛然一横,整个向樊玉凤扫了过去,樊玉凤见状,心中一惊,双脚猛一用力,整个人一下子跃了半丈起来,鲁达一击落空,而樊玉凤趁机从空中持剑向鲁达刺去。鲁达收马槊不及,樊玉凤长剑势如闪电,一下子便抵在了鲁达的胸前。

“气煞我也!我输了!”

鲁达虽然心中十分不服气,可是他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武艺确实不如樊玉凤。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鲁壮士,那刚刚所言是否有效?”

鲁达长叹一声道:“范兄弟所言,某不敢不从。但是不能有违道义之事,否则,某就是死也不愿意听从。”

“一言为定。如今天下大乱,但是徐州牧吴使君却有仁义之名,汝等在此落草,有甚前途?何不一起去投吴使君,也好博个功名,光宗耀祖!”

樊玉凤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找到她的姐姐,所以正好遇到了鲁智深,便想着如果能收服给吴立仁,那吴立仁到时候也一定会帮自己寻人。

“这!”

鲁智深自然犹豫了起来,因为这帮山贼并非他一个首领,还有另外一人,便是林冲。

“莫不是鲁壮士想反悔不成?”

樊玉凤眼看鲁智深犹豫起来,他不由得有些恼怒。

“范兄弟,实不相瞒。这座山上,还有一个首领,是鲁某的兄长,名唤林冲。他曾是袁术殿前的禁卫军副统领,和吴使君有过仇怨。一来,某怕他不会愿意去投吴使君;二来,吴使君那里未必肯容他。故而犹豫,请范兄弟见谅。”

正在这时,忽然一骑从山上飞奔而下,人未到,声音却已经传到了樊玉凤耳中。

“听说来了个好汉,赢了我鲁达兄弟,可敢和林某过几招!”

林冲手持长枪冲了过来,樊玉凤自然不敢轻视,既然鲁达以林冲为长,那林冲的本领必然不会再鲁达之下。

“若是范兄弟也能胜过林某,那刚刚范兄弟提的要求,林某再无意见。”

“好!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林冲哈哈一笑,挺枪向樊玉凤便刺了过去。

“检测到林冲技能天雄星触发,樊玉凤武力-3,当前樊玉凤武力降低至93”

什么情况?哇,樊玉凤一人战鲁智深和林冲?吴立仁不由得长叹一声,这是闹得哪出?

林冲的长枪舞得密不透风,樊玉凤此时也专心应付,两人战了三十回合,樊玉凤已经额头冒汗,刚刚和鲁智深的一战,她也消耗了不少体力。如今她的气力逐渐跟不上,虽然武力还是比林冲高一点,但是两人还是战的不相上下。

正在这时,樊玉凤手中长剑忽然一转,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一种惊人的气势,手中的长剑忽然舞出许多道残影,这让林冲一下子完全摸不清楚对方的身影。

“滴!检测到樊玉凤技能凤翔触发——其面对压制自身武力型技能的对手时,每过十回合自身武力回复2点,最高可回升被压制武力值的两倍;面对提升自身武力型的对手时,每过十回合,压制对方2点武力,最高可压制对方提升武力值的两倍。当前被林冲压制3点武力三十回合,樊玉凤武力回复6点,当前樊玉凤武力提升至99”

樊玉凤这技能绝了!吴立仁听到系统的提示,不由得一阵惊叹。龙胆和凤翔,明明就是天生一对啊,这个媒,我一定要做上!吴立仁心中暗暗叹道!

林冲勉强支撑了几个回合,终于还是被樊玉凤一剑击落长枪,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而一旁的鲁达更是开怀大笑,大声吼道:“范兄弟!好剑法,好剑法啊!我鲁达这辈子见过最精妙的剑法便是这种了!不知道范兄弟这套剑法可有什么名堂?”

问到这的时候,樊玉凤忽然显出一份很为难的样子,鲁达却仍然一副不死心的样子继续问道:“怎么?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现在我们都要听范兄弟分吩咐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林冲听完,连连向鲁达使了使眼色,“智深,大家都有自己的不传之秘,如此好奇,实在不该。”

樊玉凤听完,不由得呵呵一笑,看着二人,小声说道:“我若说出来,两位大哥可一定为我保守秘密。”

“一定一定!”鲁智深听后兴奋无比,连声应道。

“这套剑法,名唤越女剑法。”

听到这,两人身体一震,眼神中满满都是难以置信,鲁智深更是差点喊了出来,若不是林冲连忙捂住鲁智深的嘴巴,一定会让所有人都知道。

鲁智深还是小声地问了出来,“范兄弟,这套剑法不是只有女儿之身才能练习,怎么范兄弟竟然可以练?”

而林冲此时已经明白,他呵呵一笑,“智深,那只有一个可能,我们这位范兄弟其实是范妹妹才对。”(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