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师泰原属平道 袁胤阴匿玉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下意识地一矮身,可是那铁锤却还是擦着自己的头盔撞了过去,只觉得忽然天旋地转起来,他哪里还能骑马,一下子坠于马下,手中的那双铁锤也再也拿不住。』天『籁小』说WwW.⒉樊哲大喜过望,哈哈一笑,将自己手中的铁锤猛然向梁师泰掷去,铁锤却如同长了眼一般径直砸向了梁师泰的头,只听得梁师泰惨叫一声,再没了声音。而樊哲却不去管梁师泰的死活,连忙翻身下马,抓起那双镔铁压油锤,一时间如获至宝,喜笑颜开。

“滴!检测到樊哲锤杀了梁师泰,梁师泰死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6,统率62,智力57,政治35,恭喜宿主获得了梁师泰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22。”

听到这个消息,吴立仁的心算是凉了!难道真的被自己一语成谶?师泰果然还是要死在平道之手?

“滴!检测到樊哲击杀八大锤之梁师泰,并且夺得其兵器为己所用,巅峰武力+1,当前樊哲四维属性为武力93+1,统率46,智力39,政治26。樊哲巅峰四维属性为武力95+1,统率51,智力46,政治28.”

呵呵,这傻小子运气倒是不错,不但夺了一双武力+1的锤子,还增加了自身武力巅峰值,本来给冉闵的人头被他抢了,冉闵和赵云两人都未曾将梁师泰给斩杀,竟然被他给捡漏了,果然是傻人有傻福。

看着樊哲将梁师泰直接锤杀,后面追过来的赵云才开始勒住缰绳,接着翻身下马,仍然一副羞涩的模样对着樊玉凤说:“刚刚唐突了玉凤姑娘,还望姑娘不要怪罪。玉凤姑娘的坐骑既然已经被杀,暂且骑着云这匹马吧!”

樊玉凤心里无限欢喜,却又不知道如何和赵云诉说,她也连忙翻身下马,对着赵云行了一礼道:“多谢赵将军再次相救,玉凤实在不知如何报答才好,将军若是没有战马,如何在这乱军之中杀敌。请将军上马,妾身步行便可。”

这时,一旁的樊哲看到两人在谦让坐骑,大大咧咧走了过来,对着樊玉凤和赵云说道:“二姐,赵将军,你们这是干什么,刚刚那个师泰,不是被我杀了,他的坐骑你们不是可以用吗?”

一句话让两人顿时尴尬万分,樊玉凤忽然转身,翻身跨上照夜玉狮子,便向远处杀了过去。而赵云楞了一下,心里暗道:为何自己的坐骑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被樊玉凤给骑走了?

赵云只是想了一下,便翻身骑上了刚刚梁师泰的坐骑,那坐骑之上挣扎了几下,仿佛就被赵云的气势给惊住,老老实实奋力奔跑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梁师泰的死和皇宫中的大火,又或者是吴立仁麾下的猛将和铁血军的勇猛,或者从寿春同城攻击的郭侃也终于打开了寿春东城门,此时袁术的禁卫军终于好像彻底失去了斗志,一时间四散溃逃,几乎没人再去主动抵抗。

天色已亮,这一战,寿春城中的大火还在熊熊燃烧着,只不过在吴立仁大军的帮助下,城中的百姓大多数都已经逃了出去,剩下的自然是永远地留在了寿春城中,和袁术一起,化作灰烬。

郭侃大军进城之后,看到城中的惨状,眼看城东只有一些哭天喊地的百姓,也没有什么袁军,郭侃便令大军赶紧帮忙疏散百姓,再令秦昭领五千千大军向寿春城西支援吴立仁。

当吴立仁看到秦昭赶过来之时,他便令秦昭再次返回,这寿春城暂时已经无法驻军,吴立仁令他还是跟着郭侃,静待其变。

寿春这最后一战,本来吴立仁以为不会有太大损失,可是最后才现,他真的错了,大军整整损失了一半,神威军死伤过半,仅剩不到五千人。铁血军也是一样,两万铁血军,此刻也只有一万。而死去的大军除了实在袁军手上,很大一部分都是死在城中的大火和救援百姓之时遇到了意外。除了袁耀带出来了五千左右的降兵,其余兵马或者死或伤,或者溃逃。

寿春终于攻下了,吴立仁此时却没有一点高兴的心情,望着不计其数的伤员和哀嚎痛哭的百姓,他叹了一口气。

“寿春的乡亲们,寿春城遭此大难,吴铭难辞其咎,这里,我向乡亲赔罪。如今寿春已然破败如此,一时难以恢复。而且此地又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此绝不是长久之计,乡亲们如果信得过我吴铭,就随我一起迁往扬州其他郡县,那里不会有战乱,不会有这样的人间悲事,我吴铭保证,一定会让大家安居乐业!”

吴立仁的名声,寿春的百姓自然都听过,加上和袁术的暴政一比较,更加觉得吴立仁如同活菩萨一般。他这样说完,原本还是哭哭啼啼地百姓瞬间齐声喊道:“吴使君!吴使君!吴使君!我等愿意誓死追随吴使君!”

天色已亮,此时寿春城外,近六万百姓,尽皆在吴立仁大军的引导下,向着合肥方向慢慢行去。同时吴立仁派人从庐江、丹阳郡调拨粮食,经过这一战,庐江郡并无多少存粮,还好刚刚到了秋收的季节。

这时,吴立仁只有五千兵马留在寿春,王守仁来见吴立仁,悄悄说道:“回主公,袁术在皇宫引火**后,并没有查到玉玺的下落。”

“把袁耀带进来,还是问下他比较好。”

吴立仁虽然对玉玺也有一点想法,但是现在诸侯相争之时,玉玺只是一块烫手山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早晚会和袁术一样的下场。所以吴立仁即使得到玉玺,他也准备将玉玺想给汉帝,可是现在竟然玉玺不见了,万一有心之人栽赃,可就让自己众口难辨了。

袁耀进账后,向吴立仁行礼道:“罪将袁耀拜见吴公!”

吴立仁笑了笑,将他扶起来,“袁将军能够迷途知返,实在是难能可贵。只是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下袁将军:传国玉玺现在在何处?”

袁耀一听,心中一惊暗自思忖道:难不成吴立仁想要借传国玉玺之名问罪于我不成?

他惊慌万分,连忙说道:“吴公,玉玺一直在父皇手里,罪将实在不知在哪。只是昨夜宫中大火,或许为毁于火中,也未可知。”

吴立仁摇了摇头,“毁于火中,你信,我信,可是世人未必肯信!而且传国玉玺很难被大火所毁,我令人去寻了很久,也不见一点痕迹。想必一定是被有心之人提前带走了。”

“吴公,罪将实在不知!自从和叔父袁胤决定掘城而逃,末将就一直没有进过皇宫,不信,吴公可以将袁胤带过来当面对质。”

“袁胤?这老匹夫早就逃走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