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离石县张颌中伏 西河岸关羽逞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果真如此?”

张燕听到李克用的话,又有些心动。

这时,一旁的脱脱上前继续说道:“主公,以属下之见,袁绍若是不想就此失败而回,必定会突袭离石,如今正是大雪,若是敌军趁夜袭城,我军必然不会有什么准备,这才是危险之处。”

“如此天气,人行走都困难,若想袭城,更是难上加难,袁绍真的会行此险招不成?”张燕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正是因为主公觉得这不可能,敌军若是真的如此做,那便是攻我之不备,不知主公可曾听闻徐州牧吴铭麾下大将陈煦雪夜破由拳严白虎之事?若是袁绍依计行事,则我军危矣!”

脱脱的话,让此时有些微醉的张燕一下子醒转过来,惊了一身冷汗,“如此奈何?还请诸公教我!”

李克用接着说道:“主公勿忧,我刚刚已经和脱脱商议过了,由周将军和犬子共同巡防,若是发现敌人的踪影,只需将他们放进来,然后四周伏兵尽出,到时候定然杀的袁绍一个措手不及。我军再乘胜追击,何愁袁绍不破?”

“好,好,好!有诸位将军一心相助,他日大事必成,到时张燕绝不会亏待诸位!”

张燕现在十分高兴,原本灰心丧气的他,此时仿佛又一次获得了新生,满怀期待地看着李克用四人。

李克用等人从张燕府中离开后,李存勖有些不满地对着李克用说道:“张燕如此无能之辈,父亲何不取而代之?如今大军已有大部分在父亲的掌握之中,到时候,只要杀了张燕,又有谁敢不服?”

李克用摇了摇头,“存勖莫要说此大逆不道之言!为人在世,当以忠义为先。主公虽然无甚大志,但是他总算待我等不薄,吾安肯背之?况且如今强敌在侧,若是再生内乱,我军定然不战自溃。”

张颌和高览领大军在离石县外三十里处驻扎,到了晚上二更时分,各自就着地上的积雪,吃了几口干粮,随着两人一声令下,大军便悄悄地再想离石县靠拢而去。

大军在这样的天气本来就行的很慢,又加上要十分小心翼翼,所以行的十分缓慢,走了几个时辰,天已经快要亮了,总算来到了离石县外,张颌高览二将此时大声喊道:“攻城!”

顿时刚刚心中憋着气的袁军此时终于可以大声地吼出来,冲向了离石县。此时城墙之上,并无什么人防守,当首先进城之人打开了城门后,袁军终于如潮水般涌进了离石县城之中。

“高将军,这城中为何一个人影也不见?恐怕事情不妙!”

张颌率先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仿佛为了证实张颌的猜测,正在这时,忽然一声炮响,四周骤然举起了无数的火把,接着呐喊声四起。

“汝等无谋匹夫,已经中了我军埋伏,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李克用哈哈一笑,一马当先,冲向了惊魂未定的袁军。

“滴!检测到李克用技能飞虎触发,武力+2,统率+3,虎威啸天戟武力+1,当前李克用武力提升至102,统率提升至85.”

张颌高览情知中计,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大声喊道:“快撤,快撤!”然而四周的箭矢如雨般射向了袁军,袁军此刻哭爹喊娘,只恨少生了一双腿脚,没过多久,张颌高览终于率领残兵逃出了离石县城,这也多亏了两人领的都是精锐,人马各自已经折损了四五千。

然而此时李克用却并不打算放过张颌和高览,带着李存勖和周德威从城中追杀而出,张高二将只好继续带军摸索着向大营方向退去。

这时,李克用看到袁军逃跑的方向,忽然哈哈一笑,李存勖不解问道:“父亲为何发笑?”

“汝可知前方是为何地?”

李存勖摇了摇头,“请父亲明示!”

“前方便是西河,张颌高览无能之辈,慌乱之中竟然选了这样一条路,岂不是自寻死路?”

追了约有一个时辰,这时有探子前来禀报:“将军,不好了,前方没有去路了,前方正是西河,此刻更无处寻船,我军已经没有退路了啊!”

那探子用着绝望的语气报告着这条消息,张颌听完,深吸一口气,卯足了所有气力,向着惊慌失措的袁军大声吼道:“兄弟们!前方就是西河,我等已经无路可退了,你们还想活命吗?若是还想活命,便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拿起你们的武器,我们要让敌人知道,我们不是孬种,我们要活命,要杀出一条血路,无论是谁,要是挡着我们的路,我们就要杀过去!我们要杀过去吗?”

“杀!”

“杀!”

“杀!”

“敌人就是一群山贼,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点都不可怕,而且,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主公已经出兵了,要不了多久,只要杀出一条血路,那我们就是这一战最大的功臣!兄弟们,随我杀啊!”

说完,张颌和高览率先杀了出去,高览迎向了李存勖,张颌迎向了李克用。李克用哪想到这张颌高览还敢带人回身攻击,心中自然不把这支残兵败将放在心上。自己麾下四万大军,而袁军此时最多有一万人,如此兵力悬殊,哪怕张颌高览再厉害,也回天乏术。

袁军此刻尽皆爆发出惊人的气势,虽然兵力如此悬殊,可是却人人向前,无人后退,因为他们已经没了退路。

一时间袁军如同杀红了眼,拼了命的想要从李克用、李存勖的大军包围中突围出去。袁军的这种气势瞬时让李克用大军产生了一种恐惧,若不是李克用等人的严令。恐怕此时已经有人溃逃。

大战就在这样一个早晨开始上演,无数血与肉和呐喊声、惨叫声交织在一起,战况比以往两军的任何一次交锋还要惨烈,两军各有死伤。

正在这时,李克用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大队军马的喊杀声,心中不由得一惊,这时,探子来报:“将军,我们的后路已经被关羽和张飞率大队军马堵上了,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消息仿佛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李克用瞬间没了主意,而一旁的周德威听闻,脸色也是一变,他策马来的李克用身前,请命道:“将军,如今事急,让末将领五千人马挡住张颌高览,将军自率大军往离石突围。”

从捕猎者到被捕猎者,仿佛只是经过了短短的一个呼吸,这让李克用的心中也产生了一种浓浓的挫败感,然而此时他并没有太多时间考虑,便接受了周德威的建议,让周德威挡住近乎疯狂的张颌高览的五千残兵,而自己则带着两万人向着离石县撤退。

此时的李克用大军原本围杀张颌高览大军不成,这时候忽然听闻被反包围,人心一下子变得惶惶不安,士气更加低靡。只见关羽和张飞一马当先,迎向了李克用和李存勖。

“尔等鼠辈,还不早降,更待何时!”

关羽大吼一声,青龙偃月刀向前一挥,指着李克用。李克用不甘示弱,对着大军吼道:“想要活命的,冲过去!杀啊!!!”

“不知死活的家伙,我看尔乃插标卖首!”(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