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美周郎先发制人 黑包公蹊田夺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鲁肃回到长沙后,立刻和孙策汇报了出使的情况,孙策呵呵一笑,对着鲁肃说道:“子敬辛苦了,这一切原本也在意料之中。只要攻下荆州为先父报仇,一个小小的江夏,让给他便是。”

这时候,一旁的周瑜起身说道:“主公,若是消灭刘表,日后主公有何打算?与吴铭还会一直结盟下去吗?”

“公瑾之意为何?如今吴铭形势比我强,即便我有什么想法,恐怕强敌在侧,也不好就此反目吧!”

周瑜摇了摇头,“主公实在是当局者迷。刘表覆灭,主公若是站到吴铭的立场去想一下,便可想到主公将要面临的危机。吴铭与曹操虽然夙怨已久,可是毕竟曹操如今有天子在手,占据着大义,吴铭并不敢轻举妄动;而吴铭势力若是拥有江夏,无疑是在荆州安了一根钉子;若是其有心翻脸,主公应该如何防备?”

听到这里,孙策不由得脸色凝重,双拳不自主地握紧,他自言自语道:“吴铭真的会是如此翻脸无情之人吗?”

“主公,虽然吴铭素有仁义之名,但是到了真正的利益的时候,他绝不会讲什么情面,因为吴铭胸怀大志,岂能会为些许虚名牵绊,就比如樊家三姐弟,吴铭知道他们的能力,宁愿冒着得罪主公的危险也要将三人收留,到时候,若是有机会吞并荆州,他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丝机会,请主公三思!”

周瑜的话让孙策久久没有说话,这时候鲁肃上前接着说道:“公瑾之言虽然有理,但是现在刘表如今仍然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攻下荆州,再着手于长沙、南郡、豫章三郡重点防范,若是吴铭真起了歹意,此三郡皆不可忽视,况且吴铭有曹操这个威胁在,未必敢轻易动手。”

“子敬,岂不闻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周瑜的观点很清楚,只要等到消灭刘表,有机会一定要率先发难,否则一旦等吴铭做好准备,到时候就陷入被动。

这时,孙策忽然转身,看向周瑜,“请公瑾教我!”

吴立仁送走鲁肃之后,便开始着手布置讨伐刘表和防范曹操的兵力部署,吴立仁令冉闵、樊梨花、樊哲、张武和蒋将等领三万兵马驻守合肥,令宗泽、宗悫、臧霸等依旧在下邳驻守,陈庆之麾下兵马约有两万余人,麾下大将太史慈、田复、陈武、关胜等扔在丹阳郡驻扎,但是驻地逐渐北移,向柴桑方向靠拢,以便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再让秦昭率麾下一万无双军先到庐江,和俞大猷的数千大军汇合。再令戚继光和周泰蒋钦等人率领五千水军沿着长江,向江夏慢慢靠近。吴立仁自己率领王守仁、赵云、樊玉凤、宇文成都、花荣、董袭等并一万大军先到合肥,等待孙策大军,顺便检查下合肥的防务。

建安三年,公元197年三月,吴立仁率大军先来到合肥。又过了几个月,如今的合肥经过了大半年的整饬,逐渐的改变了原来的面貌,吴立仁对樊梨花和包拯的能力自然十分信任。

“夫君,我们不如去田间走一走,这淮南的春光,十分美丽,百姓此时一定在田间劳作,妾身想去见识一番。”

春光明媚,和心爱的人一起出去踏青,自然是个好选择。吴立仁自然不会拒绝这样一个“浪漫”的提议。

貂蝉从小辈王允收养,所以对很多事情都不甚了解,可以算的上是个娇小姐,所以一路上看到很多东西都觉得很开心。正当两人一起在路上走着,忽然听到前面不远处有一阵吵闹声,吴立仁和貂蝉都忍不住好奇,便去围上去看了看。

原来有户农家老李家的牛本来拴在路边,可是由于绳子没有系紧,结果牛便撒丫子跑到另一户人家老王家的田中,吃了很多刚长出来的麦苗,还踩踏了一大片。老王发现后,便去找老李理论,让老李赔偿他的损失。可是老李坚持以为麦苗是牛糟蹋的,牛虽然是自己家的,但是他又不是故意将牛放出去,所以要赔就找牛去赔。

听完个中内情,吴立仁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貂蝉在一旁却反问道:“百姓有事,夫君身为人主,当为百姓分忧解难才是。”

又被貂蝉教育了,虽然吴立仁知道貂蝉都是好心在帮自己,但是他总不能这个时候去处理这样的小小纠纷吧!而且,他到底要怎么判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貂蝉夫人请放心,合肥县丞包拯都会处理好的,若是不信,等会就知道了。”

老王知道,此事即便是这头牛做出来的,可是他又不可能拿牛问罪,耕牛岂是能乱打乱杀的?但是老王心中不忿,便拉着老李一起去见官。

吴立仁跟着几人一起来到了县衙,他想看看包拯怎么处理这件小纠纷。

包拯升堂后,老王便拽着老李一起来到大堂上,而那头牛也被栓到县衙外。

包拯听完老王的诉求后,他问向老李:“汝之牛踩踏损坏老王之麦田,可是实情?”

那么多人都看到,他自然不会抵赖,“回大人,俱是实情,只不过那是牛之罪,非小人之罪。”

“好,既然你如此坦承,那本官现在就宣判:老李之牛踩踏损坏老王麦田之案证据确凿,根据大汉律法:故意毁坏庄稼者,杖责三十。但是耕牛乃务农之根本,若是就此打杀,有违主公初心。故而判老李之牛于县衙之中监禁三个月,令其面壁思过,以示惩戒。”

听完宣判,老李和老王都目瞪口呆:这算哪门子判罚?把牛关起来有什么用?

但是忽然老李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跪下大声喊道:“大人,现在正是开垦耕种之时,若是没有耕牛,小人如何务农啊?请大人收回成命!”

包拯一听,脸色一黑,大声斥道:“大胆,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是头牛,怎么可能因为你一句话便赦免了他的罪?那我如何同原告交代?”

老李扑在地上,连声哀求道:“大人息怒,小人情愿赔钱于老王,只求大人不要将小人的耕牛关押。”

听到老李这句话,包拯才点了点头,“若是将汝耕牛关押,延误了春种之期,确实是不妥。既然汝愿意赔偿老王的损失,那老王便不会再告,此案便就此了结,汝赔偿老王两贯钱便可。”

老王和老李这才一起谢恩,两人此时俱是心服口服,不再有其它意见。

“滴!检测到包拯完成剧情‘蹊田夺牛’,获得系统奖励基础政治1,当前包拯的基础政治提升为86”(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