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公孙策献讨贼檄 刘元颖任庐江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完全没想到,审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案子,还能触发剧情,增加属性,难不成这包黑子是系统的亲戚不成?而且,蹊田夺牛貌似是贬义词吧?

“回宿主,任何词语如果用的对了,都可以变成正能量。如包拯之蹊田夺牛,其意并不是为了夺牛,而只是帮助老王获得应得的赔偿,好事之人若以此攻击包拯,其心必然不正。”

这些道理吴立仁自然都懂,他也不想和系统继续争这个问题,反正自己人加属性越多越好。而貂蝉听完包拯的判决后,不由得赞叹道:“包大人真是断案公正!夫君更是慧眼识人!”

这时,围观百姓都已经散去,包拯这才注意到了衙门外的吴立仁和貂蝉,他自然识得吴立仁,连忙两步并作一步来到了吴立仁面前,行礼拜了拜:“属下参见主公!听闻主公到了合肥,属下还未得闲前去参拜,未曾想主公已经来此,请主公恕罪!”

“希仁无须多礼,我正巧碰到两人为耕牛之事争吵,便想看看希仁如何断案,故而到此。”

这时,包拯身后又走过来一人,头戴方巾,身着布衣,对着吴立仁拜了拜,“学生公孙策见过主公!”

正是公孙策。

“原来你就是公孙先生!”

吴立仁召出系统,检测了下公孙策的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公孙策的四维属性为武力29,统率47,智力82,政治78”

这属性看来还确实是个当师爷的,单独的话,最多也就能胜任个郡守,不过现在在包拯手下也算人尽其才。

这毕竟只是个小小的插曲,吴立仁并不打算在此逗留太久。

然而正当吴立仁起身要走的时候,吴立仁忽然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主公请留步,属下有事奏报!”

吴立仁转过身,不解问道:“希仁有话不妨直说。”

“听闻主公欲与长沙孙策相约共击刘表,属下以为不妥。”

吴立仁不明白包拯为何要这样说,无论妥不妥,这都是他现在要行的方针,“为何?希仁慢慢道来。”

“荆州刘景升乃汉室宗亲,若无正当名义讨伐,恐在天子面前不好交代,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责令不从。况且荆州多奇人异士,若是攻刘表不成,定然深受其害。还请主公三思!”

吴立仁摇了摇头,他明白包拯的意思,“刘景升虽然汉室宗亲,但是汉室倾颓之时,董卓逆贼横行之际,当年十八路诸侯相约讨董,不见其兴兵相助,如此安是汉室宗亲所应行之事?当李傕郭汜横行三辅,天下诸侯无不扼腕长叹,忠义之士无不痛哭流涕,刘表小儿却仍然据守荆襄,置身事外,如此又算什么汉室宗亲?再后来,袁术逆贼僭越大宝与寿春,我与其相约讨伐之,奈何其中途退兵,几乎令我大军全军覆没,讨袁大计几乎功亏一篑;更有甚者,破寿春之际,我与袁术苦苦鏖战,刘表匹夫却趁我不备,攻我庐江,如此可算名正言顺乎?”

包拯依然沉着脸,波澜不惊地答道:“可以。然而主公却要讨伐刘表之罪名公之于世,让世人皆晓得其狼子野心,反复无常,则大事可成也!”

吴立仁一下子明白过来包拯的意思,虽然这些理由吴立仁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才能算得上名正言顺,也就是需要出一个讨伐檄文,比如袁绍攻曹操的时候陈琳写的《讨曹操檄》。

“既然希仁有此见解,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这时,只见公孙策从衣袖中掏出来一张绢帛,递到了吴立仁手中,吴立仁打开看了一边,刚刚自己所说的都已经在檄文中出现,而且还说明了刘表如此行事其实是包藏祸心,图谋不轨,是国之蠹虫,故而吴立仁才会为国锄奸。文采虽然不如陈琳那么好,不过也算是一针见血,直击刘表的痛处。

“此檄文是希仁所做还是公孙先生所作?”

这时候公孙策上前答道:“是学生所做。曾看到秦昭大军往庐江,学生便想到主公可能会对刘表有所行动,故而才做了此檄文,望主公恕学生越俎代庖之罪。”

“公孙先生此文,文采非凡,正好能为我所用,岂会怪罪?汝先与希仁在合肥勤勉做事,等我征讨刘表而回,再行封赏。”

吴立仁此时明白了公孙策的心思,他是不甘于平庸,想在吴立仁面前表现一番,故而才上了檄文。

公孙策十分高兴,连忙拜谢道:“多谢主公!”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公孙策亲密点8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89,仇恨值35。”

这意外得来的亲密点,让吴立仁心中还是有点小意外,他又勉励了一番两人,结束了这次的“踏青”之行。

吴立仁在合肥没有耽搁今天,和冉闵、樊梨花等交代了一番,便启程赶往了庐江郡的治所舒县。

庐江郡的郡守陆俊情知要爆发战事,他自然不敢怠慢,亲自迎接吴立仁来到太守府。

“陆太守,最近庐江郡可还太平?”

“托主公的洪福,自从去年打退了刘表大军之后,这段时间确实十分太平。”陆俊十分谨慎地答道。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陆太守不可放松。汝也看到了,如今大军集结,马上就要面临一场大战,这庐江郡自然成为大战的前线,汝可有信心?”

吴立仁知道陆俊的四维属性,他对陆俊自然不是很放心,而对他的副手刘馥却抱有很大的期望。所以他这样一问,想让陆俊知难而退,陆俊听到吴立仁的反问,不由得有些不自信,此时又怕说没信心会惹吴立仁发怒,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作答。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主公既然让陆太守担任此职,自然要相信陆太守的能力,何需有此一问?”

这时,陆俊身后一人走了出来,朗声答道。

吴立仁呵呵一笑,看向那人道:“想必阁下便是刘馥刘元颖了吧?”

那人略一错愕,还是拱手答道:“属下刘馥参见主公!”

“曾经听陆太守举荐过你,吾也曾听闻元颖先生之名,陆太守有汝辅助,我才放心;若是陆太守有任何不能胜任之处,元颖先生千万要认真提点,甚至有需要时,可以暂代陆太守行郡守之事。”

听到这里,刘馥和陆俊两人面面相觑,陆俊继而急忙说道:“主公明鉴,元颖之才胜过俊十倍百倍。吾原本就是暂代郡守之职,一直有意将郡守之位让与元颖,今番主公在此,请主公下令,将庐江郡郡守之职让与元颖,属下只愿赋闲在家过些简单的生活。”

听到这里,吴立仁笑着看向刘馥,刘馥此时却有些尴尬,这样一来,就变成刘馥夺了陆俊的郡守之位,他心中自然十分惶恐,“主公,万万不可,陆太守无过,焉能削其官职?”

“呵呵,元颖啊,刚刚汝还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吾相信你的能力,但是陆太守确实有些不能胜任,你我岂能不知?刘馥,现在命你为庐江郡太守;陆俊,现在令你为舒县县丞,同时协助元颖共同治理庐江,不得有误!”

此时陆俊倒像是忽然解脱了,连声答道:“属下遵命!”(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