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黄忠感恩投吴铭 魏延误会劈徐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回宿主,该药材属于可持续生长采集的药材,并不属于珍稀宝物,故而系统并不存在此药材可以供宿主兑换。”

吴立仁也猜到这个结果,所以他一点也不意外,他继续询问系统:“那我怎么才能用最快的方式获得水晶兰?”

“宿主想要获得水晶兰,自然可以选择召唤医学相关的人才前去采集,甚至运气好了,召唤的人才出世携带的便有水晶兰。”

听到系统的话,吴立仁连忙问道:“本宿主还能按照专业特点召唤人才吗?”

“不能!”

又不能定向召唤医学人才,说这些也是没用的。

这时孙思邈也体会到了黄忠内心焦急的心情,“黄将军请勿着急,我先给令郎配置一副稳定病情调理身子的药方,到时候,你让人按照药方上的说明去每日给令郎喂药,至少可保令郎三年寿命。我再去各地寻找一番水晶兰,相信不要多久就可以回来。”

孙思邈刚一说完,黄忠立刻弯腰向着孙思邈深深地鞠躬行了一个大礼,口中不停地说道:“多谢孙先生!多谢孙先生!”

这时,孙思邈看了看吴立仁,有些犹豫地说了句:“只是若是属下现在去寻找水晶兰的话,主公这边就没有人照顾了。”

孙思邈现在随军一起,吴立仁便是担心如果战斗中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可以让孙思邈第一时间救助,减少伤亡。如今若是孙思邈要独自去采药,那吴立仁这边便被办法交代了。

“孙先生不必担心,救人事大!军中还有其他医官,不必过于担忧。”

黄忠听到吴立仁如此说,眼中满是感激地看了看吴立仁。

“既然孙先生有办法,汉升就不必担心。那以后,汉升有何打算?”

吴立仁看到黄忠的反应,便知道黄忠应该可以同意归顺自己了,便趁热打铁地问道。

“罪将黄忠参见主公!只是,只是罪将虽愿降,但是却还是不忍和旧主将士相争,故而请主公准许罪将去其他地方效命。”

吴立仁自然愿意,征讨刘表,现在的阵容已经很强大了,不需要多久,刘表覆灭之后,黄忠自然便会全心全意为自己效命了。既然如此,不如送他个顺水人情。

“汉升果然是忠义之士!这样,你先带着令郎到下邳养病,到时候等孙先生采药回来,彻底将令郎治好后,汝再来军中效力即可。”

“黄忠多谢主公!”

收了黄忠之后,吴立仁心情格外的好。吴立仁又召集众文武,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行动。

“主公,如今随县新定,下一步应该向东攻略复阳,只是听闻复阳是大将魏延驻守,若要破复阳,最好能让刘磐诈称败军,如此便可以兵不血刃地赚取复阳城池,只是属下有些担心刘磐是否是真心归降。”王守仁起身说道。

“军师此计甚妙,我相信刘磐,所以就以军师之计,兵贵神速,趁着随县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的时候,让刘磐先领千余人向复阳撤退,我军随后接应。即使没有马丁灵,魏延也并不难治。”吴立仁说着说着不知不觉脱口而出这句话,这让王守仁和其他人都莫名其妙,赵云则直接问道:“主公,马丁灵是何方神圣?难不成又是一员猛将?”

“额哈哈,这个,这个,暂时还不能和你们说。”

吴立仁无法圆谎,只好故作神秘地说,众将却都好像一起明白什么了一样,心领神会地哦了一声,不再继续问下去。

南阳郡,复阳县。

自从刘表调了魏延来文聘麾下效力,文聘便让他领了五千人马守在复阳,可是魏延心中却一直不开心。去年进攻庐江之时,连下几城,最后甚至为了救蔡瑁,连自己也搭进去。可是后来蔡瑁回到襄阳后,竟然将失败的原因悉数归结在自己身上,而功劳却丝毫没有提。他能理解人都是自私的,可是自己救过蔡瑁的性命,他却如此对待自己,魏延心里对蔡瑁的恨一下子到了极点。

这天,魏延正研究着吴立仁的进军路线之时,忽然门外有将士来报:“城外有一支兵马,自称随县败军刘磐,要进城。”

魏延一听,眉头一皱,猛地起身,“此事有些蹊跷,且随我先去看看!”

魏延自然认得刘磐,也知道刘磐和刘表的关系,他来到城墙之上,往下一看,只见一员大将灰头土脸地在城墙之下焦急地等待着,而他身后的将士也都是和刘磐一样,还不时有人吵着要进城。

这时,刘磐也看到了城墙之上的魏延,他一下子变得开心起来,向城墙之上高声喊道:“文长,快开城门,敌军快要追过来了!”

魏延一看,果然是刘磐,可是他心中仍然十分不放心,“刘将军,非魏某不讲情面,只是如今不知情况,若是汝为了赚我城池,魏某罪过大矣!”

刘磐听闻魏延不肯开门,不由得怒从中来,手中长枪向着魏延一指高声吼道:“文长,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如此害我?我等现在已经无路可退,若是汝不肯放我这些兄弟们进城,到时候主公问起来,你也难辞其咎,再怎么说,我也是主公的从子。”

魏延自然明白,他心中也在犹豫,照理说,刘磐是刘表的从子,自然不会轻易投降吴铭;即便不幸被抓,也不会真心归降。这时,忽然看到身后远处烟尘滚滚,一支大军向着复阳赶了过来。刘磐和他身后的大军纷纷大声吵嚷着:“快让我们进城,快让我们进城!”

“文长,你真铁了心见死不救?”刘磐恨恨说道。

魏延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相信刘磐这一回,即使出了问题,那刘磐的罪过比自己大多了,刘表也不会怪自己的。

“开城门,放刘磐将军进城!”

随着一声令下,复阳城门大开,刘磐大军随着他一起涌向了复阳城中。等到大军尽皆进了城后,魏延赶紧下令再将城门关起。

然而正在这时,刘磐忽然大声一喊,“杀!”

只见他手中长枪一抖,刺向了守城门的士兵,一瞬间,刘磐手下的将士纷纷抽出武器,将城门控制了起来。

魏延一看,便知大事不妙,心中愤怒吼道:“刘磐匹夫,你敢害我,我与你誓不罢休!”

说完,魏延手持大刀,翻身上马,谁都不管,单单锁定了刘磐。

刘磐看到魏延来的凶猛,自然不敢小觑,可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可是自己确实不是魏延的对手。此时正处在暴怒状态的魏延,岂是刘磐所能抵得住的,刘磐苦苦坚持,心中叫苦不已。

“匹夫,今天即使斩了你,主公也不会怪罪于我!”

魏延大吼一声,长刀一挥,正在这时,忽然一枪从后探出,将魏延的大刀一下挑开。

“魏延小儿休要张狂,赵云在此!还不赶紧下马受降!”

刘磐回头一看,正是赵云在这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他连忙抱拳谢道:“多谢赵将军救命之恩!”

魏延听闻来将是赵云,心中一惊,他自然听过赵云的威名,情知不敌,而现在吴立仁大军已经向复阳县中涌来,魏延知道大势已去,立刻调转马头,收拢兵将,向另外一门撤去。

复阳县破的如此轻松,吴立仁自然不会忘记刘磐的功劳,他便立刻下令,封刘磐为管军校尉,让他将随县和复阳收降的降卒千余人统领,暂时驻扎在复阳。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刘磐的亲密点8点,检测到刘磐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3,统率71,智力65,政治72.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05,仇恨值35。”

这时吴立仁才想到自己一直没有检测刘磐的属性,毕竟因为黄忠的原因,他已经几乎忽略了刘磐的存在。系统的检测让他发现,刘磐也是一个不错的武将,怪不得他会对刘表那么大的意见。

吴立仁大军从攻下随县,生擒了黄忠和刘磐,一直到再破复阳,可以说是一直没有经过多大休整,如今虽然士气还是相当高涨,可是吴立仁还是让大军在复阳休整一番,再图进军。

魏延五千大军因为果断的撤退,并没有损失太大,还剩下三千多人,他不敢在路上停留,马不停蹄地赶向了湖阳。

正当大军疾行之时,忽然前方不远处出现一支人马,这让魏延心中一惊:莫不是湖阳已经被吴铭占领,前后堵截我不成?

正在犹疑之间,好像对方也发现了魏延大军的存在,这时候,只见从对方大军中策马而出一员大将,对着魏延大军喊道:“不知将军是谁的部下?”

魏延看到对方军中打着杨、徐的旗号,不知是友是敌,只好高声答道:“我乃荆州牧刘表麾下大将魏延是也,今番复阳不幸被吴铭攻下,败军逃到此地。”

“原来是魏将军,吾乃车骑将军杨将军麾下大将徐晃,我主受刘荆州之托前来共同对抗吴铭,今番到此,未曾想遇到魏将军所部,故而我主命我前来探听一番。”

魏延策马上前,对着徐晃呵呵一笑道:“原来是徐将军,失敬失敬!”

魏延一说完,徐晃也呵呵一笑,拱手还礼,正当他抱着大斧行礼之时,忽然看到魏延手中大刀一抬,直接向徐晃劈了过去。

徐晃心中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魏延会忽然来着一手,情急之下,他只好猛一俯身,手中大斧顺势往上一抬,只听得“砰”的一声,两把武器对撞发出巨大的嗡鸣声。

魏延偷袭未成,冷哼一声,大刀再次向徐晃一劈,此时徐晃已经稳住身形,看到魏延又一刀劈来,他大斧一扬,再次荡开魏延的大刀,这时徐晃眼神中满是杀气的问道:“魏延,你莫不是已经投降了吴铭不成?”

魏延看到他如此说,不由得哈哈一笑道:“徐晃小儿,你休要诈我!不久前我便被投降吴铭的刘磐赚了城池才落得如此下场,你定是那吴铭小儿派来赚我大军的,莫不是以为我魏延有那么好骗不成?”

徐晃这才明白魏延是这个意思,他将大斧一横,高声斥道:“魏延,你如此不分好歹,见面就痛下杀手,实在是愚蠢之极。若不是我主感念刘荆州收留之情,怎么会来此相助?汝若是不信,我主那里有刘荆州亲笔所书,汝自可一辨真伪。”

这时,杨奉看到魏延和徐晃战在一起,不明所以,已经率军赶了过来,徐晃将刚刚的事情解释了一番,杨奉将刘表的书信交给魏延一看,魏延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好人,心中羞愧万分,他连忙翻身下马,向着徐晃躬身行了一个大礼,“魏某刚刚鲁莽,险些伤了徐将军,魏某实在是愧疚不已。”

徐晃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知道这是误会,便呵呵一笑,接受了魏延的道歉。

“既然魏将军是无心之失,晃也不是气量狭窄之人,就此作罢!我等都是为了刘荆州,自然要通力合作。”

一旁的杨奉也点了点头,问向魏延道:“魏将军不知现在有何打算?”

这时魏延想了想,看向杨奉的大军,接着问道:“不知车骑将军麾下有多少兵马?”

“我有大军一万左右,韩暹将军在后队,大约还有八千兵马。”

杨奉看着魏延,不明白他的意思。

“若是没有车骑将军率军来此,魏某只能退回湖阳,再向文将军求援。但是既然车骑将军大军来此,魏某有一计,可以反败为胜,重新夺回复阳,重创吴铭。不知将军可否愿意听从?”

魏延眼中闪着精光,此时的他,期待着杨奉肯定的回答。

“魏将军若有良策退敌,我自然愿意全力配合。”

吴立仁大军在复阳休整了两天,令人出榜安民后,整顿城中的一切大小事务,接着再次将众人召集起来,商量下一步动作。

“军师,你先给诸公大致说一下。”

王守仁起身,指着地图,缓缓说道:“如今,我军可以沿着两条线路进攻。一条是从湖阳,再到蔡阳,直接进逼襄阳,便可与孙策大军一起围攻襄阳;另一条便是先经过平县,再攻棘阳,新都,新野,完成对宛城的包围。敌军主力便在宛城,而听闻曹操也派曹仁遣两万大军增援刘表,便在宛城驻扎,故而这样一来,我军将面临一场苦战。”

众人听完,都开始思索起来,这时樊玉凤和赵云在一起悄悄议论着,赵云不时地点了点头,吴立仁看到后,笑着说道:“子龙,你有什么建议?”

听到吴立仁提到自己的名字,赵云也不推辞,起身答道:“主公明鉴!既然主公南阳是为孙策所取,那云以为,我军不应该与曹刘大军死拼,故而不如选择近路,取第一条路,直接对襄阳完成包围,用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完成主公的任务。”

赵云说完,有些人也表示赞同,但是一旁的樊玉凤却表示有些不满,吴立仁不知道他们是意见没有统一,还是赵云没有听从樊玉凤的意见。

“樊将军有话不妨直言。”

樊玉凤看了看赵云,却摇了摇头,“主公恕罪,末将并无其他意见。”

吴立仁听完不由得笑了笑,心道:女人还真是容易口是心非。这时,诸葛亮主动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对吴立仁说道:“主公,虽然赵将军之言确实有几分道理,但是却有许多弊端。其一,若是只取这些许州县,以后必定难以和孙策交代;其二,虽然第一条路看似便捷快速,直取荆州刘表,但是襄阳难破,敌军死守,若是到时宛城再出兵救援,我军必然陷入被里外夹攻之势;其三,虽然南阳是为孙策所取,但是长远来看,以后也定然是主公所要攻取之地,主公此次攻取城池,可以宣扬主公仁德之名,收买人心,到时候再取南阳,必定事半功倍。故而,属下以为,还是以军师所言,第二条路为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